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1 层层梦境 三

说真的,就靠我们十几个人,能给他们抗到啥时候,还真没个准数。但是按照我们对战的熟练程度,估计也只有对方的高级将领才能够对抗。从我们开始探索对方的人员建制以来,就一直有一个巨大的问题,那就是他们人员数量巨大的团队是如何运作的。实际上直到今天,这仍然是一个谜。

这回我们一队拿着两张战利品照片回到了城里。实物送到大学城了。

“你又把自己弄成这样了!”Maki姐在我身后喊道,“真是不顾自己形象啊转子。”

“没办法,近战这种事儿……”

“哼,反正我才不会把身上弄得这样糟乱的呢!”

嗬,真是金贵的小公主嘞!好吧的确是这样,她很爱干净的,但没到那么严重的“洁癖”地步。“好吧好吧,呃,我们要下去了。”

绒芯波雅早就把显示屏打开了。“果然确有其人。”她手指着屏幕上巨大的两个人名。看来队长认识他们哎。

“别说Tora了,早在你们进队之前,这两个人名就出现了,”绒芯波雅说,“现在看到这个,也就证实了之前‘神秘人’的身份。这样的话,当年第二代算是整个一代就笼罩在他们的阴云之下,第二代的覆亡也就是因为他们。”

奇怪了。所有的文献里都没有提到这件事儿;而且文献也没有提到泛系基地侦查员可能拥有升级空间。现在看起来是小菜一碟,但是这样下去,后面的五级六级,乃至很高的级别的敌人扎堆过来,我们怕是难以以寡敌众。这是他们首次深入本层的群众,出入空间发动侦察,我感觉以后可能就会常态化了。

想得有些悲观了,但是相比于他们,我们的确是光杆司令,但是精兵也有精兵的好处,我们的灵活性可是他们所不能比拟的。

有点扯远了。

“鉴于Tora还没有进行实战练习过,那么我们今天下午安排一场模拟训练。然后,当下一次少量敌兵前来时,让楚拉伊、星环和他一起去迎战。”绒芯波雅继续说。

我继续登上我的塔顶的办公室。这房间坐北朝南,约十平方米,落地窗观景极佳;窗外层云之后就是离我们最近的那个巨大的跨层圆锥,谁站在底下都得两腿发软不可。房间左右都有矮矮的桌子,和他们其他人的凳子差不多高。进门右侧是一个灰蓝色的金属玻璃柜,像是宜家里的那种,里边放了一些我平常的小零食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玩意,四周桌子上也全都是类似的东西。刚刚开门,清扫机器人正悬浮在桌子上做清扫,呼游来呼游去。正中是背靠背的两座顶天立地的大书架,上面都有梯子,方便我拿各种其他人一伸手就能够到的书籍。右边是电脑桌,也是很矮,堆着四台电脑,三台方屏显示器外加一台德丽尔玻璃球显示器。方屏显示器的其中一扇运行着我的illustrator。

我开门,楚拉伊却跟了上来,手里拿着一个不透明的袋子,跟着我一并进了房间。“转子,你看看这个。”他上来就开门见山的把纸递给我,而我本来是要上来换衣服的,没办法,只能忍着一身铁锈味看了。他把袋子倒了倒,里面飞出一片小片儿来,掉到他的手里。那片子很软,像一块布,上面还沾着血。“这是……?”

“打完仗以后,我去他们身上把那写着名字的缝在衣服里的布片拆下来拿走了。背面也有字呢!快看。”

我定睛一看,背面有用毛笔写的两行字:

“TOE”

“是我终生的主人”

“Toe又是谁?”得,又有新敌人了。“你怎么不跟绒芯波雅说去啊?这么重大的发现,……”

“不去给她说。”

“啊?为什么?”

“她啊,不爱听我的。……况且她也不是搞研究的,你是啊,我这不就找你来了?队长不需要管理所有的事情啊……”

“不对,我平常也没有发现恁俩的不合啊,况且又是兄妹,关系应该融洽些好呢。”我关掉机器人。房间里的嗡嗡声顿时就没了。

“不是说关系不融洽,必要的时候我也会去帮她,就是怎么说呢,……”

“哎呀,不要太在意这种事情,可能你们以前发生过什么别的,……要吃饭了,中午了,你先下去吧,我换好衣服马上下去!”

