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2 世界改写 二十三

我们原卡贡季城的成员又向Luis申请了一次,最终得以获得访问大卡贡季的机会。

当天下午,也就是我们离泛系基地十八层的时候,我们一行人访问原来的基地。

到了的时候是那里的上午。不得不说经过宿叶束波逆向的海威提卡的穿梭机器真的特别便携,绑在胳膊上就能控制。

卡贡季城新建的那栋大楼在原来的楼和实验室之间,实际上用了一种特殊的结构,即它从地面到离地十几米的部分都是由细细的中心柱支撑的,到了十几米处,因为比实验室和原来的楼的那个楼角都高了,楼房从中心柱伸展开来,就像一个倒置的啤酒瓶。

问了一圈,知道星环和楚拉伊已经成为这里的队长和副队了。然后在海威提卡的邀请下,波雅大姐、Maki和我去找了星环他们。上来当然是一阵热烈欢迎,然后我们就聊了一些问题。从这个过程中我们知道了卡贡季城现在已经有了相当强大的攻防水平,在前几次战役中更是无一回失利,要知道这都是直面泛系基地最高级战斗人员的战果。我觉得卡贡季城的确发生了长足进步。我们跟他们聊到攻打泛系基地层的时间线问题,也一起和他们共同调整了时间。

在此期间我也问到了太阳的问题。星环说他们的确遇到了同样的情况,包括“原点层”在内的二十一层也陷入了黑漆漆一片。

“噗,你们原点层都有驻军啊。”

“是啊,哪里都要照顾到啊。——你们不用怕死了,我们能够立即给你们接回去。”

哦原来是为这个,你们太小看我们的生存能力了。

“所以说你们认为太阳熄灭是什么造成的?”我问他。

“啊,我们没有查到资料啊。”

“我怀疑,他们是在层方和反层方都放了某种高能武器。这些太阳都被他们充能使用了。”

“哦……不过也没什么可怕的。这种太阳的能量我们研究过,也大不到哪里去。”星环看来胸有成竹。

之后,我和Maki还特意拜访了我们曾经的位于屋顶部分的屋子。那个地方已经物是人非,换了大门,海报也没了。我们又来到大厅,原来的白板和玻璃球倒都在。在大厅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

啊,那是索奇吉娜!她啊,又在唱什么呢?

然而人声嘈杂,我只听到后面似有似无的几句,也懒得去询问Maki这些晦涩难懂的含义了。

Iybol;iHRaNSiBTomykikTnihsi[ ,

dishint kikymot bis nar hiilobyi

EhkosonsiBOrreReTnihsi[ ,

dishint er er’ro bisnosokhe

ylediqip ;laCOepraoit ,

tioarpeo call piqidely

AmieNyledoqipResTnihsi[ ,

dishint ser piqodely neima

我还在大厅发现了当时没有发现的其他东西,比如角落里写着绒芯波雅的蓝地文字的字迹,经Maki辨认,大约是“我一定要得到自己”之类的话。哈哈,原来如此啊。

一行人回到城市,已经是下午五点四十了。我们回来后,整个城市又下移了一层。广告牌上写的是“6天15小时58分钟”,后面的秒数不停地蹦着;顶上是一行简语,写的是“Finale lucta va veni in tres dias(离决战时间还有)”。啊,紧迫起来了。

/

这几天我们的时间安排未有变化,只不过我们能在训练场看到原来后勤部队的梅莎和Tifie了。看来,梅莎终于说服了自己,但Tifie怎么也来了?大家果然都有在跃跃欲试。

在倒数第二天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离泛系基地层十层的位置。我看有机器人在给球壳刷一种透明物,但我不知道是啥,反正现在的球壳很忙碌,布满了各种好像噬菌体一样的机器人。按照计划,当进攻的命令下达后,我们将连降十层,同时先准备好城市自带的灼热器给予一次出乎意料的致命攻击。同时,大卡贡季城的人从他们的层同时发动攻势。

我们所在层的泛系基地层中,应该只有三大将领——Al,Robert和Toe——威胁最大了。一想到两天之后就要面对那些人,我突然慌张起来,尽管知道城市拥有强大的力量,即使知道死后依然能够复生。但是一想,当战争结束,我和Maki就可以永远地在一起了,我就转而开始盼望一切快点进行,这像是一个Flag,但是我知道Luis他们专抗Flag。

第二天早晨,Luis叫我们都去到备战厅。

“Que tote specta le tempo-conta-scren super nos! Anque se vos no specta li, vos certe deja sci que le finale lucta vade cepe!(看上面的计时牌——即使不看,大家也应该都知道,最终的战役马上就要打响了。)”

