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三十一

到了那一层以后,我们发现只有靠近我们所在的跨层圆锥那里有岩石和稀少的土壤,再往远处看,不管是天空还是大地都被一种奇特又十分光滑的平缓材料给笼罩了。在太阳光的映照下,天空极其刺眼,我不得不用手捂住眼睛。

后面来了一艘飞空艇——也是很德丽尔样式的飞行器。

“怎么刚开始不用这个啊?”我听到后面问。然后听到司机的回答,咕嘟咕嘟的我也听不懂,似乎是德丽尔语。

“他说他们来晚了。并且要用这个,他们带我们到空中看看。”幸好Maki在我身边,给到了翻译。

于是我们一行人就又下了球车,沿着梯子爬到飞空艇里。这种飞空艇只有中部的一圈是不透明的结构,其他上下两半球——它的确也像是一个球,或者说是一个橄榄球——都是透明的壳体,颇有繁殖泡飞船的感觉。飞行器起步很平缓,让人几乎感觉不到加速度。飞了一段时间后,离地已经很远了,我们发现整个露出的黑乎乎并且光滑的部分要远比我估计的大得多,我用手机简单测了下长度,发现其面积几乎相当于大卡贡季城所在的城市,真是广大!我看到底下有几个移动极其迅速的芝麻粒大小的东西,海威提卡告诉我们那是他们前面出发的调查部队。

“所以说这一大片是什么?”篍纳里斯问。

“这是——裸露层。我们暂时这样起名。”

“……基岩。”我几乎脱口而出。

“想不到你个浓眉大眼的也玩MC,”海威提卡笑道,不过马上又正经起来,“现在的场景能看出来这里遭受了多大的灾难。为什么露出了基——裸露层,是因为上面覆盖的地质物质都被吸到别的地方去了。听悬浮城市的Luis说是吸到了反层从最底一层数的第46层。幸亏这两层都没有文明居住,要不然绝对是一场空前的灾难,大量资料将会消失。”

到了一定高度以后,我们继续往前飞行。“说回来。这个地方和MC有一处不同,就是这里的上下都有这种可见的裸露层——似乎像是MC的地狱世界的结构吧。在正常环境中下裸露层被岩石等地质物质覆盖,上裸露层被云层、各种大气层和日月轨迹层覆盖。这一次是上裸露层开了个直径大约是一公里的洞。喏,我们也有调查组在那里。”

“你们的调查组都扒到天上去了?”我惊呼。

“是啊,他们也坐这种飞空艇。我们现在实际上就要到那儿去的。”海威提卡指向前方遥不可及的位置。

“多远?”

“离地一千四百千米,我们走十六度夹角的直线爬坡,路程大约五千千米。不过不用担心路程遥远,一会儿就到了。”说完他向司机喊了声我听不明白的东西。

飞空艇突然就加速了:但是我们并没有感受到多快的加速度,这是我们在Luis城市的繁殖泡飞船里都未曾有的感觉,里边一定有神奇而令人震惊的物理原理。回撤的景物一会儿以后就达到了可怕的速度,座舱玻璃上显示的速度已经超过了十二马赫;而我们在座舱里竟然感觉不到任何的压力。在任何飞行器上我都未有这种体验。我越想越好奇,还是决定问了他。

结果他的答案让我吃了一惊:“我们在利用世界的bug。”

“什么bug?!”我惊道。

“难以解释的东西……不知道从某天开始就突然变成这样了。具体来说,舱内舱外变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这时就听那个司机又咕哝了一阵儿。这些原生德丽尔人的发音器官似乎在背后,我看到他裸露的背部有几个小条形的口子在颤动。

“他又说什么?”我只好问Maki。

“我想想……第一句:‘这是有原因的’。后面是解释,大约说的是,‘加速度……移动……嗯,飞行器移动时的内部加速度的系统与外界产生了……’,……不行他这个专有名词太多了……”

