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2 世界改写 二十三

我们突然就面临了没有目标的失落。

所有的稳定设施都被松开,湖里重新有了水,树梢之上重新飞来了鸟类。那令人振奋的电机“嗡嗡”声也消失了。

不过还有一件大事呢!!

战役过后,我们就在泛系基地层一直待着,一方面上面的数层都没有亮光,另一方面这里发生任何变动我们都完全来得及应对。过了半天时间以后,尘埃落定,我们再一次仔细端详这灰黑色的地面以及它上面巨大的黑疤,想到数十年的抗争终于告一段落,我们很有可能解甲归田、各奔东西,心里又有许多不舍。但是后来又听Luis说我们将永远组成这队伍,心里就觉得好受多了。

至于婚礼的预备,在这里从不是什么难事。啊,想到这里真的好激动啊!不得不说,我和Maki之间有某种神奇的连结——最开始我数年前在Qindely乱翻书相中她的样子,后来听她说我在大卡贡季城遭遇阻击失忆而被迫重新认识她,又对她产生好感,到我们几天时间的“阴阳两隔”,再到在这个城市重新一起生活,这无数的坎坷伴随着我和她在一起的点滴。我从未看过她——实际上可能会被人说成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穿上婚纱的样子,不过,一定是我心中等候已久的那个形象吧。

今天我们一直在商讨等着婚礼举行的时候是留在泛系基地层还是去往风景优美的Sma Norien层。如果选择后者,卡莲珊娜说她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位于城市以外的地方。而Luis说在城市里进行就可以了,那里的天空已经极尽美妙了——也就是说,Luis同意去往那里了。不过在出发之前,我们还是驾驶着繁殖泡飞船扫了一下整个泛系基地层,后来也调查了一下在暗夜之中的上面的十几层,清除了隐藏其中的一些怪物繁殖场。泛系基地在反层世界的所有势力都被消灭了,不知道大卡贡季城那方面有无类似行动。

然后,宿叶束波变成小钢珠,把我们一瞬拉到了Sma Norien去。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都在准备现场。我、Maki、Luis和Sofia一起去了卡贡季城所在层的商业街,精心挑选了几件特别合适的婚纱——她们甚至还给我定做了一件!啊,真是要女装到底了。真是别开生面的婚礼,根本没有人穿男装。我也不知道那件衣服底下的细碎蕾丝边会不会卡进我腿上裸露的机械零件里,但是看到她们给Nico定做的伴娘服饰也有这些小细边们,我觉得应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吧。

回去的时候,看到Kibi、若泉正在指导他们进行操作。“啊,你们来的正好,”篍纳里斯说道,“天台太小了吧,怎么办?”

“啊,你们……中环公园应该够大吧,我觉得。那里还有室外探照灯,也能看到城外,是个好地方。”Luis说。

我们到我所在楼的一层——那里原来是个储藏间,现在被辟为准备室——放下衣服,突然看到标签上赫然露出的Sma Norien字母。卡莲珊娜正好在附近,看了看我们买的衣服:“啊哈,这写的是‘Udo Seth’,纺织之城,——就在这附近啊。你们跑到哪里去搞得?”

噗?“……大卡贡季的层。”

“诶呀跑了这么老远……嗯,料子是真的。好看!你看到这些裙摆的花纹了吗?必须像这样织成才能达到它最完美的效果的。你们穿上一定非常可爱!”

渐渐地储藏间不断有人出入,因为后门正对着中环公园大广场,各种准备材料就都往这里堆放了。

“对了……你明天主持吗?”我问卡莲珊娜。

“对啊,我和梅莎。有点期待呢。”“我也是啊!”

夜晚渐渐降临了。太阳从正空落向地平线的过程中,色彩变化万千。不知道那几层永夜的可怜地界,曾经有太阳的时候是如何的景象呢。

/

站到台子上的时候真的幸福极了。

这是我和Maki,以及Luis和Sofia共同的婚礼。卡莲珊娜和梅莎穿着她们各自文化的礼服,而我们四人穿着雪白的婚纱。为了保持和Maki尽量在一个高度上,我特地踩着我的轮子,又怕长长的裙摆卷进轮子里,所以只能把它搞得离我尽量远,在台上也不敢随便乱转它。可是旁边伴娘席的Nico就没那么幸运了,只能踩到一个凳子上。

我和Maki四目相对。她今天画了精致的薄妆,变得更加可爱优雅了。

“Hodia es un speciale dia, nos vade testa que du coplas inter nos amices eon jonte gresa! Nos desira que ili gode semper magne amo!(……今天是特殊的日子。我们将见证我们的两对朋友永远走向一起!祝他们百年好合!)”卡莲珊娜的简语总能听到一点颤音。我向Maki伸出手来,她微微一笑,把我拉向她,啊,真是最美妙的一刻,我相信此刻的Luis和Sofia也这么想,不过我现在只理会我面前的这脸庞就好啦!……

“嘶嘶,砰!”