Luis站在一个高一点的的台子上。这回,Sofia也在我们这里。她面前是一个悬浮球话筒。

“Mi no vole dice tropo poli ce hora. No solo por le members qui esta in nos urbe ec pasto, ma anque por le luctistes qui experi dificileza in Kagongi, le max magne scopo mesme es nuliza Dreipresadezui e mantene eon pace de Nocontable Capario. Un dia pois, nos va veriza ci. Mi spera que nilo defida sui ideale.(现在我不想说太多。不管是原先就在我们的城市,还是从卡贡季城历经艰难来到这里的战士们,都以摧毁泛系基地、维持无限层世界的永久安定为最大目标。再过一天我们就要实现它了。希望大家不要辜负自己的梦想。)”

不得不说,Luis此时的声音坚韧有力,一点不像她和Sofia在一起的时候。

“Ben, vos habe un dia por para. Metodo de para deja es describete in le scriptura. Que tote homines age statime.(好了,你们有一天时间准备。准备的方法在文件里描述了,现在去吧。)”

真是简短的战前演讲。回到房间里,看到文件已经发到电脑了。我又下意识看了眼广告牌,上面写着“23小时45分钟”。看来城市开动的的时间是明天八点四十分。

“我们要配合好哦。就像前几次一样。”

Maki突然跟我说道。

“当然啦。……战斗期间,我们都要当心一点。”

下午增加了一些宣讲注意事项的内容,竟然是和卡贡季城那边实时视频通讯的。等到一起吃了晚餐,我们就按照文件里的各项要求检查了房间布置。由于我们的检查范围包含了天台,所以又爬上天台,环顾四周。这华丽的城市让它看起来不像一个坚不可摧的战斗堡垒。回来的时候,地面已经成为了加了盖板的武器配件箱,然后就再无其他家具,Maki房间的衣架被紧固到了墙里,百叶窗帘也已经被钢条所加固了。“我们把吊灯都缩进去了,先用门口的嵌进墙里的这个灯光照明吧。”Maki说。怪不得我觉得光源有点奇怪。

最后我们重新走了一下到备战室的路线。有了球车以后,我们不到一分钟就能飞驰过去。到了以后发现旁边拦住了一部分,原来是因为城市变得完全封闭而在那里启用了食品生产车间,虽然我不知道这些原料都是哪来的。我们又熟悉了熟悉各种路径。回去的路上,我看到Sofia在挨个房间去检查固定情况。等到回了房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转子,今天早点睡吧,”Maki说,“文件上写着明天很早就要集合呢。”

“好嘞。”

我和她洗漱完,关灯之前又环视了一遍,确保只有唯一一个换衣服的墙面开口是开着的。我和Maki明天都会穿黑色的军用裤装,于是也去检查了一下那些套装是否都准备齐全了。关灯完,Maki已经钻进被子了,我也跟着进去,面对漆黑的天花板胡思乱想,后来就不知怎的睡着了。

/

“Bon Mana tote! Que tote asembla in le Sala-por-Para-Lucta!(大家早上好!大家在备战室集合!)”

我们从床上炸起来。

今天感觉相当好,不知道Maki是否也这么觉得。这是好兆头。洗漱完了以后我们俩锁好门,只见数十层的立交系统就像秋名山一样飞驰着一片球车,里边不仅有我们这些战斗人员,还有后勤组和各种机器人。虽说一片繁忙,可是没有堵塞。

我们搭了昨天开到门口垂直停放的球车一路向下,从中心筒直接到达备战室门口。

“Esque tote ja veni?…Ben, bon mana, ci es minuto dec de hora oc. Mi plus explica le luctaplan a vos: per arde-speclo vos punta le center de ili basico le instanza nos ariva a Dreipresadezui, le mesme tempo vos vola-nave mai celer agresa! Esque vos comprende?(都来了吧?……嗯,齐了。早上好,现在是八点十分。我们再说明一下战术,即到达泛系基地层瞬间用灼热镜对准基地中心,同时你们的飞船加速攻击!明白了吧?)”

“Mi comprende!(明白!)”大家高喊。

“Que tote age! Oni vade a sui Zona-por-Para-Lucta!(大家行动!到各自备战区!)”

我和Maki按照文件上的备战区说明到达了一个繁殖泡飞船的控制台前。这控制台正对着一米以外的透明外壳,而透明壳外面就是一片仿佛要把一切吞噬的的漆黑。我心里默默盼望着此次没有什么差错。过了半分钟,控制台通电,各个仪表亮起复杂的光芒,前面的透明壳上也闪出了夜视图像。

我环顾四周,可四周都是坚实的钢墙。话筒里能够隐约传来一些外界的声音,这是防止我们陷入过于寂静环境的措施。外面Luis好像在安排其他的组。

而Maki发现悬浮话筒已经启动了。她对着喊:“喂喂?呼呼,可以听到吗?”

