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二十九

太阳黑洞正在肆虐。这让我突然又想起梦境的事情了:我记得在我刚来反层的时候,我曾经进过一个空间,Maki说那是她的“梦境空间”,并且在这之前我也经历过这里,满打满算已经去过两次了……会不会我也有这样的一个东西啊。可是很显然她无法根从根本上解释那是什么地方,还害我白挨一锯子。关于梦境的事情我问Maki的时候她又说毫无感觉,或许是当时她就是把名词说错了而已。

现在也不好查资料了,资料室关闭了。无法想象的狂风与巨浪即将与我们接触。

第一波攻势已经来了。我首先听到一种沉闷的巨响,这种响声和炮弹落地等等的声音都不一样,仿佛整个世界都震颤了一下,我都被震地接近跳了起来。我听到底下“哒哒哒呜呜”的声音响起,那是城市自带的总陀螺仪装置和防共振设备弄出的震动。尽管如此,一阵猛烈的失重表明我们正在以极快速度下坠。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接到了群里的通知——广场的那块最结实的屏幕上同样显示了这条通知——让我、Maki、宿叶束波、绒芯波雅和卡莲珊娜一同前往实验室楼层。这消息非常紧急。Maki拉着我一路扒着各种凸起进了楼道,路过中心垂直洞口的时候我发现有些钢管坠落到最底下的光圈状大门的上面,不过磁悬浮的透明球车竟岿然不动,让我有些惊诧。

我从群里问Luis:“什么任务?”

“写了。”我得到简短的回复。我再向上滑手机,发现这消息可以点开,可能之前更新的UI我没有熟悉,一直没发现。

“不用看了,黑衣人又来了!”

一个大得吓人的声音伴随着一堆小钢珠从我的四周哗哗哗地穿过去。

“啊?”我问这些钢珠——宿叶束波。

“估计穿越这风墙的时候停了一下,然后他们就抓到我们的位置了。快去吧!”

“嗯。”我伸出轮子来,直接让Maki坐到后面去。由于整个走廊都十分摇晃,我在侧面也伸出了轮子,就像四驱车四个角上的辅助轮一样。我们飞驰而下,来到实验室楼层,刚刚转了半圈就看到一堆黑影闯入我们的视线!

“打!!小心点火焰!”

“怕什么我们有防护服。”绒芯波雅说。

“你那渔网袜防的了啥啊。”我伸出电磁炮,看到Maki在我旁边也伸出了枪管——嗯这回终于不是冲上去白刃战了。

我们在一瞬间倾泻了不知多少发子弹。整个空间都是疯狂翻滚的,就像洗衣机滚筒,很显然他们比我们更不熟悉这种情况,也在路中摇摇晃晃,很快就被我们干掉了一批。我看到宿叶束波的钢珠过去变出一只手来,抢走了中间一个黑衣人的法杖!真有你的。

卡莲珊娜姗姗来迟,不过照例是从我们的对面出现,专杀后方部队。

这一次有惊无险。由于实验室的大门都关着,他们也没抢到什么东西——如果他们真的如我想象是为了抢试验设备。但我觉得没那么简单。

这回竟然有了特别的成果:宿叶束波抓到一个活的黑衣人。

清理机器人随叫随到,把狼藉的现场的尸体都搬离了。那个黑衣人被绑了起来,法杖在宿叶束波的手里。我们赶紧通知了Luis和Sofia。

是梅莎最终到了现场。果然沟通方面又没我什么事儿了。在此期间,黑衣人还想通过某种魔法连结吸回法杖,结果被束波控制住了。

整个空间又猛烈地震颤了一下。我们早有防备,各自扶稳了天花板或者是墙壁上的凸起与管道。此时我们就像是在一架失去控制的飞机上。我有点担心实验室的设备会因此受到损坏,但束波说没事儿,在此之前实际上都被一种凝胶性的液体保护起来了。

梅莎和Maki在沟通讨论,说的话语我一句也都听不懂。然后就驶来一辆也是用类似球壳和防护服材料做的运输车来。她们两个指挥着,驱赶着那个黑衣人进去了。

“怎么处理的?”完事儿以后,我扒在天花板上问Maki。我感觉天花板上稳一点儿。

“我让档案室开了辆运送车过来,先拉到隔离仓库去了。”Maki说。

“这又是在哪儿?”我没听说过的地方。

“Tifie的设施,在她家正下方。”

“哦哦——等会儿,他不会穿梭走吗?”

