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2 世界改写 十三

“吱吱吱吱~哒哒哒!呜噜噜噜噜~”

我身边充斥着自动螺丝刀、电锯、三维打印机等维修机械的声音。我躺在一个有格子的床上,——不如说是一个工具台上,腿与身子完全分开,被拿出的一堆零件散落四周。往上看是Luis,这位带八角形徽章发夹的紫头发姐姐;右边是Maki,正在阅读一份说明;在后面还有一个好像不认识的穿丝绸衣服的女孩儿,她在整理其他的材料,那丝绸布料隐约映着黄昏的光线,煞是好看。旁边是层层叠叠的透明屏幕,显示着许多像是图纸的东西。窗外是这球形大型战车——我试着回忆那个陌生的单词,Il……但很显然,我已经从第三个字母把它忘掉了——的内部“天际线”,再往外,是这个叫做Sma——Norien的地方的神秘的日落。

这是我们在离泛系基地层最远的这个层的第四天。第二天的时候,绒芯波雅从反层来到这里。对于那个世界的人来说,她死了。根据Maki的“这层是原无限层时间速度的十五分之一”理论,绒芯波雅没坚持多长时间。她下来以后就给我说,说原无限层的星环啊晴天娃娃啥的已经被楚拉伊的时空泡护送回去了,估计不准备——当然也应该没有机会来反层了,可能另有派别。唉,认识三年的朋友们最后也还是分开了,想必卡贡季城已经空无一人。另外Luis也给我说过,掌管名字、会议记录啦这些事务还是我来去做,不过现在节骨眼是要给我升级。

Maki的双手还是如此的柔顺灵巧——应该是工具,她的机械臂上除了隐藏了个大型轮锯以外,还加藏了各种小的工具,就像一个移动的工具箱一样。对了说起她,前几天我把Nico的设计图交给了Luis看,她说可以复刻,于是现在Maki的帽子又回来啦。

门外有脚步声。我想转头去看是否有人来了。

“别动。”Maki念道,眼睛盯着下方。

“好吧。还有多久啊……”

“快了。十几分钟吧。”

“哦。”

“真是的,Maki这么细心的为你去修理,你还不耐烦。”Luis说道。

“好吧,对不起。”我重新趴回原来的状态。

过了两分钟受不了了。那一行人大摇大摆,有说有笑,沿着我们修理间外边那个铁楼梯噔噔噔爬上去了。我寻思这再往上就是这个城市最高的地方了,那儿可是个赏景最佳去处。这个什么Norien的地方的日落景观,据传闻是相当壮观的,可惜我这边层层叠叠的东西挡着,只能看到一个被影子切碎的窗户外边有些光线照进来。三分钟,我竟然听到了下午茶机器人的声音——那个带着四五十个轮子永远不会翻倒的小机器人,此刻正背着一堆小蛋糕沿着墙垂直向上,我看到它了。

这是要开Party啊!啊啊!!这时候的我却被关在这里,……还好有Maki和Luis在身边。

“别动!!”Maki念道,眼睛仍然盯着下方。

“这回还有多久啊……”

“快了。五分钟吧。”

“你总是说快了快了……”

“你要再这样的话我和Maki把你撂在这儿自己上去了啊。我们也想上去玩,这城市主要人员大家都认识,谁不想去呢?”Luis显然对我有些不耐烦。对不起——我默念。

楼上阵阵喧哗。我还听见了除了汉语简语以外的各种其他语言,但是我不确定是哪一些。

好消息,Maki开始往回组装了。那一块一共有二百三十九个零件,我能感觉到她开始安装第一个了。

啊啊。

快点——

二百二十五,二百二十六,……二百三十八,三十九!完事儿了!我可以下来了吗?

“可以啦,不容易啊小转子。”Luis说道,眼睛眯成一条缝。

我们几个也赶紧扒着扶梯往上跑,上去以后看到十来号人,好不热闹:最高的一定是游丝,然后我认识的绒芯波雅、Dymole、篍纳里斯、风舞也在——他们都回来了;前几天见面会短暂见了一面的宿叶束波——那个小钢珠组成的人——在唱卡拉OK。其他几个人有些不识了,看到有一个束着半丸子发型、穿裙子的女孩,脸上贴着个创可贴,靠着篱笆看风景;有一个穿着像是有限层东南亚那边的衣服的男生带着一个同样的风格的女孩儿;还有一个,哇啊,大波,啊啊,……对看到这个,突然想到这些宿叶束波都曾经跟我们介绍过啊。呃,只不过他当时使用了种他们那里的奇奇怪怪声调语言,被旁边的一个人翻译成简语,再被Maki翻译成汉语,到我耳朵里边的时候,可能就不是原来的意思了。

我还是小心翼翼的融入进去了。虽然都介绍过,但我还是得不断问Maki他们都是谁。

“诶,Maki!转子!”后面我认识的几个人好不容易从人堆里发现了我们,向我招手呢。我和Maki赶紧跑过去,“你们也好啊,……你们这是有什么活动吗?”