吃了中饭,终于把他打发走了。我又上来到我的办公室内。对了,房间的一个角落挂着我的储存球和每天叫我起床与传递紧急信息的挂壁电视。和我进来的门的同侧还有一扇小门,一米五高,特别方便,更方便的是从我那个门后面可以打开另外一扇软胶门,有一个长长的架空滑道直通大学城的实验室!这个真是太好玩了。这个滑道可是绒芯波雅队长送我的,队长是对我很好的,不知道楚拉伊为什么不喜欢她。

我站到落地窗那儿,往下可以看到室外训练场。底下一个长影子先探出头来,那个一定是游丝了,然后星环和Tora从里面出来。我耐不住性子,趴在地上偷看起来——地面相当干净,我也离地面近,所以特别喜欢这样做,以至于我在那儿摆了垫子,又摆了一部iPad。这种偷偷摸摸监视别人的感觉只有我这楼房最尖端的位置才可能享受。在罕有的明烈的阳光下,Tora的金色头发甚是刺眼。

我瞅着,突然又想到旁边还有沾了血的衣服要去洗。我操作机器人帮我干事,刚松离视线,底下突然就传来一阵叫好声!我赶紧又往下看去,就看到Tora在一堆空中投影里迈着我们以前从未见过的迅速而又精确的步伐腾挪辗转,拿着虚拟武器一顿狂点,瞬间全场的“敌人”七零八落。这新人真是大有来头啊,引得那五个晴天娃娃也下去看了。

我看到绒芯波雅又开始拔呆毛当笔了。我想出个点子。我偷偷打开窗户,释放了一个像今天上午一样的那种摄像头,让它飞下去记录一下Tora的攻击套路;把桌子上东西划拉开才露出我的另一台电脑主机箱的开机键,然后让它把视频传到电脑上。

电话突然响了。是我的老朋友,不在队里,但实际上经常给我些敌情。他在那头喊了句:“城后方有人来了!”

“几个人?”“三个,三个四级!”

又是这样的。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因为三四个四五级的对手而出动几乎所有人马,像今天上午一样——但是今天上午的确是为了带Tora去见识真实战斗而准备的,可现在看来,Tora几乎根本不需要去看。

Maki姐露出头来,被我看到了。正好。

“Maki姐,走了!”我对着底下大喊了一声,“城尾来人了!”

她往上看。“好!”

/

这种战斗的话,我们很快就解决了。但是我这次竟然叒突发奇想,让另一个摄像头捕捉了这三个倒霉蛋的运动轨迹。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虽然他们等级不高,但都是他们官方的紫衣侦察兵,可以看出他们的训练情况。

“嗬,这一次没有沾上啊!”Maki姐又是那种语气。

“对啊,今天中午新换的,我是要小心些了。”

我上了楼,他们演练还没演完,电脑上已经自动存了好几个G的视频了。我简单翻了一下,发现从我走了两三分钟开始,那个摄像机不小心被打到地上,接下来的全是同一个墙角的画面。心里不禁一句吐槽——因为那些却还是要看的,万一有啥发现呢……没办法。

于是从头开始看,嗯,到第一个敌人的时候左转这样打一下再这样打一下……从右边跨过去,到二三敌人中间,还是这样打一下这样打一下。等等,这有些熟悉,莫非是……“哇,Maki姐你过来看,你看我在城尾拍的那些!一——模——一——样!你看看,这说明什么?”

“看到没有,哼,套路而已。说明他根本不会我们这么丰富的战术。”

不是啊Maki姐,不是这个意思啊。“你就没发现他和城尾的那些侦察兵的套路是一样的吗?”

“啊?”

“啊,等会儿,让我再分析分析吧,他们要上来了,这事儿先别给别人说。”

我从电脑上打开动作捕捉软件,把他们的视频导入进来分析成线框三维模型,再拿软件放在一起。真是太像了。哎呀,先不管了,累死我了。

/

“下来了下来了,Bon mana,快点快点!”今天电视换了个温柔的声音。

中间那个单词,是“早上好”的意思。反正我来的时候,每天早上一句这个已经是惯例了。资料上说这是我们卡贡季城第一代里几个人创造的易于学习的内部使用语,叫做通用简语,然后经历了一点变化,最终流传下来并传开了。想当年刚来卡贡季的时候,第一课就是学这个,一开始让我好是摸不着头脑,但是后来竟然就很顺利地学下来了。这玩意儿是真的简单,全队除了索奇吉娜以外都能拿它作几句沟通——说不定索万年不露头也会呢。不得不说前辈们都是些个大佬啊。

“好,Bon mana,我下去了!”有样学样。

一出门就从高挑的大厅顶上往下看到Tora站在所有人中间。我飞下去站到游丝旁边——他怎么这么高呢……看来绒芯波雅要给那个Tora介绍终身技能了。可是我还是担心着这个Tora的出身,然而又不能百般确定。

算了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将教授你进阶的物理伤害及防御技,因为你在近身对战方面有过人的天赋。……”

这么下来,他要和我抢风头咯?