“原来你也有不知道的东西啊。”我开玩笑道。这些东西还是太难了,我估计到了。

“当然了,慢慢来啊……”她有些羞愧。我搓了搓她的手。

德丽尔人又嘟哝了几句。

“‘所以说我们能够达到这种效果。’他们说。”Maki这一句倒是顺利的翻译出来了。

飞空艇离地越来越远,地面迅速被云层遮罩模糊起来,云层又随着我们高度的继续升高而灰白一片。在这个地方看太阳是非常奇特的体验:太阳照射在大气层上形成彩虹般的纹路,有几个地方甚至出现了幻日。这不是有限层一样的日心系统,虽然我听说过在有限层一样会出现这个情况,他们把原因归于大气层里的小冰晶体折射,不知道这里是否是同样的原理。海威提卡告诉我这里离太阳非常近,可是空气稀薄,在外面也感觉不到热,不过我们还是套上了准备好的特殊防护服——看起来也是经过定制的,非常合身,一点都不臃肿。

接着行驶了十几分钟,我们到达了真正的顶部。我从未涉足过类似这样的地方。

“嘿,你们也来了?”我看到外面有个人和我们一行人打招呼——那是楚拉伊!他身上绑着一套洁白的设备,后者在辅助他运动。

“啊呀,一阵子没见到你们了。”我们在里边也和他们打招呼。飞空艇向前滑动了一会儿,犹如在地面上平稳。到了有一堆人正挂在吸盘机械臂上的地方,艇停下了,但发动机一直开着。

人们现在都倒挂在天空之下。这一幕让我感觉虚幻且滑稽。我看到有人滑过来——当然他也被安全绳挂住,而在裸露层上有轨道引导行动,像是笨拙的太空行走——并且带了一套滑轨过来把飞空艇也给固定住了。我也看清楚了楚拉伊身上的设备正是这种倒挂装置。

飞空艇的圆形透明门旋转了九十度以后撤开。楚拉伊拿着记录用的平板电脑进了艇,半脱了身上设备的固定扣,进了艇,再把扣扣在艇内,每一步都万无一失。他找了靠右侧的一个位置坐下,往窗外一指:“第一检查单整完了,可现在还不知道咋回事儿。星环也在那边呢。”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大洞就在我们和他们之间,一公里的长度在这绝对宽阔的空间里似乎也不算长。

“说是这玩意儿和你们反层打通了?”楚拉伊低下头来问我。

我点点头。

发动机关上了。这边儿的人也给我们穿上辅助设备,并且搭上了滑轨的搭扣。我听见风舞问他们这谢谢所有的白色机械是怎么固定在基岩上面去的,楚拉伊说是用胶水儿。

“噗,还好我比较轻。”他说。

“这能行?”我不禁问。

“行——啊,”楚拉伊使劲儿拽了拽绳子,“本来来的时候从卡贡季城带了钢岩钻头过来,结果发现这个裸露层比那钢岩钻头硬度还高,都磨平了。”

“钢岩是啥?”

“就你们也用的那个材——”

“哦哦我知道了。”他们也给这种材料起了自己的名字。

他引导我们四个人——不,五个人,除了我、Maki、篍纳里斯和风舞以外还有海威提卡——前去大洞的边缘。

“你说现在Luis城市怎么样了啊。”Maki问我。

我呆呆地看着她,看到她被吊挂在天上的样子甚至有点可爱——“啊,没问题吧,看手机就行了。”

到了洞口旁边,让我想到星新一的一篇文章,它讲的也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可如果算神秘的程度,那我眼前这个估计是要超越所有的洞口们。我们拿着调查的工具悬挂在天空的墙壁上,望着远处比我们还要低的太阳以及后面赶来的小小的月亮,颇有一种修理整个世界的感觉。抬头看去,洞口的边缘是完全平滑的,没有裂缝也没有任何瑕疵,是一个完美的圆形。往里望去,更是什么都没有,是一片死黑,像是失明了一样的,非常寂静,让人胆战心惊。洞口的一圈围绕了各种仪器,也包括一圈白色的滑轨。

“你们不怕它扩大吗?”Maki问海威提卡。

“至少目前看不出来吧。”

“哎,之前不俺们到下边儿找了你说没有结果吗??”楚拉伊问。

“说是这么说——”

楚拉伊一边往那边走着一边向我们说:“我给你说,这个我觉得百分之九十九是自己扩大出来的,你想啊,要是天上掉下这么一块儿来,你说是谁切割推下来的?这么完整的一个圆形啊。我们计算过。这玩意儿,按照星环的话来说,画一个出来那圆周率也得用到几千几万位儿,这个曲率过于完美,我们就从来没见过。”

“嗯……”海威提卡想了一会儿,“先这样放着吧。”

“所以说我们来要做什么呢?”我问。

“我们希望你们结束以后把数据给到Luis那里去。我们在这里做了几个小时的分析,数据啥的非常多。以及——对了,索奇吉娜一会儿过来,会跟着到你们Luis城市。”

“啊?索奇吉娜?他要干什么?”