“对啊,呃……一开始是叫做‘誓师会’来着。结果后来就变成这个样子了。”篍纳里斯说道。

“什么誓师会?是要重征泛系基地的?”

“呃,是明天演练的誓师会。”

“演练?演练什么?”

“去什么Gothaya森林,在我们底下的若干层的一个位置。整个Gothaya层——好像说的就是无限层人心目中一个比较普遍的反层的形象——有各种神物怪物出没,说白了就是去刷级,好以后真正应对未来的强大敌人。”

搞得什么玩意儿啊。“这种东西,真的有用吗?”

“我不知道,是Luis说的。”

好吧。那她既然这么说,我就觉得有道理吧。呀哈,有蛋糕!我看到了,在左边,就在风舞的腿旁边。我正要跑过去,竟然被Maki抓住后领提起来了,搞什么……“我不是给你说过刚修理完不能吃这种东西吗??”

“啊,你做过修理了?”旁边的Dymole放下了擎着的手机,打量了我一下。我还是那套装扮啊,外边有没有什么变化,不过为什么你们在笑啊,我被提起来的样子有这么好笑吗?

“没什么,可爱啦。”她眯缝着眼,刘海笑得一晃一晃的。

“那Maki为了补偿你可以做点什么吗?”

“我啊。我就抱抱你吧。”

Maki把我拎到肩上,让我使劲抓住她。我听她喊,“Luis, prime mi vade fere li vola per breve tempo!(Luis,让我先带他飞一会儿!)”然后右脚一蹬地,蹭的一下跳出了顶楼的栏杆,在空中飞了几秒钟,又钻进底下的林荫,再一脚蹬向空中,飞向了一个广告牌。可是我发现这个飞行轨迹有点偏啊……“Maki!你没对准!”“没事啦,”她腾出右手来伸出一条不锈钢质感的机械条,紧紧绑在广告牌的钢架上,然后往右一拉,站到了钢铁架子上,“……这才是整个城市内部最高的地方。”

哇啊,这里的确如此。房顶的人们离这里也有十几米远。Maki一只手抱着我,另一只手上的铁腕缠住钢架。我看到底下的人纷纷举起手机摄像,有个人拿出一个手指在画圈,好像这就能拍下照片来了一样;还有个人搬出了一个巨大的“炮筒”——我都能在那巨大的镜片上看到我的倒影了!虽然这是个有爱的场面但是……

“Inga-ev! Evann!(不要动!别动!)”

你说什么?说中文!噗!给我把画架收起来!这一切也太无厘头了。那我怎么办呢,Maki一动不动,像个雕像一样,并且还不放我出去。我只好去关心这个广告牌和底下的城市,一共有三十层的高架路,最顶层的道路上有一百三十六盏路灯。他们所站的四边形的最高平台在我们修理室顶上,旁边有一个小的卡贡季城标志——对就是那个,我前几天刚来这里的时候看到的,说明底下左侧是大门;标志所在的墙面的右面的墙面安放着斜插进树丛的楼梯,我走过几次,底下还有一大长段。往下是斜坡屋顶,墙面围绕着欧洲风格的窗户;再往下就开始有高架路和树丛了,隐隐约约的能看见几幢风格各异的建筑的顶部,它们有哥特式的,有尖三角的,也有现代样式的。从我的印象来看,这些建筑的最下部都是连在一起的。我还注意到在这包裹这个城市的长蛋形巨大球壳的内壁上从下到上攀附着那些细长型的建筑物——我在外面也注意到了——透明的壳就像是从它们那里长出来的一样。这些建筑物都不大,有些楼梯我也能看清楚。我突然想到Luis好像在前几天说过整个城市是由两部分组成的,一个是截面像是“凸”字的发动机和战备区,在底部,一个是和这形状相嵌的我现在在的生活区。凸字形的凸起部分的上面建造了这个小的卡贡季城总部,附近围绕了一些其他的设施,这个城市就成了。它从外边看就是一个完整的长蛋形,下边像钢铁,上边像玻璃,都是坚硬无比的未知材料,好像Luis说在刚才修理我的过程中,把无限层用的老材料也用这种材料翻新了一遍,说我现在没有那么容易就坏掉了。

“Maki?刚才底下那人喊的什么啊?”我问Maki。

“那是Sma Norien语,意思就是让你别动。”

“woc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么多的啊。”

“这种东西,不很快就了解了吗。这个画画的女孩叫做卡莲珊娜,本地人——呃因为我们在她的层。我们给你介绍过了,可惜你没听。”

哦她就是半丸子头。我知道了。“后面那个棕色短发女孩儿是阿扎尔人梅莎,看起来很年轻的,实际上和星环一样,你知道的,在这层已经年岁很大了。”

“原来修理室那个女孩儿就是她啊。”

“对啊,现在她是搞一些医疗维修方面的工作的。你再看在右边看她画画的那个,那个是来自Engatoria je Kyiexitah的Apetothy-Tifie。她啊,……”

“等等你慢点说,什么玩意儿?”

