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1 层层梦境 八

这地方在北面,离我们不近,得坐她的飞行器去。似乎有个开阔的广场,这块我不太记得了,还有比城里这个大不知多少倍的游乐园。可是已经荒废很久了。虽然我记忆比较模糊,但应该是挺喜欢那个地方的,毕竟之前千里迢迢去拍过两次照片。不知道这地方又要发生啥啊!

不过你游丝,不要出什么事情啊。

感觉旁边有个东西一碰,呃,Maki姐你终于醒了。话说你不是玩手机就是睡觉,真的悠闲。我还没从惊魂之中镇定下来,虽然和刚才相比已经好多了。

手机铃突然响了。一看号码,竟然是我朋友,还在我那一层的。“谁啊?——”

咦?旋萝卜,啊不,螺旋波给我打电话。老朋友了,身高一米二,细细身子,声音也尖细。“转子!!你那边咋样?”他倒开门见山。

“还好啊……你呢?他们都在?”

“我这儿还行,但是拉瓦尔出大事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都有神秘人来拉瓦尔城区呐!”

“啊?我……”

“这不就想起你来了吗,你不是剿匪啥小组吗,你可以帮我来看看?”

“那神——秘人都长啥样?”螺旋波一如既往地喜欢用什么“神秘”“巨大”这些词。

“啊,绿眼睛,穿紫色衣服!对了,血都是荧光色的,我可是从来没见过啊,不知道是哪一层的人!”

等会儿,紫色衣服荧光血?操,那不是泛系基地侦察兵,不对,金银武士那一——那也是侦察兵啊——泛系基地的人到你们那里去了?!

“什么基地?……等一下,我让我们的司令官接电话。”

“咋了?”Maki姐过来问。

“我去,我的老家那一层好像被泛系人给打了。”

“啊?你哪一层??”

“底下三层,呃——后来去七层了,等会儿我捋一捋啊,……,那边来电话了!”“三层?!!!坏了!”

“我是这里的暂时司令,我来说一下情况,根据我所知,现在本层、上三层、上二层、下五层和下八层,若干城市受到不明人员战队的威胁。他们所侵攻的地方,都是层与层之间的通道位置。他们攻打通道所在城市或者其控制城市后,就严加把守,不让任何人出入。”

看来泛系基地真要一条路走到黑啊。Maki姐,你刚才要说啥?

“下三层有我的朋友在……他们没事吧??”

“只要不在拉瓦尔,现在情况应该都好。……司令,还有其他信息吗?”

“目前我们只收到这些信息。”

我突然揪心。“司令,如果他们不骚扰,你们就先别动,咱层人只有使用科技军事手段才能抵挡进攻或者把他们赶出去!不要整以前那一套!”我说的是他们最爱的械斗。

“好的。我要去执行部署了,回聊!”

嗯,……“螺旋波,你还有事儿吗?”“没了。”

我没挂电话,“Maki姐……你那几个朋友叫什么名字?我说不定可以打听得到。”

“Katha,Lode,Conslex和Dai。”

“好,……螺旋波,你能帮我打听一下这几个人吗?是我们这儿下三层的,也就是你们那地方,叫……Kaza,……”“Katha!”“哦对,Katha,下一个是啥来着?……”“你把电话给我,……喂?…您好螺旋波先生……哦,我是转子的女……不,朋友,……Katha,Lode,Conslex和Dai,你认识他们吗?哦……啊?……啊??!不……没事儿的,他们现在不在……好好好,OK,……我不是……我真的不是啦!……好吧好吧我承认,……好吧谢谢你啦……OK,byebye!”

螺旋波果然能够极速反应出很多事情来啊。可是他告诉Maki姐啥了啊,不会是……“你的朋友如何?”

“他们现在……还好。”

突然间,整栋楼充满了悠悠的音节:“nor abloet fnoro kikymot ro dronlont snor……”

妈呀,索奇吉娜又开始喊歌词儿了。

“听说……你会德丽尔语吗?”我问Maki姐。

“啊,是会一点儿。”

