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显示: 1 - 10 的30 搜索结果

旧日展览

Ka, ta, ka, ta.

橙光微小微弱

飘着美丽故事们的开头

Lyat, las, lyat, las.

柴木由棕转黑

又在黑色裂缝中复活

Gat, da, gat, da.

箴言指针下

二十一点钟,魔法钟表的灯游

Ec, dyac, ec, dyac.

报纸铺开,酒杯

脚步声和衣服敞开的合奏

一楼屋顶

没有封闭住月光

也没有困住烟火气息

二楼窗外

栏杆稀疏着

听着远海的回音

他说他今天见到一条大鲸

却没有带着浪里的猎叉

她说她路过驻城街的花道

邂逅校园的…… 继续阅读 “旧日展览”

海波,*海波*

海波,海波
[萨莫夫]Donul Bigawan

我的面前,出现了一片宁静的海。

/

海洋并非总是最无情的。

海上的战争我们已经看多了。一把锋利的剑、一杆力度极大的箭、一柄长枪,在小范围内对一个人的微不足道的肉体造成可怕的伤害,或许直接将他们杀死,然后让他们随着沉船跌落海中。这种事情,每场战争都在发生着,在我们所临的这片混乱的海洋里,比比皆是。生前多么显赫、多么勇猛、多么智慧,都最终落入海洋这一角黑暗的象限,

…… 继续阅读 “海波,*海波*”

艳丽而深邃的涡旋 / 弗拜纳扎彩幻馆

缺失或不清晰的文字用黑色条块暂时标记。文中如遇删除线,原文如此。

这就是涡酒馆:小金灯下的对话是暖的,是带着各地旅者的香气的。远处是画,画后墙外的亮云被窗框住,又成了一幅画。画前四蕊淡,杯中七酿浓*。

*四蕊是一种轻度酒。七酿是形容烈酒的一个艺术化的统称,来自行浪制酒旗下的七款产品。

画作是鲥涡姐姐收藏的,她起初为行浪工作,后来为了自己拥有沙龙的理想从首都搬出,来到三面环海的弗拜纳扎。自那时起,我这位土…… 继续阅读 “艳丽而深邃的涡旋 / 弗拜纳扎彩幻馆”

Taedjakjo Maeki Existed, by Thelaeni Zaugaele; Taedjakjo Maeki Did Not Exist, by Haedi Hate

炉羽静约存在——晚陌织痕;炉羽静约不存在——螺岛林

2022

铜版纸,25.5″×16.5″

在渐歌时代早期的蓝地淑克艾镇曾经有着一位神秘的人物,叫做炉羽静约(Tāedjakjō Māeki)。传闻她是淑克艾钟楼少女小新岛帆的结友,也同样是一名钟楼少女;因病逝世后,帆依照她的模样制作了人偶来代替她。但是种种证据却表明,炉羽静约可能根本不存在,人偶只是帆依据她的想像制造的。蓝地作家晚…… 继续阅读 “Taedjakjo Maeki Existed, by Thelaeni Zaugaele; Taedjakjo Maeki Did Not Exist, by Haedi Hate”

四月末的微花

[蓝地]小玻坊 魔现

当年我还是一名为丝金商会做事务的契约家,每天代表东家拟定和签订各种各样的合同。我姓丝岛,丝金商会的领导者自然也姓丝岛,实际上,我正是商会旧老板的弟弟的孩子。

娜科雅市中心的商会会馆,当然现在我不想再提到它了,当时却是一座我在某个一年半载时间段里需要经常到访的二层楼长形建筑。这里每层楼都很高,视野很开,非常气派。我的住宅本在这儿附近,隔着一条路;但是因为拟定合同常常需要大量时间去研究…… 继续阅读 “四月末的微花”

九波海归来时

《九波海归来时》(Fjōmōhno He Nāke)是千理园早冰在19岁时出海返回后所作的[[散歌]]。

看到一枝蔷薇的盛放
Bjā zōli-tī thà nemīhjāze

首先看到在泥土舞蹈的香氛
Natjo bjā kagoh lùfēhi tē

看到一轮太阳的升起
Bjā gohtōh-tī thà zjelānje

首先看到在天空传染的巾白①
Natjo bjā thègoh mòljaedā fē

走出属于我的甲板
Hjòh djāe n…… 继续阅读 “九波海归来时”

不要爱上一位普通的神女

[蓝地]寻方 月泽

朋友突然找到我想给我讲一个从家里翻出来的小故事。当时我还在字模雕刻坊做工,做到这个月的第一百四十五个字,刚下班,被他拉到街上。

我问他,这个月也快尾了,都没见着找我,怎么今天突然心急火燎了?

他说:“我今天又翻出一个故事来。我想给你讲讲。”

我的这位朋友总能在家里找出许多久远的词话。不知道今天是什么题材。

听他讲,这还是在涤明年间,娜科雅议院北小街坊牌楼里有家未结的十六岁女孩,名叫客岛芙,…… 继续阅读 “不要爱上一位普通的神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