“Kyiexitah的Tifie。这个地方是塔腊乌制造机生成的。”

“那是啥来着——”“世界制造机。”

我突然想起来,我曾经听说过这种东西。没想到它们都是现实存在的啊。“怪不得啊,波这么大,原来都是自己设定的,早知道我也要去用这个什么世界制造机去制造临时世界。还有吗?”

“你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Maki盯着我。

“噫!不敢不敢。”

“嗯。最左边的宿叶束波你应该是认识的。他的旁边,是Kibi和若泉,是在旁边建筑的研究员,我时常拜访他们的。——话说你怎么不叫我Maki‘姐’了?”

“啊?我——可以省略一个音节吧或许——”

“Ta! Atta-dhe!(好了!可以动了!)”底下那个画画的女孩儿比了个OK的手势。Maki松开了她的铁腕,飞了下去,踏在那长方形平台的一个空地上,扬起来的冲击波把绒芯波雅手里的蛋糕吹了出去。

“Mae! Djā kāefede!(啊!对不起。)”“Nae.(没事儿的。)”

“……你又在说什么啊。”

“绒芯波雅是蓝地人啊,她说蓝地语的,你不知道?”

“又有新的地名??我总算知道这里为什么一个餐厅菜单都要写十种语言了。”

“要不然Luis发明了简语嘛。”

“可是简语不都是英语……什么的词吗。”

“什么英语,……它是严格从有限层世界里数个语言里挑词根出来造成单词,并且一开始主要给有限层的人用的。当然我们无限层……虽然大家也都不说除了汉语以外的有限层的语言,但毕竟简语的语法比我们什么这些的语法都简单的多,学起来容易,也就变成交流媒介了。进我们这个地方也好,还是在反层进卡贡季城也罢,这都是必须要有的技能。”

“可我看现在大家不都在说汉语吗,把汉语搞成交流媒介不就成了吗。”

“你啊,你还是记性太烂了,咱们在卡贡季城的时候,风舞和索奇吉娜不都不会说汉语——尤其是索奇吉娜,这个只会德丽尔语的小子,好像和星环楚拉伊他们走了。不过我们这儿也有说德丽尔语的。绒芯波雅和宿叶束波母语都是蓝地语,汉语是后学的。在这里的话,梅莎和大波Tifie也不会说汉语;Kibi和若泉虽然说的是汉语,但是他们说的是方言,你也绝对听不懂。所以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我们也凑过去看画。我看到Maki把在铁架子上,手里抱着我,啊,还是感觉羞耻的很——然而这画就像照片一样精致,但绝不是照片,它有一种独特的色彩;和星环也不是同种的写实风格,有一种莫名的感染力,而星环的图鉴式画风更倾向于严谨的表达一个外形而不留任何想象的余地。不管如何很难想像在十几分钟以内完成这样一个作品,太触了。我突然感觉自己一事无成,还整天摸鱼,真是罪该万死。观赏之余,Maki用牙签扎起一块蛋糕,刚要送进嘴里,她的礼服帽子上翻开一个口,一条细细的机械臂挥舞了一下,竟把蛋糕上的草莓抢走了。

“Nico!不要调皮。”她喊。

“哦哦对不起啦——”这一回这礼服帽子彻底变了模样,帽檐展开数十道小缝,分开的部件被里边的机械物件操纵着,变成一个细细的骨架人形跳了下来,最后打开了一个全息投影显示出了自己的外表——这和之前的那个Nico完全不一样,显然是先进多了。站到地上以后她也比原来高多了,竟然比我也高了,而且在投影的照射下,她再也不是那个简陋的机械人模样了。“哦,转子!我现在可以变成任何东西啦。”

“好啦Nico。话说这次调整以后啊,她比以前要活泛多了。”Maki伸手去拍拍她的头。

“喂!不行!”她娇嗔地闪躲开来。

太阳落下去了。大地变成了一种很深的蓝紫灰色,远处有几丛灯火,再近一点的地方有生物在嬉戏,踩得草地发出阵阵荧光。

“Si. Esque vos ja ben para por vade a Capa de Gothaya cras? Ci es tarde, que nos reveni.(嗯,对于明天去Gothaya层的事情,现在大家都准备好了吗?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Luis在场地中间说道。

“等等,C-RA-S,明天?”

