海上的明珠——希夫隆

伊森 · 德朗什的大陆旅行指南(1)

只会出现一次的前言

从今天开始,我将写一些主要介绍塞伦和朗什各地风景名胜的短文。每一篇短文将介绍一个风景优美的城镇或景观。我真挚地希望这些短文能为您的旅游计划提供些许参考与帮助。


希夫隆(Chevron; Cebrú; Cyfrw)作为整个塞伦地区最为古老的城市,其建成时间远远比“塞伦”这个名称作为政治概念1而不是地理概念出现的时间要早。和其它最为古老的城市一样,它们的诞生往往伴随着一个难以考证的神话:

传说塞伦人最初和其它加兰提亚2部落一样,只居住在阿让山脉3(Ardègnes, Arzhens, Argennes)以南的水土肥沃,温度适中的平原沼泽,山地丘陵以及森林中。直到有一群渔民在一次出海中遭遇了海难,并在海洋女神居莉娅(Culia, Culhe)的指引下来到了“海豚岛”,并在这里建立了山外塞伦4的第一个城市,也就是希夫隆。

虽然严格来说,位于海豚岛上的希夫隆并不应该被划到山外塞伦,但是希夫隆的建成确实是山外塞伦发展的起点。根据传说的后续,希夫隆建成后十年,便有开拓者渡过塞伦湾5在海洋的对面建立了布里安(Brégeant, Brihant)6, 即塞伦现在的首都,和格伦摩尔(Glemmor)。此后塞伦人便正式进入了那片土地,最终将自己部落的名称也赋予给了它。

被称为海豚之城的希夫隆,在塞伦人眼中是献给以海豚作为象征的海洋之神的礼物。这也是它的纹章图案:海豚跃出海洋的来源。希夫隆自诞生之初,就被其周围丰富的琥珀,珍珠等奢饰品所祝福,同时由于阿让山脉几乎完全阻挡了山外塞伦与山内塞伦的联系,希夫隆自然也成为了沿海地区与山内塞伦接触的重要海上通道。在最早的帝国统治时期7,希夫隆就被作为一个宣扬大陆南方更加先进的文化8的前沿阵地,获得了大量在古典时代最为杰出的建筑师的支持,从而使它很早便成为了一座大理石的城市——而这时其它塞伦的城市,或者说是乡镇更准确,几乎还没有在建筑上用过哪怕一块白石膏!

因此,当您走进希夫隆的考古博物馆漫步时,您将会看到古典时期的各种陶器,广场和神庙的遗址,甚至还有出土的水管阀门。当然,希夫隆的文物不止于此,事实上,当您走进希夫隆的那一瞬间,您就会发现自己已经被文物所包围了:希夫隆现今分为老城区和新城区,其中新城区在南方,建立在由拦洪坝保护的地势较低的海岸上,而老城区的位置则是希夫隆最早的起点,它坐落在陡峭的白崖上,在海对岸的布里安等地您也会看到类似的景观,但是决没有一处像希夫隆的这般壮丽。希夫隆白崖绵延数百里,几乎完整画出了老城区的范围。在希夫隆的海岸线上有几处海滨浴场和与之紧紧相连的露营地,它们坐落在白崖的缺口上,在那里您可以同时享受海滨的美景和烧烤的美味。

希夫隆的老城区的建筑风格则沿袭晚期塔拉卡时期9的风格,这一时期的建筑以各种复古的雕饰闻名,由当地的建筑历史学院负责考证和具体细节的考证和施工指导。为了尽可能将希夫隆最美丽的建筑群保留下来,当地通过了法律,在老城区只允许使用该风格的建筑,且层高不得超过五层。在老城区内,游客们往往将戈恩内亲王街作为他们的第一个目的地。这条街道保持着更加古朴中古塞伦时代的风情,其尽头就是戈恩内亲王城堡——这位曾一度收复小塞伦并使得其文化和经济继续繁荣了三百年的英雄在成年之前的故居。街道两边是各种贩卖塞伦独特商品的纪念品商店。您在这里可以发现在其它地方绝对无法找到的希夫隆式塞伦圆锥帽(Herin Celzhoneg):它和其余种类的塞伦圆锥帽的区别是,帽檐呈现的并不是曲面,而是一种向上翻折的平面。当然,它也是需要斜带在头上并用丝带在下巴上固定的。此外,如果您希望能够更加彻底地与希夫隆的景观接触,您可以在租借服装的店铺中选择一套最喜欢的装束,在希夫隆古老的街道中穿梭,登上历史可追溯自帝国时代希夫隆海滨的堤坝城墙,和其附近的棱堡,最后乘坐观光游轮环绕希夫隆蔚蓝的海岸线,度过作为“塞伦人”的一天。

希夫隆作为塞伦首都以外第二大的城市,也是可以与首都抗衡的另一个文化中心,在当地使用的语言上也不例外。希夫隆和布里安不同,当地的居民大多是南迁的北部居民10的后代,使用北支大陆塞伦语,而布里安则更多是从阿冯尼迁来的居民11的后代,使用南支大陆塞伦语。每年的8月15日,也是传说中的希夫隆建城日,在滨海观光大道上会定时举办庆典:从上午的游行开始直到夜晚的烟花表演结束。在游行中所有有意愿且准备好了服装的人,都可以通过事先预约,并通过了当天的现场安检之后参加方阵。上午的方阵游行会带您回顾希夫隆从建立以来的整个历史:

下午,游行的方阵各自散开,游客们将会涌入希夫隆的大角斗场——这是古典帝国时期幸存下来的为数不多的文物,在经过修复之后希夫隆的市政府决定让它继续行使其本来的职能。所以现今您也完全有机会在这里参加一场音乐会或露天戏剧表演。只是在建城日这一天,它的主角将是方阵中出场的塞伦部族轻步兵和披甲武士,以及帝国的军团。他们将在大角斗场表演对抗赛,尽可能还原在这片土地上最早发生的战争的形态。时至傍晚,活动的中心将转移到戈恩内亲王城堡旁的跑马场,它建在一处山丘上,正对着希夫隆的旧港口。同样作为在这神圣的一天献给海洋女神的庆典,这里将举行沿袭了中世纪传统的马上长矛对决,已经后来增添的箭术对决。在所有比赛都结束以后,塞伦每年选出的桂冠吟游诗人将在这里表演精选的塞伦宫廷诗12的曲目。

作为最富盛名的旅游景点之一,希夫隆同样拥有一道最能表现当地特色的料理——“酒焖虾仁”。传统意义上这道菜是渔民利用打捞上来的小海鲜炖煮的便饭,但可能是因为来自南方国家的料理方式使得它一跃成为了希夫隆的特色美食。不过和南方国家的做法不同,希夫隆式的酒焖虾仁习惯使用当地人最喜爱的诺沙泰尔白葡萄酒,完全不使用水,只使用这种白葡萄酒使它浸没食材,然后加入少许橄榄油煮制,直到酒精味完全散去,只剩下葡萄原本的甜味为止。并且,酒焖虾仁中使用的食材没有标准的配方,希夫隆的每一个人对这道菜都有不同的喜好,在必备的虾仁之外,可能会有蘑菇,蛤蜊,鱿鱼脚,嫩竹笋,火腿粒等等。在您真正在餐桌前坐下之前,请一定要在菜单上仔细确认您是否可以接受这道菜中所有的食材!

最后,如果您真的能够前来希夫隆,那么您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落下希夫隆近海的“泰泽克”(Y Luchtúr Tezeg)。这座灯塔坐落在距离希夫隆大约10公里外的海面上,有专门的渡轮接送乘客从希夫隆的旧港口出发(需要注意的是,参观灯塔的门票费已经包含了渡轮往返的乘坐费)。这座灯塔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早期塔拉卡时期,当时塞伦湾复杂的水文情况对数目逐渐增多的以希夫隆作为中转站的船只造成了极大威胁,为了尽最大程度避免更多惨烈的船只失事,塞伦人最终在泰泽克岛上建立了这座灯塔,同样因为它也被视为是献给海洋女神的珠宝,所以您可以在灯塔外部和内部都发现大量精美的海豚纹章装饰。现今,这座灯塔仍在保持运行,并且由当地的文化保护和旅游观光局的工作人员负责运营。在灯塔顶部的观景平台,如果天气晴朗的话,您甚至可以通过裸眼眺望到希夫隆白崖的风景线。

而关于这座充满了塞伦神话的浮雕的灯塔脚下的岛屿还有它自身与生俱来的神秘性。传说泰泽克岛是最初落难的渔民的计划落脚点,但是海洋女神早已预见它将要被吞没的命运,便通过操纵风暴使渔民们偏离了原来的航线到达海豚岛。而在更早之前,一名来自莱里亚(Laelia)的航海家来自不顾祭司的劝阻,在这座岛屿上建立了自己的城邦“米利提斯”(Myrites),最终它成为了神话中的沉没的王国“”。传说中这个王国存在了五百年,最终彻底毁灭于灾难性的海啸,所剩下的只有岛屿上最高的山峰,也就是这座灯塔的所在地。因此,过去时常有渔民和灯塔的值班人声称他们在这里听到了亡灵们求救的声音,船只和灯具会突然失灵,这使得他们认为这个灯塔连带岛屿本身都被诅咒了。而今年的考古也证明,在这座岛屿的近海确实存在着被淹没的人类定居点的遗址,并且该遗址和塞伦其它的古代遗迹不同,使用了许多石材作为建筑材料。但从被发掘出来的文物风格来看,这座失落的城市更有可能是基尔希人13,而不是远在天涯海角的莱里亚人的。现在,泰泽克岛面向游客专门提供使用水肺或潜水艇进行水下观赏的项目,揭开笼罩在神秘的海面之下的风光上的面纱。


注:

  1. 即塞伦正式统一
  2. 密提亚(Mytia)大陆中类似于凯尔特民族的群体
  3. 分割了山外和山内塞伦的山脉,只有两边沿海的走廊便于通行。括号中的注释顺序为(“法语”,标准塞伦语和当地方言)
  4. “山外塞伦”意为阿让山脉以北的土地,这是从帝国在南方的首都的视角进行的命名。
  5. 塞伦西部的海湾,也称居莉娅湾。
  6. 古称Osistorum Brestum,曾是Osistori部落的领地。
  7. 这里的帝国类似于罗马帝国。
  8. 这里更加先进的文化指来自南方的伊迪昂(Ideon)文化,类似于希腊文化。
  9. 塔拉卡来自于南方的国家卡普里亚(Capuria)的一座边境城市,是密提亚大陆最早发展出这种类似巴洛克的建筑风格的城市。
  10. 一般认为,这些人的祖先主要是来自山外塞伦北部沿海的移民。因为历史上海盗的大规模侵扰和山外塞伦的侵扰而从格伦摩尔出发途径塞伦湾南下。他们曾一度收复了希夫隆南方的索瓦涅半岛。
  11. 阿冯尼属于山外塞伦,也是小塞伦公国最核心的地区。由于其在1453年最终被加朗斯王国征服,大批阿冯尼人北迁到大塞伦(即山外塞伦)南部。
  12. 塞伦宫廷诗是受到来自南方的影响产生的艺术形式,塞伦的吟游诗人一般以这种诗体进行创作。
  13. 最早居住在山外塞伦的居民,现今已经完全融合到塞伦民族内。只有些许地名和可能的语言特征在方言中幸存。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