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显示: 1 - 10 的17 搜索结果

世界一角的珍珠项链

Cathine 星球有三片大陆,人类居住的大陆只有一片。一条条万米高的山脉沿纬线连绵耸立,微弱却又强大的魔力在山间和其延长进的海中萦绕。这让世界少有平原,从部落与集聚区来的国家都发展为蕞尔小国,而一直未有面积大的国家出现。

蓝地群岛,位于这大陆东北角的海上:这是世界一角的珍珠项链。

在遥远的时代,来自大陆的伊特人整日望着大海,希望找寻海那边的奇观。他们中那些敢于冒险的人,乘坐简陋的船只,像针一样穿过风雨大浪与带有可怕魔力的海底区域,横跨了海峡,竟然发现并来到了这片富饶的岛屿。

他们发现野地上密密麻麻生长着一种他们似乎很熟悉的植物:蓝染草。这种植物的花朵与叶子经过合理的工序榨取处理,可以产生色泽近乎宝…… 继续阅读 “世界一角的珍珠项链”

双生花

在我们的神话(双生教)当中,双生花是最高的神明。她没有根,却有两朵花束分别占据枝茎的两端,代表着我们这世界的平衡与中和,代表着星空与大地的平稳运行,也代表着人间心与心的交流。

世间的千万花草都是我们的神祇。她们向着太阳而生长,希望在太阳的金色原野中的双生花带给她们繁茂的启示,从而将万紫千红繁衍在群岛之上。

《云上录》,冰丽新波

介绍

双生花是双生教中的最高神明。

最早的双生花形象可以追溯到远古时期。在大陆的伊特(Jithoe)人的山岩画中,描绘了关于单茎双花的原始形象,其茎叶呈现出双螺旋的样式,被认为是这神明最初的形象。其形象来源于原始太阳崇拜,目前人们普遍相信的观点是早期人类看向太阳时会在视野中暂留光…… 继续阅读 “双生花”

蓝地语

蓝地王国(,Shjauna Thēhēbae Shōhna,王国-名作-蓝地)是Cathine星球上北域洲东北地区的群岛国家。截至其现代(“麦院”时代91年4月)其国土总面积约4333平方千米,人口约196万人,主体民族是伊特民族,约172万人(87.76%)。

伊特民族源于上古时代居于大陆的伊特([jɪtʰœ],意为水土混生之地)民族。上古时代后期至末期,该民族发现了现科雅群岛的主岛,并为了获得该岛屿的染料作物资源,长期往来于大陆与岛屿之间,后有一部分人长期于岛上居住,根据岛屿上拥有丰富的蓝色染料作物的特点,将岛屿命名为舒纳([ʂəhnɑ],意为蓝染草生长的区域)。后来这一批常住岛屿的…… 继续阅读 “蓝地语”

淑克艾的钟楼少女

Shōhkohemoh Nākù

[蓝地]螺岛 新接 Haedī Ljaela

当然,写下这个文段的时候,一切已经成为过去式。淑克艾的河水像时光流动一样流淌。那位黑夜中报时的敲钟少女,或许就是她的结友令她仍然存在在自己面前的尽其所能的方式。

事情要从我去淑克艾说起了。

这是一座不大的小镇。这座城市围绕着一座高大的教堂钟楼建造。河流从城市蜿蜒通过,留下密布的水道,小船在水道中穿行。从慕达来的我不得不先适应一下这有些离海岸遥远的生活方式:前几天的时候,钟楼的魔法灯光意外地损坏了。我特被魔法灯商会请来做维修。

不得不说,晚上的河岸景色迷人。酒家的灯笼和窗内的倒影星星点点,像是在河道中间撒上一把金粉,令整个夜晚…… 继续阅读 “淑克艾的钟楼少女”

德欧卡拉的静物

Dēhokalāmoh Gīfadà

[蓝地]螺岛 新接 Haedī Ljaela

这个故事太乱,我就只好像啄木鸟一样东戳戳西戳戳好了。

我之前通过认识的人听说了这个故事。这是个叫做境芽鹦的同学,和我一样在城里上学,但据她说,她的姐姐是在村子里一个小的学院里上学的。那应该是在渐歌四十年左右的事情了。当时我和她的这番对话被我记录在了一个小本子上,现在请允许我转述它。

据她说,她姐姐叫境芽寂翎。她是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学院学绘画的。当时小山村里上课,不像现在诸如我们娜科雅这些城市,有亮亮的魔法灯光,那个地方的话都是蜡烛照明,一般是在晚上十一点以后也就停光了。她的确热爱绘画,想为人们和静物做画像,父母也很同意…… 继续阅读 “德欧卡拉的静物”

