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1 层层梦境 七

今天虽说没事儿干,大下午的却非得被拉过去下棋。看来他们已经闲到极点了。我本来还计划着下午做点儿自己的东西,没办法,一屋子的人都在那儿,楚拉伊已经占据主位一段时间了。

还差着一层楼,就听到他们兴奋的大嗓门:“好,跳——跳——跳——跳——跳!我回来嘞,哎哈哈。”隔着楼板,我看到楚拉伊一波操作,把对面的又赶了下去。

“我给你说,”楚拉伊炫耀着,并且“给”这个字读的特别像“gay”,“我已经在这个地方挑战了半个队的人了。哎哎,转子,你来不?”

“行吧。”我坐过去,发现凳子上我看不到棋盘,就又站起来。旁边一排晴天娃娃守着,弄得跟百鬼夜行似的,搞得我莫名紧张;哈哈,Maki姐你实在是太可爱了,你在假装看手机,你明明看着我!!好吧,那你们一直在玩啥啊?跳棋?那你先开始吧,楚拉伊,……哎?人呢?

“楚拉伊下来!”“好了我知道了!”

楼梯间里的声音,前一句一听就是绒芯波雅喊的。得,沉迷娱乐被他的学霸妹妹发现。那就……子江你来?好吧。当然我是不会放过楼底下的声音的。我把左边的玻璃珠子移出一格来。

底下有翻纸和操作望远镜的声音。“你确定是他们?”我听见楚拉伊问道。瞥见棋盘,我又把一个棋子移了一格。对面已经拿起珠子蹦了。两回合后,我再前移一格,占据棋盘中心。

“跳——跳——跳。”神物子江的声线还行。我棋跳到对面去了。

底下又传来声音。“……没错就是。”“下一步?”

我已经进对方四个棋子了。我看着神物子江有些皱眉。但忽然听到绒芯波雅的声音:“子江,下来——”

为什么和我下棋的人都走了啊?!哼。那琳流娴啊,你来不来?

“我怎么玩这个?要用眼睛拿棋子儿吗?”他的声音不知道从哪儿发出来的,像是眼睛的根部。

哦对也是。那——Maki姐?

“我要去睡午觉去。”

“真的吗?”一看就是装的。

“好吧好吧,来来来!”她缓缓走过来。

刚坐下,却发现了异常。我的裙子什么时候被刮破了的??无奈,得回到我的房间取针线包,结果到窗口旁的柜子里,踩着梯子去拿丝线的时候,却瞄见窗外的不对。远处好像十分骚乱。没错,就在城门外有个集市的后面,那有两栋楼,一栋顶上是倒圆台形的火锅店,另一边是它的厨房——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厨房为什么会这么大,看起来比店面本身还要高大。那火锅店我是去过的,地形极其复杂。

这些不会是……泛系基地的人吧?那神物子江……原来是要去治治那些人去了。一个月一来第一次。他们可是得小心点啊,Al在这一层哪。

“Maki姐,来看。”我赶紧把她也叫了上来。

底下有几个人出来了。我们的人,我看着神物子江的小短格子裙了,还有三个新人,星环带路。星环是照例打远程的,跑到旁边的房子上,看了一下,能正好瞄住发生了混乱的位置。

嘈杂里,飞出两辆飞车来!我在四十米高的楼层看着远处的战斗进程突然随着这两辆车的速度而加快了。篍纳里斯和Dymole忽然定住了,很快就瞅见旁边一台摩托车,骑上去,车旁窜出两发发动机来,领着她们直接上了空中,画了个圈,停在火锅店的楼顶,又看到两辆车也伸出了两个大筒子,倏地一下窜上去了也,开始散射飞弹,打的地面的一堆看事儿的人措手不及!

可恶!躲开啊你们!

