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显示: 11 - 18 的18 搜索结果

钟楼少女

Nākù

[蓝地] 晚陌 织痕

我是晚陌织痕,出生在紧邻南部海岸的奈歌特,来自一个世代以造船和航海为生的家族。当然,住在这个国家的人往往要学会与海洋打交道。奈歌特和其它沿海的城镇一样,除了船员市场,你也总能在街道上和酒馆里、当然还有码头上找到大批经验丰富的水手和渔夫。

向海洋索求财富看似比向这片狭小的大地更容易,其实不然。出远海者常十不余一二。但是如果你肯尝试去冒险,搭上生命也在所不惜的话,海洋还是会很乐意给予你丰厚的报酬的——这是我祖父在我小的时候最常说的话,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在我的家族里,大概从我算起正好是十代以前,曾经有一个勇敢的水手决定去走一条遥远的航线,从东方的蓝地群岛绕过北部的海角,到…… 继续阅读 “钟楼少女”

一个士兵的回忆录……

那天……不消一会儿,就看到新姿大姐在的大船冒烟了。我在船上等啊等,一直等到隐岛大哥,也就是当年训练的一个比我大得多的同学,从那边冒烟的蓝地大船上飘着小风帆舢板过来,手里还拿着一把剑。我当即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这把剑啥来历呢?当年决定上船的时候,新姿大姐就拿着这个青剑训练我们。新姿大姐真的是相当温柔的人,平时在街上会带着她的眼镜框,晃荡俩小辫子,然后见了我们都会打利落但是甜甜的招呼。大姐看我们的练功作业也少有吆喝(说的是德晶五絮这种人!他没来诺岛),也不是阴阳怪气(这里说的是桌样心层),更多是单纯的鼓励而已。有时候觉得大姐仿佛不是和我们不同阶级的人,对待我们这些大头兵都是带着很多热情。当年刚来训练…… 继续阅读 “一个士兵的回忆录……”

彩结花园

Fēhitāe Hjanōh

[蓝地]泽莫提 Zāumōhti

“百绮园里结落阁,楼中处处有极乐。姐妹挽手深月进,佩链归来结友成。”

我在第六年①听到的这个小诗歌。当然那时候我还小,不知道这四句话里的含义,但是两个地名,“百绮园”和“结落阁”,那时候我是能够整天看见。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感叹,因为可能发生的身体上的毛病,现在我就要去留什么回忆录了;在宫里的生活说来枯燥,但细写起来却有点不舍。我怕我这时走诺丽的覆辙,但一切看起来不可避免。这只是第二十三年,我一直在这围苑里生活,平常见到的人们也都是这旁宫里的其他女孩们。说实话在第十二年以前,我一直都以为我的父亲是唯一的男性,其他方面的眼界的限制就更不用多…… 继续阅读 “彩结花园”

info

群岛的夜晚

对面是“渐歌大灯塔”,是在我出生前十年建造的。看来我选的这地方挺好,恰能又看到灯塔,又看到脚下的螺林船坞,还能看到海面上像石头一样放着的新谢岛和新谢旁岛,看着她们一同伴随着远海的日落。

——星游霞

希约时新姿

Lākināde Ljaegae

蓝地王国魔法精英兵队魔剑法师

战场是瞬息万变的,战场上的剑法师更是时刻在改变自己在队伍中的位置。虽然有了提前的预判,但是它们不可能每次都能准确判断最终的结果,(我)必须经过缜密的思索才有可能完善战斗的结果。

渐歌74年4月33日,希约时新姿出生于娜科雅戴罗泽巴区的一个贵族家庭里。由于父母都是娜科雅魔法学院的教授,使她自小就对魔法感兴趣。在11岁时,其父亲希约时正索曾邀请尚是女孩的新姿参观其在学院的独立实验室,此行使她大为震动,尤其是在参观过程中正逢魔法学院与军事学校的联合训练,使他的脑中隐约产生了希望成为通过魔法来释放威力的魔法使的思想萌芽。

这个梦想在她心底暗暗延续…… 继续阅读 “希约时新姿”

长街文学院

长街文学院是渐歌时期蓝地首都娜科雅的一个学院组织,本质上是一种认证:各个私立学院通过认证后,就能成为文学院的一员。

在渐歌时期的蓝地,长街文学院跻身所有学校的前列。很多文学、法律、艺术大家都从此地出身。

长街文学院的徽标。

冰丽新波

Mōhtitē Ljaezālu

蓝地渐歌时代中期著名书法家、作家、旅者、魔法瓶收藏家。

或许在后世的人们看来,冰丽新波以及她的结友星游霞写下的一部部游记和故事,加上她们自身的经历,足以提供一个当时全盛的蓝地文明的比较全面的视角。她在与星游霞合著的《南方旅行日记》中写道:

“这是在弗拜纳扎的第二站。这里是一片面向海滨的渔庄,简陋但是不破旧。我们停下来,问了一位女主人可否借宿,她欣然的答应了。我们于是就把行李放在他们家岸上部分的小屋子里,在里面和主人一起清点了一下下午的捕鱼收获。很显然今天又是丰收的日子,就像去年秋天在岛屿中部的麦子(的丰收)一样。傍晚他们的孩子从西边村市回来,手里提着香料和酒,以及他

…… 继续阅读 “冰丽新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