“他听说你们那儿抓了一个活的——黑衣人,想过去访问一下。”海威提卡说,“喏,来了。”他指指底下,又一个闪着光亮的点儿向上冲来。

“他……黑衣人?索奇吉娜会汉语吗?”

“这我不知道,不过他执意要求前来的。”

眼见那个映着日光的球儿飞驰逼近,我们又都回到了我们的飞空艇附近。来人熟练地操纵着他的正球形全透明飞行器,轻轻吸附在我们的飞空艇之后。这边的辅助人员马上也给这艘透明飞行器以及他本人上了安全绳。

我看他出舱,就动用了我唯一会的德丽尔语:“Farsar.(你好。)”

他向我挥挥手:“Farsar. Bis tier…basaidssiot, gicessreine er.”

我戳了戳Maki。“他大约说的是,‘这次来是去访问关于俘虏的事儿’。”

“你要去询问俘虏,你会中文吗?”我不住脱口而出。

经过Maki翻译,我看到索奇吉娜做了个奇怪的手势,似乎Maki曾说过这是十分自信的意思。然后听见他又说:“Tyikatan. Lre ilawe ssreine delyroe.”

“‘没关系,这个俘虏会德丽尔语’。”Maki说。

“他又怎么知道?”我不禁怀疑起来。我听到索奇吉娜又说了一大顿,这次似乎特别长,我才注意到他是故意用嘴说的,而不是背后那几大条奇怪的发声孔——虽然有时也会不禁颤动它们,发出奇特的声响。我这才发现他的眼睛上方也各有一条发声孔,时不时就会睁开,传出像鼓掌一样的声音。

“他说啊,他想问到一些无限层的历史。他之所以确定那个俘虏,也就是黑衣人,说德丽尔语,是因为之前他知道这些都是他所在的德丽尔层的邻层的人。这些人熟知德丽尔神话。”Maki为我翻译道。

“然后呢?”

“没了。”

我好像想起什么东西来了。“这个世界到底和德丽尔神话有多少关系啊??”

“我不清楚……不过他是老卡贡季城人了,应该不会做太离谱的事儿。”Maki说。

“问问Luis。”我说。

“我已经发过去了。回信估计需要几分钟。”Maki回道。

“哎呀……这种东西总不提前就去安排好。”我打开手里的平板,看了看时间,又关上了。“当然,我是说他们没说你。”

“也是……诶,Luis他们回了,说可以。”

“那既然他也说可以,那就带他回去吧。”

我们在这儿待了一会儿,直到海威提卡离开一趟又回来,这回他手里拿着一个存数据的硬盘。“你们把这个送回去就行了。其实这里边不仅有数据,还有一些文献资料是讲这个上下裸露层的,我担心你们档案室里没有,于是也附带进去了。对了我再给索奇吉娜一个穿梭机。”他叫Maki过去翻译了一下穿梭机的用法,然后给索奇吉娜绑到他细细的脚腕上。“这样就准备妥当了。”

“可以回去了?”“可以了。”

在互相告别的空档,我联系回去的坐标。他们仍然在外放群岛,不过这一回Luis给了我一个新的坐标,像是在外放群岛某一栋大厦的楼上而不是在那个城市里边。我反复确认了这个坐标的合理性,Luis都说没问题。所以我们一行人就采用了这个新的坐标,启动穿梭机回去了。

不过关于我到这里来以后所发现的一系列奇异现象,我越想越后怕。这个世界已经不再合理了——当然它本来就没合理过,我的意思是,如果往常都是“合理的”,那现在便不再遵循这合理性。它在迅速地滑向绝望的崩溃,楚拉伊说的是对的。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新
最旧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上官轩清
2022年3月28日 下午12:27

浓眉大眼的mc玩家.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