千落雨织提着一把枪,和神物子江一起找了个水果摊后面蹲下,看着车飞来了,速往上射!我在这楼顶就有马上冲过去拿加特林怼爆那两辆破车的冲动,但很显然绒芯波雅并没让我这么做。凑合着看了,就当看电影了。

看着了没有,我就知道那头车能被围,后面摩托挡住了,前面被篍纳里斯拿口红划了四道,谁穿过去谁死了就。阵势已经有了。星环已经开始瞄准了,“嗖——哒!咣!”,前车发动机给打了,慌忙中里面的人跳出来。车炸了。跳下来里面的人就跑楼里,那个火锅店的楼,呃好像又从后面出来了……后面……我去,Dymole你小心点!!擦了一下,摔了一地火花,看那车却不着急,迂回了个圈直接冲来!Dymole你快点往左转!往左转啊!就在快撞上的时候,那车后面发动机炸了!一看就是星环的杰作。

两辆车都砸地上了。人站出来,我看着他们都瘦瘦的,一个人米色头发红黑格子装,提着长刀,另一个人是棕色的短发,戴着个眼镜,倒是挺像Al在天然呆时候的状态的……等等,星环你后面有人!第三个!他好像听见了一样,用难以想象的速度转过身去,就在那个人即将要把他的枪对准他的时候飞身一脚干下楼底去了,接着就是一顿光束,楼挡着我也看不见他用了什么光,反正招招致人死命。不是,后面还有人!你们俩!后面又是两辆车直接撞过来,摩托车侧发动机直接给弄炸了!我去,你们俩……干着急也没用我,我看着她们掉地上了,却都双脚落地,赶快摆好了架势。

“下楼去吧。”Maki姐说。她应该在想着,需要帮助的时候能尽快出援手。我同意了,和她又站到三楼的窗边,这个高度她能立即跳下去而不伤着。

我们刚站定,中间泛系基地的人突然就散开了。星环从楼那边上来,一见这情况就比划了几下,还肯定是喊了命令,只不过我这儿听不见。我看着她们两个摩托车扔一边,跑向我们这边来了。星环还在那儿,倒是从梯子上了更高的地方,找了一个带屋顶的棚子并且藏在里面,千落雨织和神物子江往左边去,并且走了十几米以后分头行动,看来是去抓那两个没车的人。一会各自就跑出了窗户,看不见了。真是在我眼皮底下干仗却一点办法没有。

“现在战况还算稳定。”Maki说。我都心提到嗓子眼了好不好!

她突然开始打量我。“你衣服破了?”

眼尖啊。“那我先上去处理处理?”

“去呗。”

我离开窗户,重新飞上去找线,这样弯在钩针上导进便携缝纫机。我坐在地上,裙摆铺开来,咔嚓咔嚓赶紧完成这项工作,站起来看到桌子,却发现上边物件的排列顺序稍稍被打乱了,压了个什么东西。我拿出来一看,是一张画着小花边的纸,正面是一种特殊却漂亮的字体,以至于我第一次判断不了她——应该是她——写的是什么。

“祝你脱单成功哦☆★>_^!!”

谁啊这么关——不,你咋知道的?还画个小表情。落款:Chyunalis。

Chyu……篍纳里斯?

我看到两个人影在窗前飞过,对了外面还在打,我把这小纸条塞进书里就下去看,主要是看大家的对战情况。我去的时候,星环刚又发射光束,好像立即就把一人消灭,因为我看到他的目标那里有血迹。再往左看,等等,……Dymole在那个地方,篍纳里斯和千落雨织到一起去了,感觉到十分吃力,或许是有一个受伤了,然后我看到神物子江拿着枪奔至左侧我看不到的位置。接着就是听到那里的激烈开火,星环在瞄准,可是又收了回去。还没有人发现他,但是左边……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以至于我这里都能够听到,苦于我看不到发生了什么,急忙下楼到大窗户前,……子江被打中了啊!……她在草丛里倚着旁边超市放货栏的墙,扶着胳膊,地上好一摊血;Dymole和篍纳里斯一边盯着后面一边与两个Boss胶着战,我看到星环拿暗影束封住一个;千落雨织在她的旁边给她检查。对啊好像她也是被许可的医治者,可是还想再确定一下,Maki姐! Maki姐,我问你个事儿,……哦OK,可是你看,我感觉她有些太慢了啊……没错,令人慌张的慢。她去问队长能否出Nico,然后波雅和两个晴天娃娃又跑上来看了。千落雨织的包扎看起来已经完成,刚才被星环瞄准的那个,正趴在地上冒烟。我们几个就这样守在前面看几十或几百米以外的战斗。

那最后一个呢?等会儿,米色头发穿黑红格子,拿长刀在树后面瞄着人嘞!星环你能看到他吗?不对那儿给挡住了,——我突然看到那人的长刀一松一甩,瞬间散成一节一节的,跟条大长链子似的甩飞过去,刺过千落雨织和神物子江的中间,两个人一慌,长链的一节直接扎进了子江的身子里啦!!

