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2 世界改写 二十一

我们都在实验室的时候,梅莎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话说,我们杀了那些泛系基地人,可是他们不会在相应反层复活吗?”

似乎这问题震慑力很大,顿时喧闹讨论的房间安静无声。

今天的实验室,除了宿叶束波、梅莎,我、Maki以外,Dymole、Kibi和Tifie也在。

“这……说实话我当年在大卡贡季城的时候,也没感觉到他们死后复生的迹象。”Dymole首先说。

“可是没感觉到不等于不存在。”我反驳。

“还是查查资料吧。幸亏今天Kibi在。”有人说。

我突然想到什么。“大卡贡季城好像有许多编号资料,不知这儿的档案里有没有?”

“Sou? Yeu ghou.(啥?有的。)”Kibi拿出手机来,似乎是要联系并没有过来的若泉。

一会儿过后,Luis和Sofia也挤进了这小实验室。她们俩看了看桌子上的大翅膀,那至少得有她们的身高的两倍长,或者是……我身高的三倍。她们又端详了一下金箭和弓,但是那个桌子太高,我无法看到全貌。

“Meng joh lei! Yeu su lei!(问到了!知道了!)”Kibi突然喊,像是有了结果。

“Tsy liau li deu dza wo?(资料里怎么讲?)”Maki忙上前问。然后我就听着他们一通对话,我觉得大约能听懂一点,但一长一快起来我便无能为力。

结束对话以后,Maki返回来便给大家说明:“没有问题的——我们查到了之前的调查资料了。里边记载的是,泛系基地的所有人,包括领头和男宠,因为获得了在层与反层同时活动的能力,丧失了复活能力。至于他们的怪物,那些都是泛系基地他们拿基因工程做的无智慧克隆体,所以自然没法做到反层复活。”她又想到了什么,顿了会儿便接着说:“说到这儿,实际上我们需要问一下大卡贡季城关于他们那里的对敌情况。”

“无智慧啊……”我听到有人嘀咕。

“好了好了,这下可以放心去打了!”实验室的气氛顿时变得轻松起来。宿叶束波开始讲解他在金箭人残骸和遗物上的发现。

但是我总觉得他们漏掉了什么,虽然我现在想不起来了……

/

离最底下的泛系基地层还有数十层。Luis把城市最顶上那个广告牌,就是原来Maki带着我“飞”上去的那个,改成了一个数字牌,上面写着我们离泛系基地人的层距离——可能是从老机械时钟里获得了灵感,故意把数字做成了那种看起来是翻页式的表盘样式,实际上却是屏幕显示出来的。

相关的战斗训练在前几天实际上就开始了。我们这下没法睡懒觉了。

每天早晨七点半,我们得顶着这层世界粉色的日出到中环公园做早操、跑步;长跑十分钟,然后拉到那个带着环形走廊的结实的训练室,一开始每两人给一个房间,后来索性合并到一起。我后来知道,底下那些一个一个的训练房间都是安在一个大轴上的,可以绕着中心筒拖来拖去,随意旋转合并,Luis就借此搞了一个特别大的房间。除此之外,各种各样的室外训练也是必不可少的——虽然,在球壳内部并不能说是真正的“室外”;当然也有相对应的出城实操,也会用到繁殖泡飞机。顺便一提,这几天的出城训练中,我们发现这一层实际上是有原住民的,只不过看起来却很像泛系基地的那些怪物。说不定他们正是来此寻找基因原料去制作这些怪物的。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还需要提防一下,因为他们很可能会再来。我有一回下去接触过这些原住民,发现他们只和我一样高,拥有初级文明,甚至有其语言。但我之后就懒得管他们了;Kibi、若泉和Maki却对此产生了兴趣,提前在iPad里搞了个带图画的PDF,每天早晨六点——这是日出开始的时间,他们随日出而醒来——仨人拿着,坐飞机下去,问一圈以后再在七点十五回来。就这样过了几天,他们竟然掌握了一些词汇,也给我说过一点,但其他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一个“德里阿斯”啥的词,意思是“天空人”,Maki说这词不仅指我们,还指泛系基地人。那么就实锤了。