蓝地群岛综述

地图

蓝地群岛坐落在Cathine北域洲东北部的海上。整体由最中心的科雅群岛(Hàkjehja,意为“花间群岛”)、偏西北的拿地群岛(Hànadì,意为“北岛群岛”)和偏东南的泽概群岛(Hàzāugāe,意为“雾进群岛”)组成。群岛总面积大约4,333平方千米。

科雅群岛

伊特人最先登陆的群岛。该群岛总面积约2921平方千米。

该群岛有蓝地群岛最大的岛屿——科雅岛,是首都娜科雅和第二大城市弗拜纳扎所在的岛屿,也是蓝地群岛最高陆上山峰——答山所在的岛屿。在该岛中部可以见到广大的“蓝草海”景观。岛屿的东部遍布魔法植物,蓝地人正是通过提取这些植物的汁液来完成魔法液的混合,进而完成独特的魔法瓶的制作。

在科雅岛的北…… 继续阅读 “蓝地群岛综述”

稻格的回忆录

Lòkohemoh Daugogì

[蓝地]十六院 稻格 Hjēthàdàe Lòkohe

以下加入删除线的内容,原文如此。

写回忆录是为了什么。

你看,名人都有自己的回忆录。不出名的人他们也有回忆录,人都是要死的对吧。今天啊,我也知道自己要死了。这是一句废话,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也没必要写本文了。名人的回忆录别人也能看到,不是名人的回忆录只能在自己残存的寿命里边看到。我不算出名吧。新姿啊,你觉得你的稻格出名吗?我本来想给你看看的。那就随便写写好啦!不会有别人看的。

/

75年6月9日上午8点17分生于娜科雅长国街,挨着大钟楼,爸爸告诉我的。叫十六院稻格的原因是我家有十六个院子(慢慢传下来的),最主要…… 继续阅读 “稻格的回忆录”

千理园记录-希约时新姿

千理园早冰是渐歌时代末期的魔法精英兵队部长和教育与文化部部长。

对于「希约时新姿」这个人,我每每想起来都感慨万千。她应该成为魔法使,但绝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如果她还在的话,如果整个渐歌时代不会在第一百零四年草草收场,有很大的希望,她的成就将会是一座丰碑,甚至代替她的父亲或者我而坐在天空之上。虽然她到目前为止已经是法术学校乃至中娜科雅的传奇人物,但是这绝非她的顶峰。青洋石和剑害了太多人。如果能够重新计划,或许应该让南岛策行、德晶五絮或者是三大队的晴征敏等代替她参战。

七十四年的时候,希约时新姿小姐就和她的一个姐姐和两个弟弟生在一个传统的贵族家庭。他们父亲希约时正索先生,和我也算是老相识,很有中娜科雅…… 继续阅读 “千理园记录-希约时新姿”

千枝神女的自白 1

平叙】

我是坊地山绒。我是千枝神女。

我自东娜科雅,沿北山而行。游走于天空与大地之间,见证过岛屿与海洋的针锋相对。我代表千枝花,以她的名义下过许多文字,到底多少人读过我的文字,不得而知。我只知道,不同的手接过不同的结果:修长的手指与剑螺纹甲绘属于贵族的琴师,他接过我的占卜寻问他新的灵感;黑黄相间的戒指与勒出的肉层属于富家的妻子,她向我祈求获得新的儿女;粗壮又有老茧的大指属于即将远洋的船长,他希望我给他此行的归途;更多的,普通的手们,属于那些普通人,我得给他们几乎万事的答案。我写下了那么多卜词和致辞,给了太多人以希望或者绝望,但没人给我自己写下哪怕一个关于未来的文字。我曾询问过千枝花朵,我的未来会…… 继续阅读 “千枝神女的自白 1”

钟楼少女

Nākù

[蓝地] 晚陌 织痕

我是晚陌织痕,出生在紧邻南部海岸的奈歌特,来自一个世代以造船和航海为生的家族。当然,住在这个国家的人往往要学会与海洋打交道。奈歌特和其它沿海的城镇一样,除了船员市场,你也总能在街道上和酒馆里、当然还有码头上找到大批经验丰富的水手和渔夫。

向海洋索求财富看似比向这片狭小的大地更容易,其实不然。出远海者常十不余一二。但是如果你肯尝试去冒险,搭上生命也在所不惜的话,海洋还是会很乐意给予你丰厚的报酬的——这是我祖父在我小的时候最常说的话,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在我的家族里,大概从我算起正好是十代以前,曾经有一个勇敢的水手决定去走一条遥远的航线,从东方的蓝地群岛绕过北部的海角,到…… 继续阅读 “钟楼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