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黑的牺牲

~sueia qonqai fuula~

图文无关

“快点下来,姐姐接着你哟”
在熙攘的人群中她挣扎开保安的阻拦,向着一座起码有三十层高的大楼楼顶喊到,同时在摊开双手表示真的想接住的意思。
楼顶上的少女伫立在没有护栏的楼沿,虽然穿着华丽的衣服,但是她却单薄得只要一丝微风吹动便能把她吹到高楼大厦中的缝隙间,然后跌落地面……落到想要接住自己的姐姐身旁。
姐姐的出现却让她停下了哭泣,或者是说忘记了哭泣。
眼前只有清秀而干净的姐姐挤到人群的最前面。
为什么……
明明想轻生的少女心中顿时产生了许多疑问,但是又忘记了思考的内容。
楼下早已堆满的人群,除了她会露出灿烂的微笑外,她身后的保安以及看热闹的人却像集市般,渐渐远离自己的视野,变成一个无法理解的世界。
像白纸一样白皙的双手还是像青鸟般想远远地拥抱站在楼顶的自己,只不过在她的指间,轻轻地夹着一根正在指向地面的拐杖?
“小宋!”
突然,少女身后传来悲壮的声音。
“是我们对不起你,请原谅我,以后有节目我都会第一时间与你商量,好吗?”
是小宋的经纪人,不过对于小宋来说已经无所谓了。
“这次的事件我们会赔偿你一笔巨款的,请不要这样对自己好吗,你还有希望!”
小宋没有理会身后那群慢慢接近自己想把自己从楼的边沿拉回来的人。
她转过头来继续看着刚才在喊自己的姐姐。
这时一个粗壮的男性把姐姐拉进了人群里面,应该是她的父亲不让她涉入此事。
姐姐虽然一开始不情愿的样子,但是下一秒她已经扭头跟着父亲挤入人群中,小宋看着她昙花般的身影在人群中画着越描越远的弧线。
还好除了雪白的披肩还有若隐若现的拐杖牵着小宋的视线离开遮蔽了一半太阳的高楼。
“小宋,你有什么要求我们满足你的…”
身后的人群还在哀嚎,同时也在慢慢靠近小宋。
就在经纪人就快要抱住小宋的那一刻,小宋转身向楼梯口跑去。她已经记住了姐姐离去视野的方向,在银栖般的大厦之外,与太阳融为一体的黄土房群之中。


像自己大哭一场后碰巧看到了能够瞬间吸引自己的电影,妈妈过来把电视遥控器拿走了,不甘心又怀着一股执念地想把电影看完。
心中还形成不了问题,只有一股渴望把自己看到的曲线重新描绘出来。不会再考虑时间,不会再考虑方法,仅凭心中只剩下一丝的印象,拿起不再是画笔模样的画笔,用力雕刻。
终于逃离了人群的小宋,跟着记忆中姐姐离去的踪迹跑到了与自己所住高楼大厦格格不入的城中村。
她没有把刚才还在上演的戏服脱下,碎石和沙砾随着匆忙的步伐渗入小宋的布鞋中。
银白的长发,坚定而惋惜的眼神就是融入到眼前的黄沙中,慢下脚步来,或许在哪间散发出阴凉的小屋子几看到熟悉的身影。
在还没铺上水泥的黄泥道上,小宋走了很久,看着一排排宁静而灌注生命的矮房,都有可能蕴藏着那位温柔的姐姐。
小宋迷茫了。
不知道是不是干涸的阳光让她停下了脚步。
她在哪?
扶着脚跟已经蔓延了青苔的墙壁,正当小宋想放弃寻找时,微弱的谈话声从她身旁的屋子里传了出来。
“si hase lalp ha Nei wis nanmun le ni”
是她的声音。
“le si ha kblp qioha Nai dea”
踮起脚尖,在已经褪了色的墙壁旁匍匐着,再跨一大步,就是由矮到胸前的铁栅栏改成的门口。
“le si ha nn min……”
半开敞的铁栅栏里面传来幽幽的光线,能隐隐约约看到里面的是一个温凉的大厅以及坐在桌前的姐姐还有比她高大半个身子的“父亲”。
她说着小宋似乎能听懂但又不能真正听懂的语言,从语气来推测,是姐姐在指责父亲。
父亲一边点头称是,一边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她。
画完一副繁花似锦的画后栖息的“拐杖”靠在姐姐的身边,说不定姐姐再次心血来潮拿起它,继续寻找更多有趣的故事。
宛如内心被安抚了一般,小宋默默地落泪。收起在不知不觉中向前倾的身子,不忍心自己像散花一样打扰这份清静。
她知道,自己终归是影星,无论是公司的人还是社会记者,只要自己在这里多待一刻,大家就有找上来的可能。
怀着终于看完自己想看的电影后的满足感,小宋快步地离开了这里。

-*-*-*-*-*-*-*-*-*-*-*-*-*-*-*-*-*-*-*-*-*-*-*-*-*-*-*-*-*-*-*-*-

著名影星小宋跳楼自杀未遂,背后的原因竟然是受影视公司虐待?
隔天,新闻已经把事件写成了这样,在洁白少女的旁边那位壮大得很想自己父亲男子拿着新闻报纸皱起了眉头。
“很头疼,现在的新闻怎么能把这事件报道出来呢……”
“媒体都是这样啦,无论是躲在街头小巷的我们还是远在繁华之中的皇室,都只会流传这样的传言。”
少女刚拿起来男子给她泡好的茶,担心抓错茶杯手把似的身体微微前倾,秀丽的银白长发也跟着茶香凑到桌前。
“大叔,报纸上没有‘其他新闻’吧~”
被称呼男子大叔皱着的眉头更加浓重了,略带着生气的口气但传到少女耳边却变成抱怨地说,“很没礼貌耶,我才20岁……只有文字的新闻报纸上不会出现你的名字的啦。”
少女噗嗤地笑着,“这里的邻居都叫你大叔,我就跟着叫咯”
大叔叹了口气,表示接受了事实。
“唉,接下来想去哪里呢?”
她接过大叔递给她的“拐杖”站起来,小小的脑袋侧歪着似乎要计划等下要前往的是怎样五彩斑斓的景色。
“医院!”
最后一股脑地蹦出一个词汇,然后软下语调继续沉思。
“我看到了在病房前等待的女孩,我要过去‘接替’她……”
大叔托起头看着她,看着远方希望的瞳孔映射的景象,只有她知道。
也许是一份“预知未来”的能力,也许只是纯粹在脑海中拼成的构想。
“想去的话就去吧”
大叔像和风般和蔼地对少女笑着,不知道她还在看着远方的瞳孔能不能看得到。
就这样,在毫不起眼的房屋里一位“中年大叔”带着她的“宝贝女儿”般的少女再次出门了。

——《远二传》南极学院-saina sipa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