“那你能听懂她一直在嘟囔啥吗?像德丽尔语诶。”我说。

“哦哦……当……排列……十一颗星星成一条直线……”她开始驻足聆听这些已经略显恐怖的音节。

RonsTnolnor[OrTomykikOro6TeolbaRoN ,

nor abloet fnoro kikymot ro dronlont snor

当十一颗星星排成一条直线

RonsToi;s;eojOrre naknaGSiBnodnaGO;koMRoN ,

nor mokko gandon bis gankan er’ro joeessiot snor

当行星与卫星偏离自己轨道

RonsAsykikRixo;gitRixearinruGPipir8SibAzoGlavRoN ,

nor val goza bis pyripip gurniraexir tiggoxir kikysa snor

当紫色和粉色拼成三角花纹天空

RonsRowe[SibRonoGEwoYSiBTnolnor[To;liRoN ,

nor illot dronlont bis yowe gonor bis dewor snor

当直线与尖端扎穿花朵与绿叶

9eazoGReAuk8,AwohirtEpaisudu[,

dudusiape trihowa. pykua er gozaepy

作为神的他们会消失

ReEiniyle[Roogyled8RoZ,

zor pydelygo’or delyinie er

又在另一个世界重生

E;maj8ReSamigoCI6o],

delyor busiwa. fofni cogimas er pyjamme

你们在地面试图扭曲天梯

……

EarinruGDiOr nodnaGEar laVRoN ,

nor val rae gandon ro id gurnirae

当三颗卫星组成等边三角形

EblkjiDlo;bteboro],

forobetbbol dijklbe

战神就会出现

E;maj8 lo;btetoi;sramirtE8,

pye trimarssiotetbbol pyjamme

天梯会断裂

AwakiHlo;bnob8E8,

pye pybonbbol hikawa

恶灵会复活

“她整天唱这种意味不明的歌词。”我说。

“啊,她好像是信神暗教的,我曾经看过本书,上面说神暗唱词可以预言事物。”

我表面上点点头,却也一团疑惑,她会预言?谁又听得懂?反正她平常就是个神神道道的人,只有开会才出门,但是她管理之下,我们的日常生活啥的还算不错。

/

实际上今天篍纳里斯、Dymole和千落雨织的训练就已经结束了。织的手腕伤口几近恢复,可是神物子江再也回不来了。她真的是不适合这种激烈的行动,平常看着都安安静静的,要不是当初人手不够万不得已,她现在还可以陪着我们玩呢……算了,不想这种事情了。

为了平复心情,晚上我竟然和Maki姐浪去那个圆台形的火锅店去吃饭了。经过那天的苦战,怎么又想到这件事儿了呢,火锅店及其附近虽然给打得有些损伤,但毕竟算是安全,那老板也敢营业。八点半回来的路上,却突然想起这件事:

游丝去找上接线去了!

赶紧回基地汇报,坐飞机飞出来,直奔那破游乐园。

晚上啊,园子里更静,但会有小动物飞来飞去。传闻这游乐园废弃的原因是连续出现鬼魂事件,这是书里说的,并且有些书还说这是什么反层鬼魂干的,也就吓唬吓唬像游丝这样的,不去想她子江,……等会儿?游丝不是很害怕这种地方吗?!今天有这么大胆子来独自到这儿闯?不行,肯定有诈!Maki姐,找到他们!

说实话晚上来这儿真让人有些害怕呢。有许多曾经色彩鲜艳的塑料人雕塑,现在风吹雨打,不是掉色就是掉皮儿,晚上看着大影子,心里也瘆,尤其是我个子又矮,抬头一看一个握着大刀的魔鬼在我身后,赶紧退了几步,才发现那是个拿着旗子的木头人。身边只有我和她草丛里走路的声音,直到我发现前面不断闪光。

“趴下!”我小声提醒。

我蹲在比我还高的草里,发射了一个摄像机出去。它掠过塑料鬼怪密布的草丛,来到一个年久失修的室内滑车建筑之前。远远地,在乱剑般的草叶之间,我看到两个细细的人影,手里分别拿着杆子挥舞,速度不快,但是招招狠辣。

是游丝和上接线无疑了!正要跑过去,突然发现旁边一个影子在动!赶紧呼出轮子来,伸出把刀,猛地劈去,才发现只是一个风动塑料偶。这什么鬼地方!

我再看镜头,没错,戴白色手环的就是游丝了,还穿着敞口尖头靴,留着长长的头发,所有东西都很长;上接线亦如此。打斗不激烈,在那阴光照耀下,倒有几分仪式感。我在怀疑是不是他们的那一层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

突然有束光扫过!

谁??!

我看到个人影起来,好像看到了地上,拿起一把长刀,背着那光跳过来,举刀就——

Maki姐!!!!!!

一片红色晕了天空,又落下来。

我当时一片空白,只能呆呆看着这一切。我听到液体浸湿干草的声音,还夹杂着一种机械声,哒哒哒哒……后面还有人影!一个身子在地上转了一圈,把一排疯狂旋转运动的银色铁片挥向那袭来的影子,“嘶啦——!”,又是一片殷红。

发生什么了?!!我拿出刀,悄悄过去,忽然一把锯子飞过来,横在面前,在离我刀刃还差几厘米的时候,停住了。“转子,原来是你!吓死我了。”

谁吓死谁了好不好啊!!我还以为你被人给那啥了来着,……为什么有这些人,他们干什么的?!

“我哪知道,”她微微站起来并且看向我。那道阴光反射出她浑身的鲜血,突然感觉好可怕啊……Ma……Maki姐,你不是说你身上从不沾血吗?我可是没看过你干净着回来。

“这个,没办法的事啊。……他们又来了呢。”

几个黑影又闯过来。我拿起刀来绕到后面去了,看来他们是来防止上接线受到干扰的一些小boss——“咔,滋啦——!唰,扎,嘶啦啦——呼呼,咔,嘶呀!”我凭借着身高优势藏在草里,给来的人以致命打击。

突然!