穿梭机的声音??

来自台下?!是谁啊——

“Cá-lat Maeci!!(Maki小心!!)”

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卡莲珊娜突然闪到我面前。台下像是钻出一个拿着蓝色荧光棒的人影,顿时三个蓝色的小珠子射过来,卡莲珊娜的斗篷一样的衣服一扬,它们瞬间以相反方向飞去,打到地面发出“铛铛”的响声!!那个影子又想发射蓝色珠子,其身后却伸来一个黑长物体把他牢牢缚住,挂于空中!

“啊!谁啊?……冲我来的?”Maki惊道。

待到我缓过神来,才看清眼前发生的一切:黑长物体是一根不知何处长出来的树枝,中间控制住的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地上铺的砖裂了两块,还冒着阵阵青烟。……我知道是谁了!“Tora!”

场上一片哗然,多半是原卡贡季成员的声音。

他突然说话了。“啊啊哈哈,我认得你的——Ma——Maki,对不对?那一回你‘杀死’我,现在让你,你们,也来尝尝这个滋味——同僚们!!”话音一落,场上顿时冒出十卷烟雾,十个和他一样的拿着蓝色棍状物的人冲向前面!

我们都往旁边退去,婚纱似乎还是卷入了轮子。

但中间的卡莲珊娜不慌不忙。

“Ó-genitahal. Sma Nórien man iade.(不自量力。这可是Sma Norien。)——你们后退。”

卡莲珊娜仍然站在中间,让我们到舞台的后面去。这十个人发射各种飞弹,却都被她冰冻住并且轻松地反射了回去,中了冰冻弹的他们四肢顿时僵硬脆化,摔于地面。

“泛光之神不会饶了你们!”Tora在树上负隅顽抗。我看到梅莎两根手指互相摩擦了一下,那树枝就绑得更紧了。啊,原来是她的魔力!我第一次见呢。

“嗬哈哈,泛光,是不是泛系基地取了第一个字啊,没水平的抄~”我听到Tifie的声音。

“正是,泛系基地,不会死的。”Tora右手一挥,顿时化作一片烟雾消失了。

“我知道她去哪了。”Maki突然说。

“可你现在——”

“不,我亲自去。转子等着我啊!”说完,她也变成烟雾。仅仅过了十几秒钟,他们俩又同时出现在这场地上,两人在中间转了一圈,停下来的时候,Maki的几根机械臂死死插进了Tora的身体。“你看,到最后还是我杀——等会儿……卡莲,借我冰冻用一下行吗。”

“你是说斗篷吗?”

“啊,如果你是用衣服……就算了吧……”

“不要紧我可以借你一小段。”她的手指在斗篷上画了个圈,然后竟然复制出来一片完全一样的样品。“给。”

“这个……怎么用?”她把这小布片翻来翻去。Tora中间好像想要偷袭她,被她后面另一个闲着的机械臂戳了一个新的洞。

“背面画个……还是我来吧。”她走过来接过布片,伸出一根手指抵在那张布片上,手指移动的瞬间,开始散发耀眼的亮光,那一秒时间我觉得空气都在被她的速度加热——Tora的身体竟然开始结冰。“你在做什么?”我不禁问。

“斗篷识别我的画作。我画了一张他被冻住的图。”她淡淡回复。

什么神级技术?我无奈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指。

“结了冰的话,他在无限层世界就算彻底没了。”Maki说道。

Maki一缩机械手,这冰冻的身体立即碎成了好几块,掉到地上,正好给刚才变得燥热的空气降降温。突然间,这里快成冰雪乐园了,不过我还是心有余悸。

等会儿,Luis在干什么呢?

我侧头看去,她和Sofia正在享受长长的亲吻时间,俩人都已经粘到一起了。真是,这也太过于临危不惧了吧。

“转子,轮子缩回去。”我听到Maki喊我。她已经收回了恐怖精密的机械手,现在她的胳膊正光洁如玉。我把轮子收回去,她顿时跑来,从地上揪起我来,抱紧我,压下我翘起来的羽毛,然后使劲——啊,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干什么了,只知道现在我双脚离地,彻底沉入爱河。

/

第二天中午。

我和Maki都睡到很晚,估计昨天晚上我们最后都没什么体力了。我们走出室外,下意识盯了一眼广告牌,这一回它上面仅仅是广告。

我听到楼上的实验室有人聊天。

“啊,看来现在还是有泛系基地遗毒啊。”里边人说。

“那么这种——‘泛光组织’,现在情况如何,是不是昨天已经被我们清除了?”

“不知道。”

我们上楼推门。“啊,你们俩终于来了。”Luis说道。她的额头也红红的。

“有什么事情吗?”我问。

“对啊,我们还有一些清理工作。是时候行动了。”Luis说。

阳光照耀在这美丽的地形之中,又是新的一天了。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