Maki看我发出了离谱的疑问,赶来“关照”我:“对啊,早说了啊。你还在场来着。……你总是记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对真正的大事置之不理。真是的。”

大家星散,几个顺路的人还围在卡莲珊娜旁边询问作画技巧。倒是今天认识了一圈人,好高兴啊。

既然明天要去黑森林,那我自然要好好准备一下了,应该还可以顺便适应一下我的新的身体。

我跟着Maki走回房间。在这路上,我的确感受到自己的焕然一新,各个关节更加顺滑,也没有以前机械的各种毛病。房间锁钥和之前在大卡贡季城的锁钥是一样的,都是一个没有装饰的小片,只不过这回是固定在Maki的身上的——对了我也有一个,好像植进了我的手里。至于原先那个带屏幕的片片,Maki引Luis原话说可以不用了,但是我们还是把它留了下来,毕竟怪精致的。Maki伸出右手,手背上出来一个小亮光,上面伸出一个机械的条条,锁钥就挂在上面。她握住门把手的时候那个小圆片能正好碰到感应区,这个设计太精妙了,我要开门的话还得踮起脚来使劲用手去够那个感应位置。

进了门,布局也就像是之前把我的顶楼房间和Maki的房间放到一起去了,但是这个房间的颜色显然更舒服,淡淡的北欧蓝里又透着黄光,十分惬意。之前刚进去的时候,我们转着看了一下整个房间的布置,很显然中间的厅呈L形,伸出来的短端就是门厅,三个房间在一侧,两间卫生洗漱间在门厅一侧。我的房间和她的隔了一扇半透明的墙,床则是在一起,在第三个房间里。

我进了房间打开早已经准备在桌子上的电脑,植入之前的文件后,仔细看了Luis给我们发的Gothaya地图。然后,我又看了看我的大略图纸。看起来这一回我可以调出的轮子更大更快了,旁边的加特林也改成了电磁炮阵列。我继续往下翻,发现竟然还有多轮的变形设计,Luis真的是对我太好了!我赶紧给Maki看这激动人心的设计。

进屋的时候我看到Maki把所有的东西都翻出来了。她左手腕处有个钢的东西伸出来支撑着巨大箱子的顶板,左手本身撑着箱子;右手伸出三四个机械臂来,分别在归类一些物品,右手拿着一支笔在记录着什么。

看到我进来,她好像表现出很慌张的表情。

“你在干什么啊,你为什么有这么多东西啊。”

“啊啊转子……对不起让你看到了我的这种有点吓人的状态……这些都是第一次分发的时候我拿走的。我现在在整理呢。”

慌,我好像错亿了。“第一次分发是哪天啊,我咋没记着?”

“啊?你这问题问的像个新人,”Maki继续忙碌,“就是我们到这个城市介绍完成员以后,Luis领着我们到城市地下那个储存室领东西的时候啊。我们初来乍到,啥都没有,当然要过去拿啊。”

“……可以拿这么多的吗??”

“对啊。”

我隔着半透明的墙看了看我那少的可怜的家伙事儿。

“对了转子,现在我终于不用一天到晚顶着那套一样的衣服了。你看我搞了多少衣服回来!”她的右手的一根机械臂指了指一个墙角。我看到了……比我还高的一摞布料,仔细看去,都是高级的成衣,有一些像是野战部队的风格,有一些像是很轻薄的感觉。旁边是鞋子,什么样的都有,排列了大约一墙。唉,没办法啊,那酸透的柠檬只能生往嘴里恰。我说Maki啊,可不可以送我几件啊……啊不行,我穿上肯定过大了。

大约过了约莫一刻钟,她合上了箱子,那箱子自动钻进地板里去了,桌子从旁边的墙上落下来,一盏宜家PS 2014吊灯也像是长出来一般出现在屋顶。Maki提起一个箱子放在桌子上,顺了一下刘海,“你刚才要给我说啥来着?”

“我说我有多轮设计了啊。”我打开手机给她看。

“哇,正好,”她说,“等到去的时候你载着我就好啦。”

“呃这个嘛……”

“不喜欢吗?”

“喜欢倒是喜欢啦,我怎么会不喜欢呢……就是有了其他载荷以后行动的速度会慢一些。”

“那你就需要我这个了,”她打开箱子,里边放着一个圆环一样的东西。“我专门搞的推进器,给你用的哦!!”

咦,竟然早有准备?我拿起这个圆环,它很轻。“哇啊。”感觉好美妙。我把它的形状画进三维图纸里,“——像这样安在身上吗?”

“是的。”

“爱死你啦!那就这样啦。”我一跳,搂住她的肩头。

“喂喂喂,小心点儿啦——”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