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二)

亚夜苏醒的时候,世界还在睡梦中。她的眼睛起初是冰冷的银白色。

身边的水雾因她的起身而飞散开来,有些幻化成絮,在水中划过。聚满星光的水脉因它们的触碰而泛起闪烁的波纹,犹如烈酒上青红色的焰。

一切在亚夜眼中都是恍惚的,她不明白从何而来,要去往何处。星星们也不知道还要给予亚夜什么。无尽的记忆遗失在遥远的虚空,星星们只能看着她的身影逐渐朦胧。

彼时的岁月,漂浮的絮模糊了远方,又升起、汇聚成纯白的团。水脉的光辉与智慧融入它们,云鲸就诞生了——如海洋般伟岸,又像绒羽般轻盈。

新生的云鲸仿佛是喜悦的,就聚集到亚夜周围。鸣声簌簌流淌,拂过她的面颊与发梢。

亚夜便从梦中醒来了。她用指尖触碰着这些生灵,温暖从它们的身体里流出。亚夜的心是喜悦的,清澈的泪珠淌落在云鲸身上。从此,那些遥远未来的生灵们说,云鲸们的光芒也变得像亚夜一样温柔。

“是您孕育了我们。”云鲸说。水脉因它们而愈发温热。

亚夜看着自己的孩子,愈看愈是欣喜。她张开嘴唇,满溢的、慈爱的心情就化作静谧的风。那些风轻颤着,律动着,舞蹈在无边的水脉上。

那便是世界最初的歌声了,也再没有其他歌声比它还要细微与壮丽。那歌声仿佛给了黑夜无尽的岁月,连古老的星辰也忘却了时间。那时的天空最为浩瀚。


云鲸们随着歌声远去了,而繁星也终于知晓亚夜要去的地方。

它们让光明流淌下来,落到她的双瞳里,让亚夜在最黑暗浑浊的夜晚也能看见它们。于是那双眼睛也被染上了夜幕的色彩,一切静谧的光阴都汇聚在那里。

无尽的天宇绕着水面流转,将无数星轨洒落。那天空的倒影起初是明亮的,却又渐渐黯淡下去。繁星们留下的镜像变得愈发暗红,像是灰烬里挣扎的炭火,随时都要熄灭。

又不知过去了多久,那火光终究是熄灭了。水面上张开了无尽的深渊。

但亚夜的眼睛在黑暗里看得到更多。

她看到在遥远的倒影之下,褪去火焰的尘埃彼此吸引着聚集成团,直到有了宽阔的实体。那上面的世界冰冷而坚硬。

它是卑微的,但亚夜愈看又愈是向往,因为那是新生的土地。它不如星星明亮,不比这无尽的海洋永恒,但从热度积蓄的时候开始,它的流动就不曾停歇。正因如此,时间在那里才更加有意义,存在本身也变得珍贵。

这一切都让亚夜着迷。灰白、乌黑、浑黄的岩石,亦或是深蓝、翠绿、鲜红的结晶,沉眠于平原、山峰,亦或是显露在深谷——最终这一切都将不复存在,但又有新的事物会诞生。组成它们的,又是遥远过去的遗留物——不断将零碎而宏伟的记忆传递下去。

亚夜想要到那里去。她的双脚向往土地的依偎,她的双手渴望风的气息。但她又犹豫了:这里的星辰和云鲸是她无尽的陪伴,景色也不会随时间凋零。而在那个世界,亚夜预感到,一切安宁都不会持续太久。


不知在什么时候,亚夜熟知的,头顶永恒的景象突然改变了。

那是一颗来自天边的暗星。无论多么不起眼,它就像其他亿万颗星星一样,可被视作造物的奇迹。但很少有人惊叹它们在天空永恒的驻留,就像很少有人赞美水汇聚在海洋中。因为这是它们的诞生之所,如果没有变化的机缘,那是它们只该存在的地方。

而那颗星星却离开了天幕。

它拖着彩色的尾翼,穿过半边轮回的天空,一直落进亚夜身前的水影,落进水影里的黑暗,黑暗中的新土。

它会照亮那里吗?亚夜想象着,也跳进倒影中。长发上流溢的细碎的光,仿佛是与天宇最后的道别。

些许溅落的水花与她一同穿过灰烬般的云层,见到土地的全貌——索恩,就像它被后世的生命称作的那样,霎时从视野里展开,从此再不被忘却。

边境森林的西古萨

边境森林的西古萨

愿你在此寻到光辉。

推荐文章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