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1 层层梦境 一

Ihir8RixauqiReAkiawRo,

or waika er iquaxir pyrihi

把美好的太阳

RasreOsraB ,

barso ersar

遮住再看啊

EsykikRix;tiriMReEwazoGRo,

or gozawe er mirittxir kikyse

灿烂的星空

RasreTeapo,

opaet ersar

涂黑再数啊

noitiOrykiksoGE;maj8Rixog;ertOdama,

amado treegoxir pyjamme goskikyro ition

螺旋天梯通向苍穹的画板

ReRihca[RonsTn;sazoGRoNRoN,E;maj8Reit,

tier pyjamme. nor nor gozassnt snor dachir er

只有晚上才升起的天梯

Toi;ss;zitTelohiytTra,9niq8ReAde;kE8,

pye kkeda er pyqinpy. art tyiholet tizzs’ssiot

梦境倒置 但结局不确定

ReTeewamiciGRonsTn;sadeBRoNRon,TaovReit,

tier voat. nor nor bedassnt snor gicimawe’et er

只有三更才反转的星球

……

索奇吉娜又开始拿破嗓子唱歌了。

/

“啊,今天的行动就到此结束了。楚拉伊,你怎么看?”

那边一个穿着厚重黑毛皮风衣的人——楚拉伊——接过一个小小的圆形物件儿,像投币一样扔进电脑的排风机。电脑在这奇怪的操作之后睁开惺忪的显示屏幕,转出一个“Loading”,然后显示出了几行字儿和一个表格。

“看来未来道路艰辛,”楚拉伊拖过一个像转轮椅子的东西,刚想坐下,忽然传来一声娇吼:“你干什么啊?充电都不让?!”

“哦哦哦,天,sorry啊Nico,没发现你……”楚拉伊赶忙起身。

“好。”那个声音让人感觉别人欠他一大笔钱似的。

“你能不能别装成椅子充电啊……”

“不能!我曾经可是跟你说过,这样充电最快!”

我坐在一个小角落,就像往常的战役评估会一样,一言不发。相处有几年了,但记性不好的我看了看这一大个屋子里的人,还是有些茫然的。远处那五个穿白衣服的,我并不熟识,也记不得他们长长的名字;左边这个三米多高的黑衣的——或许称呼为骨架子更合适——我也不太认识,像极了风舞,但是要比他高一些,也没他那样简洁外形;前面是绒芯波雅,即讲话的这位;再往右是楚拉伊。我在最后一排,左边戴着悬浮项链的是星环,右边是懂德丽尔语的索奇吉娜。在后排还有人,玩手机的是Maki姐,右边是神物子江。虽然进来得早,但我却不知道怎么和他们待在一起的,仿佛是本该如此。前面的一些事情,也是挺丰富的。反正我们这个小团体,好生有趣,又偏有大任务。

“不好意思,打扰了。从这几次的行动轨迹看啊,泛系基地必有大动作。前一次我们杀了第十一组金银武士,那些,是被我们判断为四级的敌人。与之前比的话,敌方战斗力加强了。”

我看了看数据,没说话。绒芯波雅想必也不会问到后排的我吧。

和泛系基地的争斗已经持续了数年。按照他们的说法,我进了这个队伍有年数——3年了,没错,可是还是谁也不认不识,虽然他们的什么文报净找我校对,每次的会议发言也净找我记录。看来我成天把自己关进最顶层房间里埋头看各种文件的习惯该改改了。

泛系基地是一个神秘组织,我们也是。实际上我们一直处于一个杂乱的世界里,很多或虚或实的东西在交织着。索奇吉娜称这世界为“tyidely”,在德丽尔语里是“非地面”的意思。每一层世界切片就像一层网格,人们可以很方便的走动,也能通过跨层圆锥到达别的层。泛系基地在我们这一层的上方的上方的上方,不知道有多少个“上方”,他们的最终意图是要隔绝彼此的网格,而造成彻底的分化。据楚拉伊说,他们的原话是“不要让那些贱民来干扰我们”——当然,至于他从什么动漫里借鉴到的这句话,就不得而知了。

我身后有机械运转声音。回头一看,是Maki姐把她的手抻得很长,并揪过远处那个差点儿被楚拉伊一屁股坐上的Nico小机器人儿,揉了揉,咔嚓咔嚓地,变成她的常服帽子发夹戴头上了。“不充电了?”我问。

“呃……算了吧。半夜充也不迟。”

一来二去,前面已经开讲了。作为书记员,我不得不记录下所有讲话的内容,这活太烦人了,配发的语音转文字设备也并不好使。凑合着过吧!我想着,看着那台小玻璃球似的语音转文字设备——一看就又是一个粗犷的德丽尔科技产物——的显像管上闪出那些楚拉伊发明的中二度爆表的文字。

转念一想,可是我们的世界不就是这样的吗?充满了这种中二的设定。

/

太阳,仿佛稍微露了一下头就躲藏进蓝黑色里了。今天是我和星环外出警戒。——没错,虽然我只是“书记员”,但是可是战斗编制里的。

像往常一样,我们站在建筑城墙的自动步道上,环绕中间圆锥形的楼房。嗯,发现情况了——“星环,看着没有,左边!估计是四级!”我突然从城墙缝里瞥见一道光。我那天的战术眼镜上的小图标自动追踪过去。

“看到了。”星环压低声音回道。几个光束球擦肩而过,笔直射向地下的小光点。“我下去应他了!”我喊道,然后从背后伸出悬浮助推器——一个轻巧的、大轮子模样的东西,和我差不多高,横过来,我可以坐在上面,还可以竖过来加快我的速度;我急速奔至来人左侧,呼出一把枪来。那人早就被星环的光束球弄得来不及反应了,见我过来,想从右侧绕过我突进,结果被城墙上的星环用暗影束劈回去了。光束球照耀下,我看清了他手里拿的是长枪和盾。我到树堆里,刚竖过大轮子来骑上,城墙上的星环扬起手来,又划过去三道暗影束,把他困于其中,然后暗影束之间的囚牢里生成一片光,顿时那里灰飞烟灭。崩到空中的来犯者的又大又重的盾牌差点砸到我头上,在后边咣地砸进土里。“太快了你,星环!”我向楼上喊道。

“你的攻击速度——不行啊。”他喊。嘿,你瞧瞧。顿了一会儿,又喊道:“死了吗?”