/

从Luis把广告牌换成倒计数字开始,我们就把我们的城市调入了备战模式。但除了公园的一个很小的湖泊被抽干、城市里的鸟类都被关进了笼子以外,没有任何设施因备战关闭;进入备战模式的城市又增添了许多新的设备。首先是城市道路的透明球车在上次遭遇战后再次出现,并且摆放地更多了。像我之前说的,球车是德丽尔人的科技,最高能够在我们狭窄的道路上急行每小时百公里以上,虽然按照城市的规模,它完全无需这样的速度。然后我们的很多城市景观——包括街头悬挂的一些广告、标牌、路灯,树木,一些尤其是Tifie家那里容易掉落的建筑装饰,还有我们室内的各种生活设施——全部得到了加固。

这两天Luis和Sofia会去各个房间检查,我看到Maki也不得不把她所钟爱的“展翅冲天”的磁浮飞机模型放到了抽屉里。

进一步地,在几天后,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城市打开了它的备用发电机组和能源储存器。我曾经向Luis问过关于发电机的问题,她当时说的是备用机组围绕在主机组的四周,一共八个,如果全部打开将会给城市提供超过五六倍的能源,只不过这种东西在平常不太必要,又扰民,所以平日便不打开。而我现在听到了这种东西会持续在城市里发出一种“呜呜”的低沉声音,就像是四轮汽车发动的响声一样,虽说一开始睡不着觉,但是后来大家都习惯了这种大战斗前夕特有的背景音乐。并且,因为发电量增加,我们需要在平日尽量使用能源,以免超过储存器上限:这就造成开头几天不管在球壳之外的白天晚上,城市内部都是一片光明,我们睡觉都必须拉上好几层帘子才行,后来觉得会影响生物钟才重新设计了使用大量能源的昼夜轮换装置;但也有很多好处,比如备战区食堂终于开始24小时提供好像是3D打印的分子料理了。

每天的生活也似乎变得千篇一律起来:七点半起床,四十五分要到食堂吃早餐,在早晨的科目完成后可以进行繁殖泡飞机与其他各种飞行器的操纵训练——那些繁殖泡飞机终于有了充足的能源可供每天不间断使用了。不过中午吃完饭以后有好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一直到下午四点才有战术训练,到了晚上又是休息时间。

我们现在每天早晨就能聚齐战斗小组所有成员——我、Maki、Luis、Sofia、卡莲珊娜、宿叶束波,当然Nico有时会单独出现,以及Dymole、绒芯波雅、游丝、篍纳里斯、风舞等原来的卡贡季人。

话说起来,我们现在还没来得及好好回那个大卡贡季城看看呢,不知道他们的攻击会如何进行。之前Luis好像和那里通讯来着,据她的描述,好像是我们在全是海的那层的遭遇战的时候,他们同时阻击了敌人并且取得了一些胜利。但我不知道她说的“一些”是哪一些,如果卡贡季有人“战死”,那我们还得回原点层接他们——“原点层”是Luis对相对于卡贡季城所在层的反层的称呼,我们第一次来到反层都是在那里,导致那里甚至被Luis设了一个常驻办事处,专门用来接收在卡贡季——或者不如说整个相对于这个城市的“反层”——战死的人。那一层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只有格子地面,就像一个平坦的Minecraft世界一样;Luis还在那个世界设置了一种故意能够微微反映卡贡季那边世界的幕布效果,这才使得我刚来反层——啊不,我现在在的这个层,这些词真麻烦——的时候能够看到一些原世界的残留景象。不知道Luis出于什么目的设置这个,难道是为了让我们有个缓冲吗?这样的话这个效果也太阴间了吧。

