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三十四

“那你们最后一次见到他们俩是在哪儿?”我赶紧问Maki。两个活生生的人呢?

“我记得就在这广场上啊……一瞬间就没了。”她说。

“他们穿梭去别的地方了吗?比如说跨层?让那边的人找找吧。”我出主意。

“好。”Maki一点头,奔向人们聚集的另一片角落去宣布。

一楼的一扇门“唰”地滑开了,一个细瘦的人形从里边出来,一看就是索奇吉娜。

“Libusi moner er bis libusi moner er. Tier oloinef. Dudusiasar!(别找了,别找了,是神性的消失!没了!)”他一出来就大喊。

自然只有Maki听懂他的话。她给翻译了一遍。

“怎么回事儿???”那边一堆人见到他出来,跑过来质问为什么。“你翻译的对吗?”

“Libusi moner er. Leedo tusila busiro Maeki kataro bbol. Libusi er er, tier oloinef. Bis fe wamal barso’os busis oloinef, wamal er, pyinfnamaor poluyy er iapydela. Tistadeine dipoqi.(不用找了。你们的Maki都把我的谈话全传达了。不用找了,是神性的消失,你们也或许会面对神性的消失的,或许会,在天梯的火焰中迎接循环。拥有世界的人是例外。)”

Maki估计是照着原样翻译了回去。这句话佶屈聱牙,根本不知道他在讲什么。见大家都问什么意思,Maki大约解释了一下:“就是说你们都是NPC,在世界出现Bug的情况下你们都会发生错误,都会消失或者死去,唯独转子、卡莲珊娜和梅莎不会有事。”

“好吧,他的确这样说,”Luis说,耸耸肩,“然后咱在这儿干什么?坐以待毙?”

外面的橙色光芒黯淡了下来,整个Cyberdely释放了它所有的能量,永远归于死寂。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

“姑且认为这是世界bug带来的问题的话,那还有哪个地方没有遭遇这一切?”宿叶束波问道。

“还有的话,估计就是,大卡贡季城了。那个地方宛如神助,到现在城市依然保持原样。”卡莲珊娜说道。

“好,”Luis站到中间来,“那就去——”

“等会儿,你想把整个城市都穿梭过去吗??”Sofia突然问。

“啊?”Luis一愣。“对,我们目前只能传人——吧。”

宿叶束波摇摇头。

“什么?真的可以吗?”我看到Luis眼睛里都放光了。

宿叶束波说:“大家别慌。虽然某些东西我们从来没有使用过,但是有别人用过——那个法杖,黑衣人的法杖,据我刚才简略的研究发现它可以传送巨大的物体,只因为它们有一个关键结构与我们不同,唉——说来我们应该很快就能发现才对。想到那个东西真的太容易了,可是包括我和海威提卡在内,当时没人往那儿想。”

“那么,你现在已经有现成的了吗?”我插问道。

“需要等我小半天——不,你们可以帮我。我直接把东西都拿到广场来。”

外面射下来一束金光:那是太阳的光线。这束光线在我们广场的正中央打出一个非常细小的光斑,因为上面还有立交桥和树杈们挡着。宿叶束波化作钢珠从入口下到实验室,不一会儿功夫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拿上来了,包括那根已经被拆开做好标记的法杖。

“你们拿四个你们的穿梭机来。”他说。我、Maki、梅莎和卡莲珊娜摘下来给他。死马当活马医吧。我看到他把供能器拆下来,告诉我和Maki组装成图纸上的样子。我们一看就发现只是把它们都串联起来而已,一会儿就搞成了。这时候我看着他们也都做着各自的工作,甚至卡莲珊娜还用她的急冻技能稳住了法杖上取下来的激活核心,安装在一个临时制成的防护罩里——后者似乎是用宿叶束波自己的防护服揉成的。

我看到图纸里边还有一个计时器的部件。“这个是干什么用的?”我指着那一块儿问束波。

“这是延迟开始用的——会用到的——那个部件绝对不能出错。我看你们俩搞过这么长时间的机械,所以把这部分给你们了。”他说。

等到我们全部把零件做好,发现也就过了一个小时——一个指针表上的一小时。宿叶束波一边再次查看图纸一边说:“为什么快?毕竟我不懂所有的,有些制造环节得用机械臂替我做,那个东西设定很麻烦,以及冷冻机……卡莲在就是好,实验室里那个至少要冷它个六七小时;可现在大家也都在,……其实要早有这种分工似乎也就——”

“也会是现在这样啊。”绒芯波雅在一旁说。

“好好,噗,也是,——不管那么多了,大家!现在我们把它安装在我们的球壳顶上,以达到全部穿梭的效果。要安在外面。”

“派一架繁殖泡飞船就行了吧?”

