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1 层层梦境 五

外面节日气氛正浓,但是在我们的大楼里,一片紧张。

“已经十分显而易见了。泛系基地开始对咱们进行清理式打击,他们现在已经不外派那些四、五级的侦察兵了。看看数据,四眼人级数四十五,这个飞行员级数五十。这已经相当可怕了。”绒芯波雅一本正经地念着那些等级的数据。这些东西或许本不应该被量化。

但这突然让我想起绒芯波雅和楚拉伊与Toe的大对战。“想请问一下当年的Toe是多少级啊?”

“Toe?”我看到绒芯波雅的眼睛突然盯起来,让我有些害怕。“这是个应该被避讳的名字。”

我的确是说错话了,不该这样开门见山,但是关于这个人的确有十分多的谜团。算了,还是别提了。可是等到会议结束,绒芯波雅突然径直过来找到我:“你是不是翻了对战资料了?”

“是啊。编号五三二八一七的资料,写着在第二代时候你们的对战经过。我是对此十分好奇的……毕竟最近的一些事件与他的名字有关系。”看来我是真的不会修饰这些话啊。拿着史海钩沉出来的怪异资料当面诘问我们的队长,对上级的心惊胆战与对真相的渴求和恐惧交织在一起,使我心惊胆战。

“你要是真问起来,说实话,我们不敢保证他已经被消灭了。五三二八一七资料是咱们卡贡季城所有资料里少数几个隐藏或修改了一些内容的资料之一。Toe的能力无法用级数衡量,是因为所有见证过其最高能力的人都死了,导致资料始终空缺。在最后的大爆炸里,Toe的确消失了,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的死亡,资料不是我写的,那里那么写的原因,可能是……让我们能顺利招到新人吧。”

“那你之前看到布片上的字的时候,为什么不动声色啊……”

“因为你没有去问我。我就当做陈述一个名字了。虽然这名字代表着恐怖,但这就是现实。害怕,没用的。”

我还是问问别的吧。“那塔腊乌怎样了?他真是隐退民间了吗?还有……”

“是的,并且不在本层,具体的其他情况,我也不知道。”

“……还有那个和游丝认识的什么什么线呢?”

“他啊……有传闻说,他加入泛系基地了。”

啊?!呵,卡贡季城本来就缺人,他竟然……“为什么?”

“我哪知道啊。况且只是传闻。但是说到这里,我是要提醒你一句,千万别跟大街上那些帅气的男生轻易相处。据我所知,泛系基地没有一个女的,全是身材和颜值特别好的那种男子,你要是被他们骗过去的话,……”

啥?

“我是男孩子啊喂!”“啊?”

我去,两三年了啊咱们。看来,他们已经彻底忘记了我的头发、小纱裙和鞋子之后的真正本体了,……话说也还没有人看到过我啥都不穿吧……

“哦……我总是忘掉……”哈哈,绒芯波雅慌了,看惯了正经样子,太可爱了她。

“好吧。可是我还是想和你讨论最后一件事,……我总感觉那个Tora有点奇怪。”

/

“啊……Bon mana……”

不想起床。

通过挂在屋顶的一面斜镜子,我在我温暖舒服又小巧玲珑的储存球里也能看到窗外的一切。我看到索奇吉娜和神物子江开着一辆拖车出去采购生活必需品去了。拖车本身不大,后面拖着八个在地上直接滚动的浑圆的大铁球,就像是行走在大街上的一串巨型糖葫芦,咣当当的上了大马路。那些铁球就是用来装载货物的,可以装固体,也能装液体和处理过的气体。实际上,为了防止回来的时候由于质量过大造成铁球的磨损,在回程路上这些铁球是悬空起来的,不过还是会偶尔猛烈撞击地面。当然,这些也是德丽尔技术。

奇怪的设备,但是在层里这种奇怪的东西比比皆是。就拿我们大学城来说吧,主楼外面伸出一条将近三百米长的大走廊,走廊另一端缀着个大绿玻璃球——建筑本身不是德丽尔技术——那是电脑控制间。整个走廊和绿球完全悬空,没有任何柱子撑着。没办法,毕竟这是无限层空间,本来就很神奇。

在储存球后端的一个小空间里完成清洗程序后,我最终还是出来了,从我之前提到的滑道直接滑去大学实验室。啊,每次用这个滑道,底下都会聚集一些人看我滑过去……真是十分尴尬啊。

到了实验室大门了。前面一个光幕是扫描全身用的,我从那里走进去,门就给打开了。突然听到翻倒机械零件的声音,到底谁在零件库里啊,我一开门,竟然是一个晴天娃娃,但却想不起他的名字——那五个太像了。“Bon mana!这么早过来。来做机械的?”