说回正题。还有一些人现在是在后勤小组里的,比如Tifie和梅莎啥的,现在梅莎应该是组长,主要维护城市基础设施、服务器、球壳内环境操纵器等等一大堆事项,实际上我也有一个在里面的职位。梅莎不止一次给我们说过她想加入战斗组,但是自己又害怕会出什么差错,所以身份还处于游离状态。Luis应该也询问过她是否想参加训练什么的事情,当然也可能没有。直到今天,她没有来过训练。

我不禁又回想起了当时在大卡贡季的日子。说实话如果我当初早知道真有反层的存在,那可能我们的战术可以再生猛自信一些,可惜我们都不明就里,这样就导致了我们白白地在一次次战斗中留下心里阴影,再一个个痛苦地穿越。但转念一想,我觉得这是我们没有及时查阅更深的资料造成的,我们明明有档案室,可是缺少看书人。现在的大卡贡季城看起来是比当时好多了,各种设施也更加先进,并且还有星环楚拉伊等神级人物坐镇,这样的话,面对泛系基地全员袭来,他们至少比当年的我们更有胜算也更加勇敢。

可如果一切,包括这个城市,不是这样呢?

……算了别想这些了,不会发生的。来到这个城市的这么长时间,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强大的力量以及那种不一般的友情。Luis很有能力把握住一切,当然……她唯一控制不住的,应该就是她对Sofia的爱了吧。对了,说起Sofia,她应该也适应了这个城市的规则。虽然她现在没有展示她任何的威力,但我觉得——不如去“三天什么”那本小说以及漫画里看看好了。……或许她的能力,就是让人沉溺于她吗?

想远了。

/

今天一醒来,发现球壳内部的模拟环境没有正常的运作,一片漆黑,只有层层灯光照亮着环境;外界的真环境仍然是深夜。下意识从窗户瞥广告牌,发现已经翻到“21”了。我和Maki赶紧做完早晨的工作,各自在屋子里的两个自动设备上洗漱一番,乘坐电梯到达备战区附近的食堂。里边当然是灯火通明,大家都在忙着点餐,一片热闹繁忙。现在的食堂有一排显示屏,大家可以在上面订做分子料理,其中左数第一个是比较矮的,刚好给我用。

“这一层没有太阳,大家要格外小心一点。”Luis见到我们就说。

“……这层太有不确定性的话,那就赶紧到下一层嘛。”我在系统上确定食物风味的时候听见她旁边的Dymole说。

“我们的穿越都是有时间安排的……”Luis解释道。

“Luis,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 这是Sofia的声音。

“哦哦。——呃,虽然这么说吧,但Dymole说的也对,我们早餐后就去做。”Luis改口了。

旁边的风舞刚刚点完他的特殊餐食,就来问:“话说Luis,你不是知道每一层都是什么吗?”

“在我的记录里的确没有下到过离泛系基地这么近的地方——除了那个格子层,但是那一层在泛系基地上面,我们是用束波的超能力穿越过去的,并非真的沿跨层圆锥走的。”Luis拿起一个盘子,厨房侧就伸出一架灵活的机械手来,伴着干冰的冷气为她3D打印出食物的造型。“之前我们所游历过的地方我都有记录,然而最低就到达过比外放群岛再往下大约十层的地方。现在的话,离那里已经有十五层了,也就是说我们早就进入未知之地了。”

“这样啊。那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待在这里吧。”Dymole又说。

“不行,既然已经决定我们就需要下去看看。……大家一会儿吃完,我们就走。”Luis说。

我的分子料理刚刚被制造完成,是一个蓝色的正方体。里边有草莓味的一部分,还有着樱桃味的另一部分。这颗边长大约三厘米的小东西足够提供我们一上午活动的能量。

整个早餐时段,大家都在围绕黑夜问题议论纷纷。大部分人猜测一定是泛系人搞的鬼,也有人提出先去档案馆调查一下资料。不过Luis仍然坚持直接向下探险,看来她对这座城市充满信心。

