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显示: 1 - 7 的7 搜索结果

【戡洲行记节选】杞人忧天

我这几天总是失眠,哪怕是勉强睡着了,也会一个劲地梦到那些死去的人:哥哥,老师,丈夫……
    反正闭着眼也是挨折磨,倒不如起来等天亮。我这么想着,刚起身,就看到那几个小家伙正睡得香甜。他们跟着我一路到现在,真是不容易,我诓骗了他们,把他们骗到这么远的地方受罪。我要是再来个不小心,害得他们也死了,真是一生的罪恶!
    随着呼吸,他们的小肚子顶着被铺上下起伏。我看不下去了,悄悄起身走到外面。
    我坐在门前看着夜空,星辰闪烁,过去水手的经验告诉我,现在刚过半夜,如果按着杞国这边的说法,就是鸡鸣之后了。此时三月同天,红月与金月对立天际两端,而彩月悬在正中,是个典型的幻夜。幻夜的夜空总会忽明忽暗,几番变化让人头晕。此时天空稍亮些,一片深蓝,深得澄净,一直到远方交际处都是群山的剪影,仿佛时间都在这模糊了。…… 继续阅读 “【戡洲行记节选】杞人忧天”

纯黑的牺牲

“快点下来,姐姐接着你哟”
在熙攘的人群中她挣扎开保安的阻拦,向着一座起码有三十层高的大楼楼顶喊到,同时在摊开双手表示真的想接住的意思。
楼顶上的少女伫立在没有护栏的楼沿,虽然穿着华丽的衣服,但是她却单薄得只要一丝微风吹动便能把她吹到高楼大厦中的缝隙间,然后跌落地面……落到想要接住自己的姐姐身旁。
姐姐的出现却让她停下了哭泣,或者是说忘记了哭泣。
眼前只有清秀而干净的姐姐挤到人群的最前面。
为什么……
明明想轻生的少女心中顿时产生了许多疑问,但是又忘记了思考的内容。
楼下早已堆满的人群,除了她会露出灿烂的微笑外,她身后的保安以及看热闹的人却像集市般,渐渐远离自己的视野,变成一个无法理解的世界。
像白纸一样白皙的双手还是像青鸟般想远远地拥抱站在楼顶的自己,只不过在她的指间,轻轻地夹着一根正在指向地面的拐杖?…… 继续阅读 “纯黑的牺牲”

akas

学校的运动场内空无一人,大概是运动场门口已经生锈了的铁门前面挂着一把沉重而与锈黄不搭的银白大锁,阻挡了一切想来这里缅怀过去的人们。

因此,这无人而幽密的运动场成为了恋爱中的学生们幽会的地方,或者是扎堆的女生们在戒备森严的教学楼之外的八卦聊天的好地方。

观众台的水泥坐席已经长满向上喧嚣的杂草,暗得泛蓝的水泥地面在幽暗的天色之下无言褪去,

不知什么时候,生锈铁门前的大锁被谁拿走了,三位女生接踵摩根地挤进来,

“快点,快点。”

她们不时地环顾四周,

还好,目标人物还没有出来,

“我想还是不要过来好了。”

中间一位披着濡乌长发的女生紧张地握着双手。

“但是,今天是最重要而且是最后的机会了呀。”

“是呀,是呀,akas不是明天就要走了吗?”…… 继续阅读 “ak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