“我看束波的意思是他的所有穿梭活动都得依赖法杖进行。”Maki回道。

我看看身后,宿叶束波变回了完整的人形,手里握着那根一头有着橙色球球的法杖。“先保存好吧,现在特殊情况也不适合研究。”他说。

“好。”

话音刚落,我们又冷不丁地感受到一次巨大的震动:这一次与前几次都不同,震动来源于我们的附近。

“等会儿这是怎么回事儿??”绒芯波雅问。

“发动机的声音!”束波立即就听出了问题。“你听,哒——哒——”

“嘘!”

我们果然听到了异常。咚、咚、咚。我对发动机总成还算熟悉,虽然也只是在图上看到过在我脚下的这大家伙。宿叶束波说的是对的,并且能够听出来是冷却器的声音。正想汇报,走廊里的喇叭警报响了起来,这种警报的出现就代表了正是我们的发动机组出现了问题!

我看到手机上给我发的修理要求。终于到了我出手的时刻了。

我问Luis要到发动机组的权限,然后从一个向下的走廊到达环形的发动机阵列。我听出是二号机组——离我们最近的一组——的声音。我从墙壁上取下工具包,这些工具很多要比我的身高都高,但是我已经很习惯它们了,毕竟在大卡贡季的时候我就总与它们打交道。不过这里的,还是过分地大了。

我让梅莎先回到上面去,让宿叶束波他们看好走廊。Maki希望和我一同下去,我点点头,我们俩一贯配合得很好。

城市里一共有四个悬浮发动机,安排在生活区以下“凸”字形的区域,并且让开了训练室、餐厅、厨房、车间等等一系列设施。机组的外观都是呈四分之一环状,围出来五米粗细的中央垂直洞口。整个发动机间充斥着“呜呜”的强烈响声,说明Luis已经将其调到了极高的输出功率。

“快点,我听Luis说我们要在风暴中登上跨层圆锥!”Maki说。我看到她已经把胳膊里藏着的工具能伸出来的都伸出来了。

“我去,这还是第一次。”我故作镇定,然而心里慌得一批。真的看到这些东西以后,我顿时发觉了自己的渺小。我内心告诉自己要镇定,先去看了看控制室,找到出问题的总成的编号,按了一下对应的按钮,让真实的总成上面的发光带亮起,这样我在发动机室能看到这个组件的位置。设置完了以后我从上面爬梯子下到发动机室。

发动机组内部的庞大和复杂更是吓了我一跳。虽然看过无数次图片,但现在是真实走在里面,这就像是蹚一个颤抖摇晃的实体迷宫去找到一个微小的、表面没有特殊装饰的宝藏。我瞄了一眼远处那个发光的位置,收起轮子,紧紧扶住管道壁往下试探。下面深不见底。

实际上这次最要命的是需要在发动机运转的同时去修理。

我不知道上面又发生了什么。根据失重与超重的感觉去看,Luis正在控制整个城市不过分下沉。

我的身高方便我钻来钻去,不过显然Maki不是那么容易钻进这管道的丛林。不一会儿,我们俩的防护服和头发上都擦满了脏污。我们先后路过了传感器阵列、方向控制器、鲜红色的燃料管以及蓝色的冷凝液管;去听冷凝液管的时候我大约听出了堵塞。我做了个透视光片探测,不过手头的这个仪器只输出原始数据,我只得又交给Maki,让她去做傅里叶变换。

等到终于出了结果,旁边的指针转了一下,我注意到那是冷凝液温度指针,正在往气化的温度疯狂地试探!