吃完饭、做完早操以后,我们都沿另一部更大一些的电梯集体向下,聚集到了发动机控制室。我是第一次来到这个未加装饰的奇异形状的环形空间,我觉得大部分人也是。从结构图上看,环形空间绕城市中轴一圈,中间包围的就是发动机总成。这里和备战区的所有地方一样蒸汽朋克,但是感觉比那些地方更甚,不管是头顶、墙面还是地面都铺满了密密麻麻的管道、仪表和屏幕,我们也是踩在一片镂空网眼的金属架上,底下走过了数不清的管线。虽然离发动机——这个我理解的热源——这么近,我们却感觉不到一丝炎热。

Luis走到一个地面画了框的区域,打开环绕她的四块屏幕,绿色光芒顿时映亮了她的全身。我凑过去仰头看了看,四块屏幕上用最大的区域显示了城市在外面的夜视投影,然而此时是黑绿黑绿的。这些屏幕的顶上是一个三维模拟的位置图。

“让我们向下一层进发吧。对了,今天主要是让大家来熟悉一下这里,城市的心脏。”Luis一边说着,一边在屏幕点了几下,屏幕随着她的操作出现一个环形。她用手摸住环形,我们顿时就听到了发动机的响声变化了。然后她把整个环形向左拖,三维模拟图上整个城市也就向左边显示的跨层圆锥移动去,直到到达后者的旁边。然后她又按了几个按钮——这回她的胳膊挡着我没看到——三维图上城市便沿着巨大的圆锥“呼啸”向下,然而我们却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加速度。待到到了下了一层,我们发现那个能反映外界情况的夜视投影仍然绿油油一片,Luis关掉它后一片漆黑。“哎呀,这一层还是没有太阳。”

“不会到泛系基地之前的所有层都没有太阳吧?”Dymole问。

“啊,有可能。——好吧因此我们可能还遇到了不算多大点儿事的能源问题。”Luis回答。

“什么意思?”

“至少我们的太阳能板失去作用了。”

“啊,有太阳能板?”我问。我这才注意到。

“是的,铺在球壳靠顶部的位置,它们也是透明的。”Luis低下头来回道。

“噗,刚过了两天食堂的爽日子,现在又没了?”我小声道。

“不要紧的,该怎么用怎么用。虽然那种特殊的太阳能板提供的能量很多,但是毕竟我们的反应堆才是主力。”

还是被听见了啊。

在这里参观了一圈以后,我们沿着刚才下来的电梯上到生活区。外面还是一片绝对黑暗,导致球壳像个大镜子一样一直在反映我们的生活区景观,就像我们的城市在不断重复:这个场景有点像有限层的芝加哥云门雕塑,如果站在它的不锈钢穹隆里边的话。Luis告诉我们,球壳现在打开了隐蔽膜,这样里面的灯光无法照到外面去。我们也终于隐藏在一片黑暗中。再在城市里转了一圈,发现很多屏幕改为播出外界的夜视投影。通过这些小小的屏幕,我发现这黑暗的地方并非一无所有,有高山,冰冻的大河,甚至仿佛住民痕迹的东西。

“你说,这里会不会曾经是有太阳的啊。”Maki说。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它为什么消失了呢?”

“泛系基地。”我们异口同声。

绒芯波雅正好路过,听到了我们的谈话。“可是我之前在卡贡季城的时候查阅过资料,并没有这种记述啊。要不然问问Kibi?”

“行你问问他吧——Maki?帮翻译一下。”

我陷入了各种胡乱猜想。难道是他们技术升级了?吸收了太阳的力量,他们能制作出什么武器来呢?太阳是如此强大,我们真能抗住吗?

“问了,泛系基地调查报告里没有记录。”Maki合上手机,说。

天哪,这就奇了怪了。

“等下,——但是我们在别的地方翻到了记录,是在Kyexitah语的内容里找到的。”Maki又说。

啊,怎么又是那里啊,Tifie的人造世界真的太神奇了。“它说什么?”

