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选自火星的蔚星大学地外文明学年级学生演讲。

“那是一颗紫色的珍珠;那是一片紫色的地狱。”

这句子是引用自德丽尔学学家拉波拉斯先生,他在二十一世纪九十年代建立了德丽尔语言学与社会学的最大进展。

德丽尔星系位于距离太阳系约4光年的太空中,德丽尔星球是这个似乎并不孤独的星系的第四颗行星。它有两颗卫星:比多依(bedalee)和比莫依(bemolee),这两颗小星体连着这星系其他所有的行星与卫星,都或多或少地有着从它们本土那颗被染成金属光泽紫色的星球进发的移民。而更多的德丽尔人——一种身高两米多、外形似乎接近人类而又有着许多本质不同的智慧生物,在它们的本土星球上进行着无休止的、令人无法理解的战争。

这是一个被疯狂扭曲着的地方。废土是城市的一部分,而城市如果可以被称之为“城市”的话,蠕动着它们的特殊材料拧成的、偶尔冒出几个小三角尖儿的面条状建筑,在深黑的放射性土地上肆意蜿蜒。这个星球不缺紫色:天空是永恒的深紫色,厚重的废料大气层遮挡了恒星和两颗卫星的绝大部分光芒;地面是灰紫色,德丽尔人所用建筑材料最常见的颜色;光芒是紫色和蓝色的混合体,偶尔夹杂的暖色调颜色似乎为这奇异的废地增添了一丝温暖——忘了告诉你们,这星球的平均温度达到让地球人难以忍受的六十摄氏度,足以让未经训练和穿戴防护服的你们在吸上三四口有毒的空气和被永恒战争的火焰炸没前晕倒在地。

这星球大约三分之二是海洋,和地球差不多,当然水也是乌黑色的,甚至带有放射性,不能直接饮用。星球上的除去德丽尔人以外的生物几乎被灭绝殆尽,只剩下九百多种生物,其中包含了四百多种植物(可能仅仅是看似植物的东西)、三百多种动物和一些我们还没有完全分类出来的奇怪生物。这星球上有高山、长河和深海,地形有如地球般千变万化,但是巨大的环形山和无处不在的巨大方形山脉和特殊几何构造的海岸线却是地球所没有的景象。有人推测,它们是那超古代文明和那场惨烈的远古战争的遗留物。

但是如果你们认为这里没有办法建立任何先进的文明,那就错了。德丽尔文明顽强地穿行在这一切之中,甚至像前文讲的一样,早就飞出了这片暗紫色天地。他们一生中超过一半的时间坐在他们的独特交通工具——球车(saqe),或许称之为房车更加合适——之中,以每小时八百公里的速度和二百多摄氏度的表面温度在几乎永恒的轨道上钻游。建筑在永恒的战争中灯火通明,每一栋残破脆弱的楼房都至少能够抵着原子弹的直接轰炸。没人知道战争为了什么,它们像空气无处不在。

德丽尔星本不该这样的——至少在六百万年前。那会儿,同样的这一批人生活在一个类似地球的天堂之中,建立了第一个德丽尔文明。然而,来自远方的灾难在九十五万年前袭来,“四盏明灯”在太空中照耀着远比太阳耀眼的光芒,所有的一切被某个极为发达的外太空进犯者轰炸成了现在这副样子——比现在还惨烈。所有东西都消失了,然而德丽尔人与他们的科技知识没有灭亡。他们的种群被分散,并各自躲入地下,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渐渐适应了这片黑暗的世界:首先他们扔掉了传承的基因,选择了全民的基因改造。他们抛弃了原本透明的血液,换上了一身粉红色血液;他们抛弃了做爱,变为机械繁殖,也几乎抛弃了性别差异,只在繁殖工厂中使用这细微地几乎看不出来的差别;他们也抛弃了美食,改为每天五次的营养片,正是这种东西所规定的“一天”在星辰历法之外重新创造了一套时间体系,并进一步塑造了他们最常用的五进制数学。种群重新发展了出来,然后遇到了别的种群,在这贫瘠的土地上他们不再是同源同种而是势不两立,最早的大战顿时在这满目疮痍的新德丽尔星球蒸腾了起来。为了赢得这些战争,他们抛弃了除了战争工业以外所有毫无用处的东西,包括几乎所有的艺术和过于复杂的情感。他们成为杀戮机器和繁殖机器,似乎渐渐变得和他们所创造的工业品一样无情。随着这些种群的发展,他们还是重新成为了整个星球的主宰,然而在心底的杀戮本性不会消亡,反而随着这残破的世界一起愈演愈烈,最终成为了一种不可理解的传统,一种在他们的社会用“和平”一词标记的状态。

艺术似乎又回来了,但是早就融入在了机器和废墟里,那些美学我们作为地球人根本无法理解。神话被传承了下来,但是都是真实故事的二次加工。宗教似乎也存在,教义在任何地球人看来都没有良知、道德和逻辑。战争导致他们的语言被异化,无穷无尽的单词被用来描述战争中的各种状态,这些多数不超过十个字母的单词细节到可以用一个词来描述整个战术动作的开始到结束,而德丽尔人的记忆与学习能力足够优秀,在从繁殖中心出来的那一刻起,那些德丽尔“小孩子们”就知道它们怎么使用,也通过这些词汇了解了在这个社会生存的根本秘诀。

他们最终变成了像现在这样,本不该被我们所认识的文明。

整整十年间,我们在与这样一个将战争、战术、杀戮与自身融为一体的可怕文明为敌。我们竟然还胜利了两次——如果说,损失掉世界将近五分之一的财富将其大部分侵略军赶出我们的星系是一场完全的胜利的话。

…………

不过下面的故事展示了德丽尔星球并非那么难以相处和不可理喻。

出于同样难以理解的原因,德丽尔人曾经向地球人派遣过三位与他们的文化几乎完全背道而驰的“人”——当然强调“机器人”似乎有违政治正确;还是三位“女性”。她们分别叫做妮卡路科-伐莉拉(nicaluc fnlyl)、妮卡雅科-伐莉拉(nicayac fnlyl)和柯捷凯(cojikare)。似乎德丽尔人对地球文化的理解有误,错把互联网上传播的女性形象作为我们真实世界的女性形象而用在了这三位机器人的外观上,使得她们展现出一种奇特的观感,有点像实体化了的虚拟偶像。三人被德丽尔人的科技制造出来,又被送到地球,最初是为了混进我们的机器人战队搞破坏,但是都先后被地球文明所同化,成为我们的gicty(朋友,或者说战友以及各种密切相关的人)。2091年妮卡路科-伐莉拉逝收,但是她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德丽尔星的资料,帮助我们了解了这样一个地外文明。

现在,四颗星球①已经相互熟络,并且一个伟大的结盟计划正在进行中。德丽尔人特异的学习力让他们很快适应了我们的世界。不过,从德丽尔学的会议上听说,也正是因为这样超群的学习力,原生德丽尔文明正在快速被地球文明所洗掉,德丽尔星上甚至出现了许多汉字和拉丁字母内容。如果真这样继续下去的话,恐怕位于新大连市②的德丽尔学图书馆馆藏的数字资料将是这个宇宙里最“德丽尔”的地方了。

①[四颗星球]指地球、里诺星球、德丽尔星球和拉比达星球。里诺星球在2061年与地球交手,后互相建立和平的关系;拉比达星球是一个文明程度尚不发达的星球。

②[新大连市]火星城市。

…………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