“……是啊。”

你瞧瞧,晴天娃娃都开始自己做研究了。“那你……”

我没说完,他就飘掉了。我大约能看到他手里拿了一袋子零件,然后从门口的自动记录看,都是些小螺丝钉啊、弹簧、齿轮啥的,最大的也就指尖那么大。好好奇他要做什么,但是我还得搞实验,于是就索性发出了个小摄像头,之前总用的那个,跟着他飞回去。我看着他“呼”的悬空而回,两只伸出来的眼睛耷拉着——看他奇怪的模样,就知道晴天娃娃不是本层的人。他从一楼后门进去,顺着旋转楼梯悄无声息的到了三层。他看着两个同样的晴天娃娃。我记得这些晴天娃娃里有两个是雌性的,但是不记得是哪个。

我脱开抽屉,接上了实验电源。很多小灯倏地亮起来。

一边准备实验一般看着传回来的摄像。他们寒暄了一阵,我也没在意他们说啥,就看着那个把零件给了另外一个,后者上了四楼,找到一个贴着两张海报的门,拿眼睛敲了敲门——等会儿,贴了两张海报的门?然后听见:“啊,鹤多来了啊。”

啥?原来他们都记晴天娃娃的简称啊……不对这不是重点,我是说这是Maki姐的声音?!新贴了两张海报就不认得那个屋子了我。摄像头还是别进去了诶……

“啊,是我,我看看……我给她换一条吧,这里完全断掉了,说明书拿过来。”“好啊……记得别给转子说,他是要担心死的。”

What?

“Nico你先关机行吗?”

——滋滋——咔咔——滋啦!

“你这个前面的电线都断了。等会儿我给你接上,你这伤的还挺厉害的,你干啥去了?”“我和转子去游乐园打Boss去了。”“哦……”

咚咚咚,哒哒,咔。

“我试试开关启动。”

呜呜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呜呜。

“好了,转起来了。”

Maki姐你为什么不给我说啊……我是搞机械的拜托。

下午的时候,我去找她去了。“Nico怎样了?”

“啊?什么?”

“别装了啦。我路过时候看到啦!”

“呵,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你看到什么了?Nico才没有事呢。”

“是吗?——腿断掉了?在昨天的时候。”

她些许是看到我在用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眼神盯着她的眼看了。“啊……是吧……才没有呢!”

“Maki——Maki!”

“……”

“那,你真的没有受伤吗?”

“没有——难不成要我给你看?!”

“不是,我不是说非要去……这种事情不能瞒着啊……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我不是吓唬你。我进卡贡季城之前的时候是在咱们底下七层混的,我认识的个人在前一场战役里腿打伤了,但他好面子,不给别人说,别人就以为他没事儿,直到两个月后他被派去执行特殊任务,结果在——”

“他死了吗?”

我点点头。

“嘛,转子也是为我着想的啊……哼,我哪有那么容易就死掉的啊?!”

“你能别这么随便给自己立Flag行吗??我害怕。”

“好吧。没别的事了的话,我回去了。”

呃……她应该不知道我那故事是现编的。偷笑。但是!这种事情是可能会发生的啊。

突然绒芯波雅喊了一声:“快点,风舞、游丝和Tora就位,有人来了!”

/

听说是来了Boss了。可是我并不需要去,于是只好又在办公室里发呆。这次反层节可没给那些无良商家给骗了。我出门,从高大的栏杆缝隙往下看去,能隔着好几米高的中庭看到三层的暖光客厅。底下的人都坐在客厅里,聊着前几天的事情。真是太无聊了,尤其是神物子江和索奇吉娜载的大货又进门了,大家都在忙着搬运,呵呵,哪管我和Maki姐一直在楼上。她嘛……不是玩手机应该就是睡觉来着。那我就也眯一会儿吧。

结果醒来以后,出奇安静。安静的要死。我下了储存球,出门一看,却包括着Maki姐都在厅里,并且每个人脸上都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表情。

可能出事儿了,我急急忙忙下去,也不敢从厅中间穿飞,安安稳稳的走了楼梯。

从厅里一亮相,所有人瞄了我一眼,顿时觉得火辣辣的,却又把头低下了。我看到Tora站在一旁,Nico小机器人儿在给游丝喷一种蓝色的液体。我想问问旁的人,但又怕出声,只得听着一片大静,只有喷水雾——不,不是一般的水雾,那是喷在伤口上的——的声音。

“今天不怨你们……”绒芯波雅第一句话是这个。突然气氛就……我听到颤抖的声音,看到游丝埋着头。

“……早知道的话应该让更多的人去就好了,谁知道这一次的Boss就是那布条上写的Al……风舞的话,已经尽力了。”

风舞……是死了吗?!!语气比较像……

“那么,明天准备一下开战后总结。”绒芯波雅说,然后转头瞥到我:“转子,划掉她吧。”

我知道这句话啥意思的。绒芯波雅迟疑着把呆毛笔拔下来,递给我,仿佛没有力气似的;我接过来,飞跑上楼去,从书架子上翻出一张装饰着金色花边的名单。我浏览了一下,上面已经是前任和再前任划掉的一片片的名字……我沿着这个表格往后看,虽然不认识他们,但是突然间,就感觉一个一个的活生生的生命与故事,被一条褪了色的红笔给咔的一下截止了。可是啊,面对这种事情,也不知道如何去伤心,也不会哭出来,是我和他根本就不熟悉的原因吗,但是……

风舞的名字找着了。这是一个缥缈的名字,我和他现在还不算互相熟悉。但当我拿出那根纤细的笔,“刺啦”一下之时,新的鲜红便刺痛双眼。

……

突然发现,其他的人……重要的朋友……以及她……都在这个表上。

然后意识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在身边!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