“翻译过来是:……太阳的能量经过处理给人们使用,能够……啊这种词……能让人,更好的想象出一个异性的样子。”

啥?

“我去,他们不会就是为了做这个吧。”

“泛系基地没有女性,我觉得……也有可能吧。”绒芯波雅说。

“啊这,这可是好几个太阳啊草!这太狠了吧!”

“我也觉得他们不会只干这个。”Maki也说。

“那,又变成未知数了。”

/

上午活动完成后回到房间,我到我的屋子给手机充上电。然后看到Maki在一个新的白色长杆台灯底下看一本东西——这书看来是从右往左翻的,主要是绘画。我凑过去踮起脚来,发现画上有一些像四处游动的白色蝌蚪一样的带尾巴的圈圈,里边有汉字,但是夹杂着一些不知所云的符号;这些白色蝌蚪外面也有更粗的符号。“这是什么语?”

“啊,Nihongoh des.”

“啥——”我发了半个音节,又缩回去了。我准备装个逼。对了,很久以前我和宿叶束波聊天的时候听他提到过他的家乡蓝地的语言。那玩意儿叫做“Shohna-goh Taba”。看来估计是一种东西,中间都有个“Goh”,确定了!

“Nihon语?”

“嘛,你竟然知道。……可惜这里没人使用它,我都忘得差不多了,这漫画也不大看懂了。”

“里边不有汉字吗?”

“可是也有很多带含义的假名部分。比如否定词啥的。”

“我可以看看吗?”我有些好奇。

“看吧——啊,就看这几页就行了,记得翻回来。”

我学着她从后往前翻。这里边主要画了两个女孩子,有一个还长得很像Maki,有一个带着双马尾,感觉有点像她的Nico小机器人,可是又不完全一样。等会儿,题头上除了一堆Nihon符号以外,还写着拉丁字母的“Yazawa Nico & Nishikino Maki Fanbook”,虽然不知道后面是什么词,但前面,第三个这个长长的单词似乎在哪里听到过——对了,在外放群岛,“Nixikino Maki”的“Nixikino”啊,只有一个字母不一样,但读音一致说明就是一个词,这不就是她们吗!

我倒想看看她们在这个小人书里都做了什么。翻了几页以后,诶?等会儿,Maki为什么要脱衣服啊??以及她们俩有点像Luis和Sofia的关系?

“看完了吗?”

“哇啊啊,你这是什么画册啊!!”

“上回我去Qindely的时候借的。——啊啊啊,不要看后面!”她一把抢过去。

“不行!我还没看完!”可是她把书举得特别高,我根本就够不到。就在这时候,她桌子上的白色台灯突然伸出一段机械手来,也抓住了书脊,把它拿了过来:“听说里边也有我?”

“啊,Nico。有的……”

“哇啊啊!这是什么啊!”那盏台灯全身散开,重新组成了Nico的模样,手里拿着书。“天哪,我在干什么啊,Maki好可怜啊。Maki你为什么要看这个,你是M吗??”

“啊,不要啊——”Maki捂住脸。

“你现在就有点像里边的这个Maki了!”Nico喊道。

“好好好求求你给我吧,快点变回你的台灯。”她拿过书来,躺在床上。

“嘿嘿,啊,转子——这是一本好手册——你下次就按照这种办法让她更喜欢你哦!”Nico变成台灯的过程中跟我说。

“Nico啊,我觉得我们还是在战争过后再搞这些吧。”

“那你可要记住哦。”台灯的光芒一闪。

我回头看去,Maki已经睡着了。真快。

我想再看看那本书,但是找不到被她藏在哪里,只能作罢。

我想出门转转。把门带好,漫无目的地在城市里蹓跶起来。

又瞥了一眼广告牌,上面写着“18”。

刚才Luis又穿了一层?看看外面仍然黑漆漆的世界和球壳上锃亮的反光,我知道决战时刻可能快来了。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