我感觉背后一凉,什么东西!!!我闻到了血腥味儿,自己的——后面有人偷袭我,我去,疼死我了,谁啊——啊,左胳膊动不了了,……Maki姐你先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操,后面又来了一下,我后面有敌——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

我现在身子是一点力气也没了。

地上全是血。

我隐约感觉到有一个黑影缓缓走过来,后面还跟着两个,一共三套步子。他拔出一片金属,反射着远处那个战场的阴光。完了,他要——就在这个时候,后面的干草缓缓晃动,一个影子慢慢站起来,迈过来轻巧的步子,一跃,就听到电锯,和皮肉裂开的声音。我似乎感到下雨,一股铁锈味儿,那是鲜血的雨!!我听见三个人硬硬倒入草丛的三声,刀剑坠落。一片寂静。然后,是又一个倒下的声音。一个东西落到我身边来了。我拿右手一摸,一个圆圆的片儿,……Maki姐的帽子发夹啊……不要,不要这样……“Maki?能听到我吗?”

“……”

“Maki姐?Maki?!”

“啊,转子?!”

没事啊你!!啊——坏了,又开始……左胳膊完全动不了了啊!

耳边又响起一个声音,是一个机械运转声,然后是一声小小的:“Nico来了啊……不要动,我给你扎上!”

对了,还有她啊!一定没事的。Maki姐你如何啊?

“我?嗬,我能有事吗?”

又等了寂静地恐怖的十分钟。在这之后,经过Nico的精心救治,我感到好多了。我坐起来,借着那一点阴光儿,看到身上一大片的红色和蓝色的——蓝色的是Nico喷的愈合喷雾。我刚才是被戳地多狠啊……地上全是血……Maki姐在离我一米的地方,我看到Nico在给她喷雾。她看到我了,“啊,地上真脏!我的衣服啊……”

“你现在就别管你的衣服了啊!刚才我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你知道啊?”我踉跄跑过去,看到她还躺在地上呢……我轻轻握起她的手。

“才不用为我担心呢!——”可是,她明明顺势握紧我的手了……

“你这样我还不担心啊?啊,就是我大晚上的怕影响游丝不敢用加特林。”……对了,游丝!我的摄像机呢,好我找到信号了。等会儿,那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变成混战?!坏了,赶紧联系卡贡季城!可是游丝真的好厉害,特别从容不迫。绒芯波雅回复我了,她说星环、篍纳里斯、Dymole和五个晴天娃娃都在路上。“走,快点!”Maki姐从地上站起来,一直握着我的手,一起跑过去。

我们跑到离目标地点几米的位置,在另一栋房屋废墟里躲着看他们的激烈战争。说实话刚才真的太吓人了,我现在脑子里还回想着那几把刀和血雨,这简直就是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我终于从联络器里听到了一些熟悉的声音。

“Nos quasi ariva!(我们快到了!)”“Ti vide?(你看到了吗?)”“Mi vide!Prude!(我看到了,小心!)”

新人的简语不错啊……我看着天边飞来一道光,然后缓缓自旋,越来越低,越来越低,最终降落于离我们三十多米的远处,我足以看到他们了。看到这些,我的心跳才算稳定了些许。很快,顺着草丛声音,篍纳里斯和Dymole跑了过来。“你们没有事吧?!”

“没有,那边怎样?”“有四五个人围攻游丝……我看着另外一个高个儿已经不行了。”

果然,他泛系基地能练出什么东西?只不过做一个“男宠”罢了。哦对啊,上接线是没有性别的吧也。“游丝如何?”“我们还是快点过去吧。”

刚起步,来了一声电响,三道光束扑过去,封住了一个黑影的去路。借着阴光背景,游丝的长刀一挥,暗色的液体飞溅!太好了,干掉一个!

我忘掉我的坏胳膊,并且感觉我们可以过去了。篍纳里斯跑在最前,拿出她的口红来,左躲右闪地直接跑进了房子里,画了四道,堵了后面的空间。Dymole拿出一把枪来,瞄着离她最近的、正被游丝和星环远近交叉牵制的一个黑影,“嘭——”。又消失了一个影子。很好,还差一个了!Dymole慢慢后退,开始瞄准最后一个人。我和Maki又往前移了移,让Maki隐藏在草里,我站在Dymole的右后方,正好能通过一个狭缝看到战场的动向。篍纳里斯继续往前走,画上许多红色陷阱。星环在仔细瞄着。游丝步步紧逼,马上就要把他送进绝佳的瞄准位置了。

天上有个黑影!!我感觉不好,刚拿出望远镜来,突然“嗖”“刺啦!”的几声,镜片上蒙上了红雾,我摘下望远镜,不,不不不,Dymole……!Maki姐,快来,不,你先别,——一根金色尾羽的箭已经准确无比的刺进了心脏位置,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动静了,甚至一句话都不得说!救不了了。

不,我们要赶紧离开,等会儿,天上那是什么——黑金描边的风衣和金丝边眼镜闪着骇人的光,又有几只箭飞过,插入我们旁边塑料人偶的声音干净利落,借着背景蓝色阴光,每一根箭的箭头都精准地离穿出点五厘米的位置;也就是在这时候,游丝的刀刃割下了最后一个黑影的头颅,屋子里已经变成暗粉色的了。

“诶,终于见到你们了!我是Robert。”

两个都现身了!

箭雨!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