然后,好像听说有个小Boss出现了。在南边,靠近城尾的位置。

/

我不需要出发,但是我准备去城楼瞭望塔上看看——这儿就比我的房间更高了,但是是个露天的,我有点不大习惯。

这次出发的就当然有Tora了,还有站在离我距城外还远的星环和Maki姐。当然,有个晴天娃娃悬浮在后面,随时准备接应。来的人一看就不一样,带着大黑高帽子,胳膊上多出两只眼,瘦削的脸庞死盯着他面前的人。他手里提着两把刀。

Tora只身前去。这四眼人先是一愣,尔后“哈哈”地大笑起来。我知道这都是敌方的常用嘲讽,没大在意,但是我总感觉这笑声不像有感而生,倒像是装出来的。或许是因为他心里又怕前方的这个孤兵可能突然爆发吧。

Tora盯着他足足半分钟,然后飞一般地绕到左边去,提出一把闪电剑来——那正是早些时候卡贡季城赠予的武器——先向他左胳膊上的眼球砍去。随着闪电与火花四溅,四眼人顿时后退三步,可是那里并未受什么损伤。Tora右闪到右边去,四眼人转过身趁机抓住了Tora的一条胳膊,他剑从左送至右手,顺势而上,向下狠狠劈去!

虽然这招式他能躲过去,但是Tora真的好猛。我看了看星环,显然暗影束已经准备就绪。四眼人和Tora越发冲突激烈起来,移动速度也变快了,正在Tora发动第二次猛烈攻势之时,四眼人突然高举了胳膊,两只副眼突然一张,随即甩出一对血红的光鞭,“啪!”的一声推回了急速下落的闪电劈刃,接着唰的一下划过Tora的正前方,顿时鲜血四溅!

啊这,这下不行了。

看着Tora一个趔趄跌在地上,刚想爬起来,四眼人就又跑近了,说时迟那时快,已经挥起来画了个抛物线的鞭子瞬间被早已等候多时的暗影束断为几段!四眼人慌忙右向看去,看到星环,而两个晴天娃娃已经飞来,组成一个大环,死死缠住了他的身体。四眼人一吼把他们震开,却被环里藏着的像钩子一样的东西勾住了衣服和下面的皮肉,最终还是把他固定住了,就有另一个娃娃过来向他射了几条丝线钩。四眼人死命地挣脱着,见他马上就要撕断细线之时,就看星环不动声色,只听大火球一通狂轰滥炸,整个空间隐入了巨大的光火和声震。晴天娃娃们还是五个。

你Maki姐应该行动了吧!Tora都那样了。

看来她是能读我的心的,往地上一踏,整个人飞跃了巨大的火焰,同时把帽子扔向Tora;那帽子变形成为Nico跑到Tora的旁边,开始治疗进程。火焰一阵骚动了!星环瞥见了这变化,像稳拿了一把顶级的狙击枪一样,手指轻轻一动,就别过两道暗影束捆起他来,那锋利的中央光束瞬间一击见红!

轻巧!

“完事儿,”星环走过去,“Tora怎样了?”

灰烬之中,我看着了四眼人胸口贯穿了个光溜溜大洞。Nico的治疗术差不多了。回去的时候我把医院的大圆床滚出来,垒到城楼里面那一堆机械上面,那不是用来放Tora的,我拿来摊那四眼人的尸体。

“红血。最近没大有晶蓝色血液的了。”楚拉伊在旁边问我敌人情况我给他说的。还晶蓝,这名字起得跟宝可梦似的。“有意思了。”他说。我听见楼顶上的声音——呵,我说风舞你哪去了呢,藏在角落里戴个VR玩游戏,赶紧出来吧。还有一整天没有见影子的神物子江和她的德丽尔人闺蜜。

我最终还是没把前几天的分析给绒芯波雅说。毕竟给Tora光刃的是她啊。

会上,绒芯波雅重新分配了一下队伍分工,把Tora插进晴天娃娃、我和风舞中间,把那个骨架子——叫啥来着……对,游丝——弄到星环的远攻去了。这样还行,万一状况突发,我的计划也有办法实现。

坐在这个会场,感觉和几天前相比,我认识的人多了些——呵呵,为了给新人介绍,做了相当多的功课啊!我偷偷伸了个懒腰,继续记录会议,希望它没把我的哈欠声记进去。至于今天的战斗,配合的真是特别好,绒芯波雅这样说,我也这么认为。Tora的伤,听Maki姐说已经完全恢复了。

看看这个四眼怪吧。身材真是匀称,眉毛直直的。胳膊上的眼圆睁着,初看还真是骇人。我在他的衣服里同样发现了一块字布,上面是同一人的手迹写的同样的内容:

“Al”

“Robert”

“Toe是我终生的主人”

这三人必是终极的敌人。我上了楼,试图找出关于他们的资料。资料还是很丰富的,并且有几篇特地讲了这样一件事——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