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格的回忆录

Lòkohemoh Daugogì

[蓝地]十六院 稻格 Hjēthàdàe Lòkohe

以下加入删除线的内容,原文如此。

写回忆录是为了什么。

你看,名人都有自己的回忆录。不出名的人他们也有回忆录,人都是要死的对吧。今天啊,我也知道自己要死了。这是一句废话,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也没必要写本文了。名人的回忆录别人也能看到,不是名人的回忆录只能在自己残存的寿命里边看到。我不算出名吧。新姿啊,你觉得你的稻格出名吗?我本来想给你看看的。那就随便写写好啦!不会有别人看的。

/

75年6月9日上午8点17分生于娜科雅长国街,挨着大钟楼,爸爸告诉我的。叫十六院稻格的原因是我家有十六个院子(慢慢传下来的),最主要的那一座挨着束山稻田。第二年冬学说话,第四年学写字。第六年被送进体术班。第九年进非时花园公学。

这有什么好写的吗?或许能记住的很多是我在体术班和公学的事儿。体术班有两个男生总是欺负我,后来我比他们先学了空手搏斗式,然后在一个美丽的秋天将他们全都征服了。体术班有个姓木芯的女老师对我特别好,另一个老师就不行,他总以为我太瘦了。

在公学就更是循规蹈矩了,每天只是上课。但是在闲暇的功夫里,我和一个前灯果香同学很熟识,我向他练习过书法,抄写书上的雕刻印刷字体,所以现在也是能够勉强写出一些看得过去的字体。这位前灯果香是学过书法的男孩儿,特别指出我这四个字虽然简单,但是掌握平衡并不容易,比如“十六”的第一笔要是写宽了就会很难看,“格”的斜笔弧度很难把握,诸如此类。我们当时也改书,就是把书上给的字加几笔变成别的字,然后就会形成很多奇怪的话,一扫课本的严肃。后来我的随羽也是他给挑的,特选了一个弹性平尖,好显示我这字体的精致。不过,现在也没用啦,那根笔。我上船之后,就没有再带着她了。

/

认识新姿很晚了。至少得在做了长枪以后,对了,是在青剑项目认识的。在认识之前,我们俩还是竞争对手。本来我不想接这个活,因为长枪也非常复杂,我怕忙不过来,可是那位千理园早冰特别希望我用手头资源搞一搞这个。后来实在拗不过他,就照做了,结果却因此来了一段结友恋情。

新姿是个可怜人。她不知道自己的境地。不如说我们都是吧,或许我不应该这样说她的。知道自己处境的人更痛苦。她无微不至地照顾我。她爱着我,深爱着我,我怀疑我能否报答她,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她有喜欢的男孩子,我曾经也有,这些以后的生活,都没法再想了。我和她畅想过有家庭的日子。我所设想的丈夫就是那位果香小孩儿,当然那会儿一定也成为了大人,和我一起过活。

我听新姿说,95年10月18日,我非常没有预兆地晕倒在我家门口那个花园里边。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在娜科雅魔法使里边体格都是很强的,但是那天突然就不行了。这才是第二十年啊,就这样结束了。新姿在那个齐腰深的花丛里找到我,给我连拖带拽地搞出了花园子,赶紧叫上马车,又给我拽上车上去,直接拉到了议会北。我醒来一看,这地方不熟悉,又看旁边新姿坐在那边的椅子上,她给我说了这些事儿。我想到一个传闻,说是凡是出身贵族的女子最终都会死于未知的诅咒。新姿给我拜了很多个教堂很多种花,但是还是不可避免我得知这事情的根源:来自于化妆品的一种毒素。我刚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很惊愕,因为那个青妆我平常抹得不是很多,难道这里边就有东西杀人无形?后来一想,有一次似乎误食了一点儿。那就完事儿了,我得付出代价了。我有个私人医生,他给我说的这些事儿。

忙完青剑那件委托以后,我就歇在离魔法学校最近的家里。我真想这一切没有发生啊。我想和新姿一起共度节日,一起去淑克艾,一起双结,被新姿压在身下不能动弹。但是既然命运如此,那就要按照它的路线去走。得知佩达科人攻击后,我便决定跟随新姿的一个人脉去行浪号大战船做长枪兵。我知道新姿也会因为这个青洋石病而死去,但我没有给新姿说。没有必要。她不能接受自己的未来被锁死。但是奇怪的很,她也跟着我上了船。当然,佩达科作为一个不知道是啥的势力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但是我是做好在海面上死掉的准备的。基于此,我把兵长给了她。

/

以下是单独的纸。

这样一来的话,我们俩就得天地相隔一阵子了。所以说有些事情可能需要新姿你自己去看到,去做。首先青洋石病是有机会治愈的。然后就是,千万不要忘了自己的梦想,你希望去做魔法武器研究那就尽情地去做吧,可惜啊,你的稻格多半不会继续陪着你了。如果你能在你的第二十五年之后活下来,那就快去追你的男孩子,事不宜迟,我知道你很瞻前顾后,但是这种事情非常重要,明白了吗新姿?

你的稻格没有尽到对你的恋爱的责任,这是我自始至终的过错。对不起。

看着自己慢慢死掉,真的是奇妙的体验。我会从船上奋战,被人杀死,掉到海里,完成一个天然的葬礼,这是太阳花园的恩赐。所以说,新姿你不要担心我的天上未来。每到下雨下雪,你就能看到你的稻格啦。

/

前面一段太煽情了。我想重新写。

算了就这样吧。

前几天为了写这个专门去了长街三院的大图书馆,找了几本前人的回忆录看,结果竟然激发了我某种熊熊的文学激情,突然间有了未来的打算?!大书法家新波的回忆录,已经可以被抄到影壁墙上去了。“Kù zā-lù mōl’ thu-te, zi kjā-zu ne ta. 我波单骏,箭刺网潺①。(冰丽新波骑着独一的骏马,如箭一般刺向淑克艾。)骑马出游可以这样写,真的太文了。或许我也可以试着写一个这样的。(反正这也没别人看)

Kù kohe djē bàe

我 格 今 行 (我稻格现在出发)

Kù kohe bàe nae

我 格 行 船 (我稻格在船上出发)

Kù kohe bàe gu

我 格 行 舰 (我稻格在舰上出发)

算了这个还是太难了,等着有来世再好好学学。

今天下午又去查了一下,“我波”是冰丽新波的家名,我不能用“我格”。

①[网潺]淑克艾(蓝格)的别名,以其有丰富且细小的河网得名。

/

上船了。

新姿最终还是没有写回忆录,不过不要紧,她有的是时间写。

长枪委托匠孩的后勤队带回去。

新姿,我爱你。


十六院稻格

97年10月32日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