“嘿!听到了,这里是篍纳里斯!”一阵声音从扩音器传来。

“这里是Maki!大家都能听到啊?大家加油,注意安全!”

顿时扩音器一片嘈杂,各种嗓音都响起来了。同时,扩音器隐隐约约传来发动机喷口的声音。

“记得提前一分钟放飞船释放键!”又一个声音响起。

“好的记着呢,”我也拿起面前的悬浮球,“你也得记得加力设到第五档。”

…………

“五,四,三,二,一!”

整个城市颤动起来。通过夜视图像,我看到外面的景物螺旋运动,像坐电梯一样往下走去——我们正在快速地连续使用跨层圆锥。在此期间,我和Maki确定了飞船的各个参数,然后拉下释放键。顿时,猛烈的推力伴随着球壳的变形提醒我们马上就要被发射出去了!就在脱离的一瞬间,城市一路向下,终于迎来亮光,这是泛系基地层!!我看到我下方的同心圆模式的泛系基地,果然和大卡贡季城上描述的差不多。太刺激了!我顿时觉得肾上腺素飙升。

“像前几回一样!”Maki将速度调到最大。

“好的!”我左右看去,十几滴繁殖泡飞船像光粒一样在黑色之中溅射下去,愈发迅速,再看前方,等会儿,发光的同心圆怎么越来越小,夜视仪上一看,他们从四周升起了什么像橘子瓣一样的东西,不好,可能是一种是穹顶墙!!我们离得越来越近了!!我赶紧按下全部武器发射键,但是不等这些武器发射出去,这些橘子瓣的顶部突然变成了细碎的小灰条状物,在空中飘散起来!

啊,我知道是谁了——卡莲珊娜,来的正是时候!

武器已经发射,我看到很多飞船也发射了武器,他们穿过细条阵,惊得它们胡乱扩散去;同时我发现底下越来越亮,那是城市自带的武器。顿时,目标被狂轰滥炸。在此期间我发现了蓝色的细条从地下迸散出来,有些甚至打到了我们的飞船外表,然而我们并未受到影响。后来Luis说“小心冰冻射线”,才知道它们的用途。顿时一阵后怕,但是我们的球壳应该不会轻易把我们暴露在外部的环境。

强光中飞出三个人。不用想,能扛住这个的只能是他们。我发现一个小型的红色与黑色方格花纹的漏斗状形体从基地中间升起——这是Al的龙卷风。果然战斗开始了!经过交流,我们将和Luis一组向Robert发动攻击!然而我们需要先把俯冲做完,我们飞进了灼热区,看到他们的墙体正在渐渐汽化,不想转弯不及,钻进一栋楼体!顿时“哐”的一声,墙体被钻了个红彤彤的巨洞!飞船顿时被Maki拉起,又从对面打出一个大洞,在空中紧急旋转了将近一百八十度,发射了孔雀状的光束,把底下打了个稀碎,同时这巨大的加速度也把我们压到了椅背上,幸好飞船有某种神奇的减缓加速度的装置。转弯时,Luis的带有螺旋线条的飞船横向靠近我们。

飞到高处的时候,才知道那里正是最中心的宫殿。

“Robert在那里,看到了?”Luis和我们通话。我们的飞船仍在飞速运动,外面的一切一闪而过。我看到他也有一对和金箭人一样的翅膀,手里也拿着弓箭。哦对啊——他们俩本来就是复制而成,宿叶束波说过的。

“我来解决他!”一个洪亮的声音震出扩音器。

……说曹操曹操到,前面冲出来的那个比我们小一点的金珠一般的繁殖泡是宿叶束波自己的,并且要更长一些,可能是他做了什么改动。一瞬间,Robert的箭雨启动了!发着光芒的金箭像冰雹一样砸到我们小小的球壳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我们赶紧绕到其他位置,而宿叶束波的长形飞船前面面积小,顺利钻了进去——不对,他好像让所有的箭都飞向他了!这是什么操作?!过了一会儿,我们从背后攻打他,他在后部生成了一个保护膜——我们胶着之时,宿叶束波的飞船突然停住了所有的金箭。“后面的闪开!”他喊,然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竟然使箭转向,集中起来,一股脑地射回Robert的身上!这些箭比原来更加快速,而Robert好像毫无还手之力,就在一瞬间,黑红龙卷风帮其挡住了这一切,不过我们从后面能看到Robert还是身中数箭,勉强支撑。我趁机发射了一发导弹,绕了一个圈后从偏前的正上方,也就是一块他的保护膜和黑红格子龙卷的交接缝那里飞速冲下,正打在他的额头,各种体液顿时飞溅出来,就像一个烟花——好像最近总用这修辞——爆炸开来。剩下的部分坠入灼热区域,顿时焦黑汽化。