我走到大坑前面去。地上一滩水儿照的脸亮堂堂的,那是血液,是和前几次的攻击者一样的扎眼的荧光蓝或者绿色,在暗紫色的夜晚里散着幽光。他的整个身体已经血肉模糊了,长枪也扎在地里。“死了,应该。”我喊,然后伸出炮管来对着那一堆荧光立体物又开了几枪,方才回城。每天如此,像闹着玩一样。

刚回去,绒芯波雅就等在中间了。

“都到了啊。”她一上来就喊了句话。“来了新人了。”她指指身后。“运气的是,他进入咱们空间的时候没有到泛系基地去。要不然,就等死了。新人,来自我介绍一下吧。”

“好。呃,大家好,我是Tora,误入此空间,功力一般,请多包涵。”那人小声道。

“帅啊。”我听见那黑高个儿女孩嘟囔了。我瞥了一眼后面的Maki姐。她仍然玩手机。我放心了。内心斜眼笑。

“Tora,不错的名字!”绒芯波雅说道,然后拔下她的长长的呆毛,拿出一张纸来,用它写了几行字。“欢迎来到卡贡季城。这里,是个十分危险的地方,你应该有所耳闻,”波雅又把呆毛笔别回去,两手一叉腰,“所以我们想看一下你的功力。跟我来。”

我总想问“你说的这么直不怕吓坏他啊?”。但没办法,风格,风格。

一行人走出最大的房间。话说我当时进来的时候还不需要测试,或许因为我是最早的那几个成员之一吧……身为最早成员还不记得那高个儿的名字,惭愧惭愧。

房间上写着德丽尔文字。不用说,肯定是万年不出头的索奇吉娜写的。

跟着他们进去了。这地方我也没来过,一进去,嗬,里面测试设备一应俱全,真不知道他们都是从哪里搞来的这些玩意儿。从左往右,有一台金色跑步机,一个大悬浮绿色球体,一堆木头人儿,还有一个无尽楼梯,一盏大灯,几个沙袋,和尽是奇怪武器的军械库。

“先来个初级的吧。楚拉伊,来,陪他玩第一局。”

黑风衣站出来。楚拉伊总是留这种发型,就像《龙珠》里的孙悟空一样。他一挥手,一把钢刀从军械库里飞出来,吸在他手里。另一把刀掉在他周围。他捡起来,抡了两下,握在手里。看样子这新到的小子胸有成竹啊。

“饿了。”我后面有个声音。

“Nico!帮我把屋里的切好的西红柿拿过来……”我一回头,Maki姐摘下帽子,然后那帽顶掀开了,钻出一个有长长的机械双马尾的小机器人。她跳在地面,然后像往常一样微微抬头就能看到我——我们之间几乎可以平视,嗯,我也只有一米多高——然后从众人大腿之间溜了。回头再看时,前面已经叮当开打了,然而偏偏那五个会飞的白色的人——不,并非人形,而是一个挂着两只眼珠子的肉球后面系着一块白色的大布,像是晴天娃娃——挡住了我的视线,我推开他们使劲挤上前去,才看到那个叫Tora的新人正以还算娴熟的姿势来抵挡楚拉伊步步紧逼的攻击。

“新人不错。”我听着那五个飞着的晴天娃娃中的一个说道。看来这个新人竟然在本局和他楚拉伊持平了,这也让我有些许诧异,因为听说这几年由于缺乏类似测试机制而导致的新人初战死亡案例也是有一打的。我就开始胡乱思索了,莫不是这个人在进入空间之前就训练过相关的东西?不可能,绒芯波雅说过,所有进入无限层空间的人都是被重置过的。看来是真有天赋啊,就像楚拉伊说的星环的首战秒掉四个敌人一样——那时候他还没有他的闪电项链——这样说也不对,星环那是个真bug。

你看,说曹操曹操就到。星环站到场上了,给他测试魔法防御等级。这一回,星环发了个微型的暗影束,一下子就把Tora重重弹开了。后者被一种莫名气流逼到了墙根。这下Tora不比之前,扶着墙,一脸茫然,与之前的从容有点不协调了。星环又做了几个攻击性动作,他竟然毫无反应,更遑论招架。

“好吧。看来须若须子间不用上了。他像是无法辨别魔法。对于这种情况我们也有办法。”绒芯波雅说道。我现在才知道离我最近的晴天娃娃叫这个名字。太难记了。“Tora,你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做啊?这里都是什么人?”Tora仍然茫然,问出了这些可能无数新人问过的问题。

绒芯波雅打了个响指,真响,打的我脑门上别着的那根羽毛像是也颤了三回:“看来你需要了解一下这儿了。转子,帮我把大屏幕移过来。”

总算叫我。我赶紧变出我的那只轻快的大轮子来,骑着它到城里转两个弯溜进大学城后面的建筑群里,搬出一个比我还高的大玻璃球——哈哈,脏了吧唧又贼耐操的的德丽尔科技——然后一路滚着它回到大楼房间。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新
最旧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sicusa
管理员
2022年3月7日 下午11:18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