“就那里,”我指了指一个像大肿瘤一样的东西——那是分液箱,也就是里边有个三叉管将冷凝液分配,“那里堵了,我估计是第三根通向机器最外围的管线第二段,我看外面的结构说明是这样编号的。”我给Maki说。

她也不回话,踩着地上细细的钢板就跑了过去;我扛着工具包紧随其后。到底下又做了逼近探测,证明我说的是对的。我看了看表,离发动机出现异响过去了五分钟。刚才的异响是一部分已经汽化的冷凝液被释放,撑开了一片分液箱的外壳,这个我们摸到后面才发现。Maki绕到后面拿下损坏的外壳,我拿出焊接的装置和三维打印机也从底下钻过去。我在空间里测量了大小,然后趁整个环境还比较平静没有大颠簸的时间窗口里赶紧打印了外壳;同时Maki使用了堵塞消除方法——用U形小管架空冷凝液,然后把堵塞物拿了出来——去解除了故障。

我们终于又连滚带爬的出来了。但是Maki突然问我:“你说下次会不会还是出问题啊。”

“怎么说?”

“或许是控制系统的问题。”

“你是说它的数值高了?”

Maki点点头。

突然,整个控制室像是砸在什么坚硬的东西上一样“咣”的一声!我们突然被弹了起来,猛地撞到后面的门上,我回过神来,门上的固定针就在我的头旁边闪了下金属的冷光!

“抓住我!”Maki喊,然后用铁触手死死地握住管线支撑架。“怎么回事儿!”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听到外面有珠子的声音——宿叶束波回来了:“刚才在跨层圆锥附近接触地面了!我们已经到圆锥底下了,你们搞好了没有?”

“稍等,我们怀疑控制系统有问题!”

“要快一点啊!”宿叶束波回道,“需要帮忙吗?”

我浏览了一下控制界面。“不需要谢了——你看!这个数值比其他三个数值高了整整一百,怎么回事儿??”

“啊?”Maki下来。

我们迎来了第二次猛烈的撞击。“但愿球壳和底部不会遭到损坏,要不然我们就得GG了。”

“没事儿的,这种撞击对城市造成不了实质性损害。”宿叶束波说。

Maki去看了数值:“嗯——果然,这是Luis传到这里的数据……传递数据的过程中出现问题了!我来看看。”她从墙里搞出一副键盘来,在上面输入了控制代码。“转子,下去调一下燃料过渡段的流速传感器!”

“好好——”我赶紧再次下去,“给我标记!”我喊。

“标记了,蓝色的!”

嗯,我看到了蓝色的发光带亮了起来。我感觉到了一阵猛烈的加速度:Luis开始操控整个城市沿着跨层圆锥爬升了。我走到发光带前面,见到上面也有小块的LCD屏幕,于是按照指示用右边的九键键盘输入了初始化代码。“好了吗?”

“等我看看——好了!好了!上来吧!”束波宏大的声音在整个空间回弹。

我赶紧爬上去,结果一个震颤,差点又把我再震下去,幸亏我赶紧扶稳了把手。两人把我拉上来。“好了,赶紧回到上面去吧!”束波说。

跑上去的过程中我们路过了一个底下的观察窗口,只见海面和沙土已经沿着圆锥的斜坡而上,像吞噬一切的大嘴一样在圆锥上形成螺旋的黑纹。城市就像箭一样飞驰,离地很近,不时传来碰撞的声音。像以往一样,这里的重力开始指向圆锥面切线的垂线。

城市继续飞驰,Luis拉高了高度,我们远离了地面。我们两人跌跌撞撞跑到备战区最顶楼,然后再从一个更小的走廊出来。到了广场上就能看到外面了:前面是雄伟的跨层圆锥奇点和它的钻入洞,后面是追过来的沙尘。城市的速度看起来要比沙尘更快,震动与摇晃也渐渐消失了。终于,一道巨壁从空中盖了下来,然后紧接着是打着旋儿的水流、泡泡和泥沙,直到我们从水中跃出,外壳几乎已经被洗刷一净——我们从上一层的海面中跃出,重新回到了平静之地!

大家都欢呼起来,不过有人却看到了暗流:

“风暴追过来了!!”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