不可一世的Robert啊!下场竟如此简单粗暴。

回头看去,我们几艘飞船绕住了剩下的二人。同时我发现空中的人变多了,估计是一些能够耐受这热量的人,可能是男宠吧,在负隅顽抗。黑红格子龙卷风在覆盖了整个泛系基地以后突然散架消失,往原来Al那个方向一看,他不知何时已经成了一片一片的了。很好,距开场到现在只过了五分钟,我们解决的够快的。

可是还有一个谜题:太阳的能量。我们还是必须注意一点好。

果然,不一会儿,它出现了!

Toe!

他和竖条纹衣服人具有相同的外表特征——包括那些烦人的黑白块块。然而,他应该没想到的是,我们的飞船在经历了宿叶束波逆向工程获得的相关技术的改良后,已经完全不受其致幻武器的影响。我看到他一伸手——我记得这是隔空攻击——一束黄得发白的大光束便冲向我们头顶的城市!不好,它能承受得住吗?!我不觉有点儿担心,去问Luis,不过Luis一句话便打消了我的这一顾虑。

“我们的外表镀了一种特殊的镜面。”Luis轻描淡写。

果然,这束猛烈的光线折了回来!原来前段时间刷的就是这个啊。

“你们,飞船不要在这里边待着,快点飞出反射光。”

Toe顿时又发射了一束蓝色的冰冻光线,抵住了返回的反射光的袭击。

我觉得我们不需要再等下去了,犹豫就会白给。我们一齐向这到处发射光线的小奥特曼飞过去,在他周围布阵,准备发射武器之时,以他身体为中心突然迸发出热浪一般的冲击波,搞得我们也震颤着被推了好远!

“离开热浪!”Luis喊道。

这就是太阳的力量??

底下的基地本身已经被我们的灼热镜烧成碳化镜面了,你还反抗什么?

“好烦人啊。”扩音器又传来一个声音。

Toe再一次放出冲击波,然而后面一个飞船顿时像残影一样移动到冲击波里边,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Toe也变成了一片片薄纸,落在他自己的热浪上,烧成一点一点的扩散光圈。

“卡莲,你一天不能用那么多次吧?!”我想起楚拉伊了。

“啊?……哦,没有事的。好久没用过了,我为了今天特意保持了体力的。”

“我不信,一般说‘没事儿’的都出事儿了。”

我们飞下去检查战场。我听到卡莲珊娜在解释:“呵呵,我又不是虐文女主啊!我说没事儿是真的没事,转子。”

同心圆的灯光变成了几个稀疏的小点——那是反射的我们繁殖泡飞船的光芒。从夜视仪上看,曾经宏伟的泛系基地变成了一片规整的厚达一米、一眼望不到边的焦炭圆柱体——原来灼热镜还负责修型啊。在这焦炭的表面,或半掩或堆积着三人及各种其他人的残体。

“炸开这里!”Luis下令。我们十几艘飞船飞到了特定位置,一齐轰炸,顿时天空飞满了炭末,而黑雾之下再无完整的东西。

就在这时,突然在黑雾中闪出一个人影!我们顿时把飞船逼过去,才发现那是海威提卡。

“我们那一半的基地已被消灭,我特地来这里看看情况。”海威提卡熟悉的嗓音。

“害,吓死我了。”

“你们还吓了我一跳呢。你们这边搞得够彻底的啊。”海威提卡说。我们索性把飞船悬浮于地面,在离地大约二十厘米的地方稳定住。我看到另外一个人穿梭了过来——是星环——两手一挥,吹散了这里的雾气。地面由于轰炸而变得凹凸不平,他的靴子踩到上面,顿时激起一片黑尘。

“结束了?”他问。

“对,结束了!”我们说。

“那好,大家都辛苦了。回见啊。”他们二人穿梭了回去,只留一阵扰动的气流。我们升上天空,把飞船融进城市的球壳。

“……卡莲珊娜你真的可以吗??”

“我都说了,没什么问题——”到了中环公园以后我也看到了她。今天他披着很Sma Norien风格的披风状的衣服。我同时看到了Kibi,他在和Sofia在聊天,好像是关于婚礼的话题——毕竟Kibi和若泉早在几年前就走过这个流程了。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