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三十二

落地以后,我更是不禁看了一下日期和时间。八月三十日的下午一点十三分。当然,从外放群岛这栋大楼往外看去,整个世界仍然一片灰雾,广告牌发出它们倔强的光束,视频与鼓点的噪音仍然充斥着耳膜。

大楼的这一层什么都没有,只有中间的核心筒和一圈似乎是棕色的玻璃。我不知道上下楼层分别都有什么。Luis城市悬浮在旁边。它的外壳似乎不像我刚来的时候那么干净,但是结构上完好无损。

一架群岛的警用飞机停在我们楼层,招呼我们上飞机。我们通过这架飞机对接悬浮城市的最底下的大门回到了城市。

现在,我们的Ilhuicatlan,天空之城,对于我们来说显得有点凌乱了:没有铺完的材料散乱着,路灯歪歪扭扭,破碎的玻璃窗户和屏幕也十分常见。不过它终于回到了往日的宁静——虽然可能只是暂时的,并且我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Sofia给索奇吉娜腾出了一个房间,正是在我们所在这栋楼的一楼。

“看来他早已经没了德丽尔人的习性,”Maki说,“一般的德丽尔人会住在不断行驶的球车里。”

/

晚上的时候,索奇吉娜、我和Maki去见了那个黑衣人。

我们到黑衣人面前的时候,他很明显在用一种特殊的眼神打量着索奇吉娜:说不上来好奇与恐惧,更像是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人。几秒钟过后,他重新低下头。

“Salaqi er. Tibusi er’ro tetadedo.(你好。你是我们的下层人,对吧?)”索奇吉娜开门见山。

他点点头。

我和Maki在一个台子上坐着,听着他们二人的对话。Maki会给我时时翻译。

空间昏暗而又窄小,左右两旁都有设备闪着灯,是整个地下备战空间的一个典型的形象。德丽尔人的粉色皮肤把囚笼的前透明板也映得紫了一细块儿。而里边的黑衣人,快要和背后的黑色融为一体了,只有一颗头悬浮在透明板之后。

“索奇吉娜问,说的是:‘谁让你过来的,是——’这是个人名Asoxwiat,我不翻译了。”

“好。”我回答。

“黑衣人说:‘是的。’”

“Hol,嗯这词我认——”

“索奇吉娜说:‘告诉他,他不可能也没有权限阻止这一切。’”

“黑衣人说:‘想做’——‘我只是想……’”

“——‘没用的。这世界真的有它的寿命,这是我们的历史告诉我们。可是你们太过于极端了。’”

“‘看来我知道,’——‘可是这世界是转子的’。有你了!”

我打了个激灵。索奇吉娜仿佛在思考。

“索奇吉娜:‘并不完全是,还有几部分,属于卡莲珊娜,属于玛’——‘梅莎。还有泛系基地,不过已经消失了,融入我们了。’”

等会儿这是索奇吉娜说的?“Maki这是什么意思?!”

“嘘——还有!黑衣人:‘那他们的结局是什么?’”

“‘离开这里,并且完成各自的循环。’”

“‘好。’”

最后这句我听懂了。我看到黑衣人重新低下头,似乎中断了对话。

“等会儿,循环,真有这回事儿吗?你问问他?”

“好……”她走过去叫住索奇吉娜。我这时候才惊觉Maki的身高还没有到达索奇吉娜的下巴,平常由于都是仰视,从未注意到过。

我看到索奇吉娜手舞足蹈,解释了好长一段时间。Maki甚至拿iPad记了些东西。我感觉五分钟过去了以后他们才停下来。

“怎么回事儿?”我赶紧过去问。

“到别的地方去,我给你说。”Maki道别了索奇吉娜,然后拉我拐了两个拐角,一直到了一个很深且只有一个出口的地方——这里堆满了杂物,没用的盒子,边角料等散落一地。

“跑这儿来干什么?”我不解。

“……暂时没法回到房间,只好在这儿给你说。他实际上就讲了三件事情。一个是无限层的由来,以及总空间上有很多无限层巴拉巴拉的。这个咱也听黑衣人讲了。”