你们都没看到吗?

Maki姐显然是看着了,帽子飞出去了,星环这时候才看见房子贴边有人,先打了小光束啥的,然而关注不了那儿了,Nico已经跑到跟前。那人的刀链散了,有一节扎透了子江,并且千落雨织的胳膊也是血流不止;那边的几个人正都在帮忙。

子江她躺在角落里,已经一大摊血了,天哪,你不能死啊绝对不能,我还没大来得及和你交流,好吧三年都没和你说过话是我错了。我看到Nico弄出各种设备检查,小心翼翼放上旁边的架子。她真的就像一个什么瓶子碎了一样不断的淌血。不啊,——不要。Nico喷凝固水雾,可是好像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那根刀链的一部分至少得像一把建筑绘图三角尺一样大,即使拔出来,她应该也受不了了。我瞥了一下右边,篍纳里斯和星环前后把那罪魁祸首给穿了心,Dymole跑过去拿起枪来疯了般把那个人打成筛子。但是这要是你打一枪能给子江愈合的话你使劲打啊,如果你能让她复活的话,……她和风舞不一样啊……我这次是看到了啊……Maki姐!!你为什么不让你的Nico早点过去啊?!!好吧没啥关系,该是这样还是这样,你已经尽力了。Nico用一种带屏幕的什么东西做最后的测试。子江她已经全身没有血色了,细细的手松垂下来。

Nico最终收了设备离开了。旁边的两人一路跌撞着跑到她的旁边……千落雨织在接受Nico的包扎。我尽量不去想这事儿。

他们回来以后,波雅大姐向我示意,我就跑到楼上翻出名单纸来,狠狠划掉名字,几乎不带反应时间的那种。

大喘气中,就像我身临其境。

一个小时以前还跟我谈笑风生来着。

我不想再下楼,看了看表,钻进那个球里去。门却一直开着,等到大约一两个小时以后,我微微睁了眼,Maki姐在门口,一直注视着我。“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但是我房间很脏乱,你需要适应一下。”

她说没有关系的,关上门,走到我的储存球之前并坐在我的身边——具体地说,是坐在桌子上。一会儿后,竟然响起一段轻柔的弦乐曲。哇,你……

“转子不要动,安稳的听就好。我希望我能弥补一下,……”

“都说了不是你和Nico的错了。”

“可是……不要动啦,转子。”

我往我的左后方向瞥了一眼,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不要我动——她在拿我的储存球的那十几根吊绳弹奏呢。啊,我的房间有乐器啊,吊绳的确是从破吉他上卸下来的当时怕崩断特意一边弄了十几根,……天哪,……那你的音有调过?……

隐隐约约的,好像又有几个小时过去了。好吧,Maki姐你又睡着了,我又没法出去了。可是我好像听到外面有热烈讨论的声音,尤其是听到了游丝那个尖嗓子,好像在讨论什么晚上的问题,并且我在一堆听不清的话里,听出了“上接线”三个字。怎么那么熟悉呢,还听绒芯波雅说过。想下去出看,可是不忍心打扰她,对了,我偷偷打开储存球舱门,露一个小缝,放了个摄像机出去。这下能听到了。

第一句话就是:“晚上,上接线要来本层。”

等会儿?我想想,他上接线不是你——你的亲戚吗?我没记错的话,是创立分级制度的那个?哦对,想起来了,应该是他以前的朋友。

“那我们需要去吗?”这是绒芯波雅的声音。

“不用,我一个人,应付的来。”“可是他毕竟是经过泛系基地训练过的啊。”

啥,泛系基地层??!

之前绒芯波雅的猜测是真的!个叛徒。

“咱的训练也不错,无需怕他。明天我们的交会地点,在特拉达依。”

哦,那个地方。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