“呃,稍等,现在我担心球壳柔性,因为那里经历过撞击,”Luis回答,“我用我的飞机去安装。”

“好。”宿叶束波说,然后又变回钢珠,扫起现场这些零件,并跟着Luis的指导来到她的机库。我们也都跟了过去。

机库里没有窗户,只有个上下开的大圆门,里边也并没有飞机的形状,只有中间的大透明球座舱以及墙壁上挂着的一排排的蓝色金属机械物体。光看这一幕,还以为是来到了什么德丽尔人的车库。听Luis说,这是能够现场组装的,只要通上电路,它就可以按照磁感应的方式变成包裹着座舱的螺旋形。

“好吧启动吧——”

看到Luis刚想去打开那个按钮盖儿,我突然想到什么!“等会儿Luis——”

“怎么了?”她猛地一缩手。

“修改时间了吗?”

“什么??……呀!束波——绒芯波雅!给我那个U盘!”Luis也想起她这个系统并没有修复时间问题的事儿了。“差一点儿呀差一点儿。”

绒芯波雅给机库与飞机安装了时间补丁,然后开机,整个系统才顺利地运行起来了。旁边挂在墙壁上的一小段一小段的机械也都亮起灯光。我记得上回Luis使用这架飞机也是在这外放群岛,真是一个轮回啊。

圆门缓缓打开,一段走廊露出来,亮起灯,才发现外面还是一扇门。Luis和Sofia进入驾驶舱的大圆球,缓缓向前推动,旁边的这些机械块块儿就都一个个跟了上去,悬浮在大圆球的周围及后部,渐渐地形成了一个螺旋形,然后靠近后面的这一块儿有一个机械块亮得比旁边的几个都要刺眼,这儿是飞船的发动机。

走廊尽头的门也打开了。“那边实际上是中心筒。”绒芯波雅说。我定睛一看,看到对面还有几根扭曲的架子,才确定的确是。

宿叶束波变回人形,把零件准备好。飞船的侧面有四块机械块伸出机械臂来抓住这些零件。然后束波按照先后顺序发给Luis一个安装的顺序,并且告诉她安装点都在零件上用序号和箭头标注清楚了,就像拼装高达一样安装就行了。

随着一阵不算热的蓝光,飞船旋转了九十度以使零件向下,然后安静地冲出了走廊。

“我们到广场——不,到观景台去,那里离上面最近!”束波对Luis喊道。她应该能听见。

我们一行人沿着已经裹成四面不透窗的外挂楼梯上到观景台。

这台子上已经是满目疮痍,地上有许多塑料盘子和碗,旁边的服务机器人也已经飞了出来摔坏了。好在它们都没从上面坠落下来,要不然就是一场铁雨般的灾难。

我们站在上面,仰视到了Luis的飞机。它已经到达了最顶上的位置,开始用机械臂安装这些零件。

“你这上面有固定吗?”我问。

“嗯,波雅组装的那块就有固定用的胶。”束波说。

我想到我之前在大卡贡季城的天空墙上见到的那种胶。

“Luis她们俩能看到自己安装的情况吗……尤其是底下。”

“能看到。我们城市里也有个摄像头从中间往上看,能读到那里。Luis飞船上是有全城的摄像头信号连接的,即使在城外也没问题吧。——别担心了。”束波说。

过了几分钟,手机上来了Luis的消息:“好了,已经安装完成。”

“计个时!在上面按那个蓝色的东西就可以在五分钟以后自动开始穿梭进程。”束波对着手机说。

“好。”传来Luis的声音。

啊,我们俩制作的部件。我有点紧张,但一想到现在命运可是偏向我的,应该不会让我在这里出错的吧?

束波盯着上面的一举一动。“好了,灯亮了——Luis回来就可以了!”然后就对我们说:“我们赶紧到广场去!这个可能会有震动。”

我们又沿着原路返回,到了广场。一会儿Luis和Sofia也从下面上来。我一回头,发现索奇吉娜和外放群岛的莱派森正在一楼的墙边一起看着我们所做的一切。

“Eey?(如何?)”Maki问索奇吉娜。

“Eeydo?…pygo er ilaiboa.(……如何?祝你们成功吧。)”

突然,一阵猛烈的颤动如爆炸一般充斥了整个空间,伴随着几乎把我们包围了的蓝色的闪电。我们还没反应过来——或许有几个人已经准备好了,这泛系的东西真猛——我们来到了一片比正午还要浑亮的阳光之下。

“成功了!”我们喊着,跑到旁边的观景窗口向下看去,下方正是我走过数次的大街,尽头是跨层圆锥,左侧是Qindely大楼,上方是不断坠落的天空。而我们,待在透明壳中:层与反层在这最荒诞的终末交汇。这是成功,也几乎是结束了。

kikomas

kikomas

宣告那些鲜艳的诞生 / 铭记那些沉默的消逝

推荐文章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