我点点头。

“第二个,他说除了你以外其他人全是NPC。索奇吉娜本身也知道自己是NPC,所以他从来都是按照所谓‘四神的指示’——好吧我直译过来了——去做他的行动,包括念诗歌,包括刚才的对话,其他的事情一律不干。这个其实黑衣人第一次也说了。虽然本着咱们在无限层遇到这么多奇人怪事儿,咱早已经信下了‘宁可信其有’的理论,但我还是感觉这句话非常离谱。至少下意识地说。”Maki翻着刚才她记的东西,继续说。

“第三个,是辅助第二个的,他说我,就你面前这个Maki是NPC的同时是为你而准备的。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这个世界围绕着你已经建立了一套因果设定,你一定会遇上我并且让咱俩相爱,这是你一来到这个世界就决定的。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是必然,你不能去改变。”

“……那你觉得这个什么因果理论是对的吗?”我问。

“不是——或许不是。不好说啊,这个世界太奇怪了。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循环。索奇吉娜说,这个,‘属于你的’世界即将崩溃。但你不会消亡,你被困在里边了。世界会重开然后重新走完你这一生。这一生还很短暂,也就是数年时间。‘历史都是写死的,它们或许发生过,然而我们从不知道它们在哪里发生过,有如一个前情提要一样冷冰冰的设定写死进你的脑子里。’这是他的原话。”

我陷入了错愕。“为什么只有他知道?而我这个所谓的世界拥有者反而什么都不知道?”

“他说,‘因为你的世界是按照他的文明运行的’。”

“难道说整个世界真特么就是个德丽尔神话???怪不得他总神神叨叨的,原来是带预言家啊!”

“别着急。我还没有说我相信他。”她在一个块状的边角料上坐下来。

我在她前面来回踱步,最后还是坐在她旁边。“我觉得,……就这样吧。我们用告诉Luis吗?”

“写成报告给他们吧。索奇吉娜说这就是给我们阅读的,请我翻译成简语告诉大家,让大家也明白自己是NPC,哈哈哈。”

我看了看表。这似乎是这里的半夜——23点45分。我们两人从过道出来,黑衣人还在,索奇吉娜已经离开了。

一路上,各种思绪一直在我的脑内激荡。如果历史真的是写死的,那么我实际上也是NPC。因为我没法改变自己嘛。这世界有个人,或者就是索奇吉娜那边那个四神,在观看我们。我还在想,假如现在我就下定决心突然地离开Maki……这也是历史所决定的吗?还是这种行动其实是先射箭后画靶?想了很久也没有头绪,中间还被绊了一下。我倒是也想清楚我的运气都是怎么来的了。那既然这样的话,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历史的进程给了我块免死——免自然反层穿越金牌可还行。

Maki在用她那根金贵的Apple Pencil记录她的报告稿子。到了上面以后,远远地就看着对面球壳外边那块巨大的广告屏幕,花花绿绿的好不热闹。我看着绒芯波雅和宿叶束波坐在公园。波雅大姐守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的一部笔记本电脑,左手飞快地按着上下左右键,右手也不闲着,在和宿叶束波下围棋呢。围棋我不懂,不过能看出来是个左右脑神人——我转过去想看看她到底在干什么,突然听见她喊了一声:“Kēkagi!”

“什么意思?”

“通关了。”Maki说。

“通什么?”我过去看。她一见我回来,立马炫耀道:“看,绀珠传Lunatic模式无伤通关。”

“……然后你一边打这个一边和宿叶束波下围棋????”

绒芯波雅轻快地点了点头。

“你脑子什么结构啊?!”我惊愕于NPC的神奇之处以及历史设定者的脑洞,当然这些似乎扯远了;往近了说,东方系列的游戏,我即使是玩永夜抄也会被折磨的一塌糊涂,魔理沙似乎总有她自己的想法。

“好了,写好了!”Maki喊。她向我走过来,刚想点发送,突然间听到顶上电流一声大响,整个城市一片漆黑!

