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她之丘长眠 ~felia nai oka~

提起不轻不重的行李箱来到这片宁静的草原
微睡的清风拂起纤细的发梢
虽然对不起自己的故乡,只身一人离开那泛黄的沟壑
无数前辈的话随着风的呼啸涌进耳朵

曾经繁荣的城池中,有着更多像繁花一样的alia
人们热衷武术、热衷剑术
为了守护这片窄小而容纳一切的黄土
人们愿意花费数百年的时间修炼一门到达人类极限的绝技

像水晶一样透亮无比的结晶跨越历史、跨越空间
“kasasaki也来一起学吧,让人引以为豪的零闪绝技”
“今天也是kasasaki来看护吗,大小姐真幸福呢”
“kasasaki好可爱~好想抱回家~”
“只要……不是这副身躯就可以获胜了……”

像祭坛一样神圣庄严的武斗场上面是片澄澈的天空
人们歌颂的时间,共筑的世界……
还有填满每个人心中的那份难以言喻的心情
一切都形成世界的刻印

最后,城池被大山吞没
守护的人抱着坚决的心融入无尽的黄沙
传承的人变成最后仅存的小鸟飞向天空

天幕之下
不停地发生兴起和衰亡
静寂过后,便会有席卷全世界的浪潮
疲惫的小鸟最后落在山丘上,直到生命的最后
也要像漫花绚烂的alia那样

oka

《伝承》

配乐表:

ajalu
–crotales(c)+celesta(c)+vibes(f)+marimba(c)
70ens
–70ens exp
autoflute
–i(c)+i(f)+i(s)
woodwind
–fl nv c
–cl nv c
harpx5
–roll(c)+short(c)+roll(f)+short(f)+roll(s)
harpharmx3
–harm(c)+harm(f)+harm(s)
otherperoussion
–washboard
–windmachine
–sleighbell
–tambourine

\![*]\![*]\![*]\![*]\![*]\![*]-*-*-*-*-*-\![*]\![*]\![*]\![*]\![*]\![*]

不是第一次看到羸弱的alia躺在床上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谱歌怀在心中的那段旋律和故事
没有城市那样坚实的身躯,没有历史那样沉淀的累积
十来年的时间在人类看来十分短暂
但是这十来年却笼括了一个世界的全部

该把大家叫来安抚这孤独的灵魂吗
该请自己认识的前辈让她步入另一个世界吗
该和她一样唱出那座代表自己一切的响空城吗
直到她被风带走的最后一刻
只能笑着对她说
“太好了(やすら)”

之后渐渐走进alia和人类的世界
大家之间的矛盾,大家之间的悲欢
甚至拥有了自己想都没有想过的后辈
像天空一样空旷的山丘也终将被包罗万象的森林吞没

“我也将会和历史一样,带着那可以将任何事物都一刀两断的格罗兹尼风逝”
“真庆幸,森林研究会中还有你的存在”
“不要和菱叶说……其实这也没有什么的故事”
“要是……森林掀起了飓风能带来的什么……”

“遗憾的是,我的羽毛不会落在温柔的土地上和大家共度万世沧桑,
它会携风同行,弥补狡黠的天空不存在的碎片,
仅仅是无人将至的一个小角落”

真是太好了(ベアドリチェ)。


おしまい

无论是《sacred doors》的传承还是《dead or die》的传承
都蕴含着拥有历史累积的那份美丽
我想《风承传》也一样,风承讲的是alia独立的传承
与这份长年累月的传承
森研前的响空鹊和森研后的风推\
正好是这段旋律的表现

异世界精灵的#C调4拍3
在山丘上呼唤传承的竖琴与短笛
正是那份满怀于心的感情

《sacred doors》和《dead or die》的故事都找不到了
甚至连《风承传》也成为了有生之年
歌声的背后或许就是这样的虚无
是“记忆”与“梦”最里面的,最细微的思绪

像宇练银阁那样,生命的最后
在自己的决心和刻在自己心中最深处的城池一起
这就像alia的风葬,也是无数人类所追求的梦想
如果“现实”中存在着咎儿和七花那样的人来帮助他们解脱生命
也是世界上唯一的温暖了吧

——远二传 · 风承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