“woc!!!操操操操!!我还没截图呢!!”我听到绒芯波雅绝望地大喊。

“怎么回事儿,我的手机还能用,不过页面全是‘锘’,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有人问。

环境真的是一片黑暗,因为随着电流声音,整个外放群岛也全部都停了电。

“等下等下!”我听到宿叶束波无时不在的大嗓门,“发动机还运转吗?”

“还好,还好。”远处篍纳里斯的声音传来。

“这怎么回事儿!Maki你点保存了吗?”我着急地问。

“点了。”“这就好。”我拉住她的手。我掏出手机按了按亮屏键,发现没用;快捷键重启也没有用。手机似乎变砖了。

“不太好!!!”我突然又听到篍纳里斯又一声快要撕破耳膜的喊声。

“怎么回事儿???”束波快要震破我们的耳膜了。

“发动机推力减了!!!”那边尖厉的回应。

“谁还有能亮的设备??”我听到宿叶束波又问了一圈。这时候其他人好像也从各自的地方下来了,一时间黑暗的中心公园聚集了一堆人。只又过了十几秒钟,点点应急灯光就又亮起了。

“我我!”Maki把她的iPad递给束波,但是又想到了问题:“波雅,你那个支持iOS吗?”

“不行吧……”

Maki又无奈地收回了自己的设备。

“对了谁的手机乱码了刚才?”束波又一次大声问。

“我的我的!”篍纳里斯跑过来。

“对了你的,”我看到束波一把拔下绒芯波雅的呆毛笔——那个玩意儿我已经好长时间没用过了——然后旋开前面的笔尖,里边竟然露出一个type-c的口来,给篍纳里斯递过来的手机插上,“刚才你说那发动机怎么回事儿?”

“没事儿,应急巡航状态已经启动了。”Sofia也从下面控制室赶来。

呆毛笔插在手机接口处,在空中投影出一个键盘来。绒芯波雅和宿叶束波两人围着这设备一通输入,就像在空中试图抓住什么东西一样。

突然“咚!!”的一声,我感觉到我们的城市又震动了一下,这时我才发现外边的外放群岛城市——刚才还是黑暗着的——正在蔓延着熊熊的大火与惨烈的爆炸,飞机不断坠落,活脱脱一片末日景象,隔着球壳仿佛能听到人们的哀嚎!

这真的是大崩溃的开始!

“我知道怎么回事儿了!”束波站起来宣布,“咱们球壳内部所有带有日期的程序,日期指针全部走到了八月三十二号。然后用到日期的程序不知道怎么读数据,就混乱了。”

“所以说我们现在需要在你们的程序里注入这个修复补丁,这个东西把你们的程序时间回传到七月一日,给我们续两个月的命。”绒芯波雅说。

等会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跳日期?我听见大家也这样问。

Luis上来以后赶忙邀请束波修复整个球壳城市的系统,而绒芯波雅使用另一套差不多的U盘设备给大家的手机和电脑更换了这个补丁。

不过灾难已经大范围形成了。

束波很快就修复了城市所有的系统和网络,我们第一时间试图和大卡贡季城互相通讯。我们本来已抱了通讯失败的准备,没成想竟然连接上了。看来他们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海威提卡,那边如何?”我们这边焦急询问。

“整个程序支撑的世界正在毁灭,不仅是电脑程序,还有整个无限层世界这个大程序。我们已经来到三十二号了!这是真的,”海威提卡拿着手机摄像出了房间,导致我们的画面晃动不堪,然后他举起手机使摄像头对准天空,“你看看太阳正在向哪儿运行?!它在向下,各位,它离地面越来越近!”

“这能解决吗?”

我看到Maki把目光投向了我。

整个外放群岛陷入了一片火海。这其中,一架飞机从火中的建筑驶出,来到我们的球壳面前,说是要寻求避难。

“放它进来。”这次直接是Luis下的命令。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