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显示: 11 - 20 的117 搜索结果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三十四

“那你们最后一次见到他们俩是在哪儿?”我赶紧问Maki。两个活生生的人呢?

“我记得就在这广场上啊……一瞬间就没了。”她说。

“他们穿梭去别的地方了吗?比如说跨层?让那边的人找找吧。”我出主意。

“好。”Maki一点头,奔向人们聚集的另一片角落去宣布。

一楼的一扇门“唰”地滑开了,一个细瘦的人形从里边出来,一看就是索奇吉娜。

“Libusi moner er bis libusi moner er. Tier oloinef. Dudusiasar!(别找了,别找了,是神性的消失!没了!)”他一出来就大喊。

自然只有Maki听懂他的话。她给翻译了一遍。

“怎么回事儿???”那边一堆人见到他出来,跑过来质问为什么。“你翻译的对吗?”…… 继续阅读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三十四”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三十三

从屏幕上,能看到城市球壳最底部的大门旋转而开。一些杂物掉了出去。

徐徐上升进入的飞机——或许还是得称作“飞船”——与我对整个外放群岛的印象完全不同:没有满身的屏幕,也没有翅膀,仅有一个擦得发亮的黑壳子,上面是一个小的观察窗,整体呈边角圆滑的三棱柱形,很像Maki用的口红的壳子。它竖向爬升到战备区,再横过来,从我们经常坐球车来回于生活区与战备区的那个孔洞处上升到与广场平面相齐。

刚才重又亮起的灯光星星点点,被飞船所反射着。门“唰啦”一下打开:“唉,亿万生命即刻毁于一旦了,Luis。”

我看到走出来的是一个瘦高的人影,面庞很年轻,头发应该是棕色的;左手是义肢,上面有两个洞,里边是两副指针表。

“Ci es gestiste…… 继续阅读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三十三”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三十二

落地以后,我更是不禁看了一下日期和时间。八月三十日的下午一点十三分。当然,从外放群岛这栋大楼往外看去,整个世界仍然一片灰雾,广告牌发出它们倔强的光束,视频与鼓点的噪音仍然充斥着耳膜。

大楼的这一层什么都没有,只有中间的核心筒和一圈似乎是棕色的玻璃。我不知道上下楼层分别都有什么。Luis城市悬浮在旁边。它的外壳似乎不像我刚来的时候那么干净,但是结构上完好无损。

一架群岛的警用飞机停在我们楼层,招呼我们上飞机。我们通过这架飞机对接悬浮城市的最底下的大门回到了城市。

现在,我们的Ilhuicatlan,天空之城,对于我们来说显得有点凌乱了:没有铺完的材料散乱着,路灯歪歪扭扭,破碎的玻璃窗户和屏幕也十分常见。不过它终于回到了往日的宁静——虽然可能只是暂时的,并且我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继续阅读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三十二”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三十一

到了那一层以后,我们发现只有靠近我们所在的跨层圆锥那里有岩石和稀少的土壤,再往远处看,不管是天空还是大地都被一种奇特又十分光滑的平缓材料给笼罩了。在太阳光的映照下,天空极其刺眼,我不得不用手捂住眼睛。

后面来了一艘飞空艇——也是很德丽尔样式的飞行器。

“怎么刚开始不用这个啊?”我听到后面问。然后听到司机的回答,咕嘟咕嘟的我也听不懂,似乎是德丽尔语。

“他说他们来晚了。并且要用这个,他们带我们到空中看看。”幸好Maki在我身边,给到了翻译。

于是我们一行人就又下了球车,沿着梯子爬到飞空艇里。这种飞空艇只有中部的一圈是不透明的结构,其他上下两半球——它的确也像是一个球,或者说是一个橄榄球——都是透明的壳体,颇有繁殖泡飞船的感觉。飞行器起步很平缓,让人几乎感觉不到加速度。飞了一段时间后,离地已经很远了,我们发现整个露出的黑乎乎并且光滑的部分要远比我估计的大得多,我用手机简单测了下长度,发现其面积几乎相当于大卡贡季城所在的城市,真是广大!我看到底下有几个移动极其迅速的芝麻粒大小的东西,海威提卡告诉我们那是他们前面出发的调查部队。…… 继续阅读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三十一”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三十

“继续往上走,上到三层再说!”Luis通知了城市里的我们。

我往后看去,果然沙暴从跨层圆锥那里的海水的地下喷射而出,搅得水涡浑浊,满是气泡。城市飞出去了一段距离开始疯狂加速,死命冲向下一个跨层圆锥——那里至少离这里有二百公里远。

围绕着我们的所有信息设备都改变了显示内容,就像广场的屏幕一样:原来一整个都是信息栏,现在左面出现了一栏来自海威提卡以及大卡贡季城的新闻。我看到它上面写道“天空中的大洞已经不可控制了”。我还看到那边楚拉伊的发帖,他根据他的经验认为整个无限层世界将迎来大崩溃。

城市已经加速至四百千米每小时的高速。地面上的碎片杂乱无章地晃动着,包括成堆的树叶,玻璃片,以及各种其他的东西。我还在一个角落看到一台严重受损的三星牌曲面显示器,不知道是谁的。…… 继续阅读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三十”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二十九

太阳黑洞正在肆虐。这让我突然又想起梦境的事情了:我记得在我刚来反层的时候,我曾经进过一个空间,Maki说那是她的“梦境空间”,并且在这之前我也经历过这里,满打满算已经去过两次了……会不会我也有这样的一个东西啊。可是很显然她无法根从根本上解释那是什么地方,还害我白挨一锯子。关于梦境的事情我问Maki的时候她又说毫无感觉,或许是当时她就是把名词说错了而已。

现在也不好查资料了,资料室关闭了。无法想象的狂风与巨浪即将与我们接触。

第一波攻势已经来了。我首先听到一种沉闷的巨响,这种响声和炮弹落地等等的声音都不一样,仿佛整个世界都震颤了一下,我都被震地接近跳了起来。我听到底下“哒哒哒呜呜”的声音响起,那是城市自带的总陀螺仪装置和防共振设备弄出的震动。尽管如此,一阵猛烈的失重表明我们正在以极快速度下坠。…… 继续阅读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二十九”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二十八

七点钟铃一响,我就从我刚才的梦境中醒来了。

呃,刚才又做梦了。

我梦见一个可怕的场景:我站在大卡贡季城所在层的高耸入云的大楼的街道上,望着来来往往的人都穿着黑色衣服,打着紫色的雨伞;我从地面感觉轻飘飘的,直到悬浮在半空中,望着街上的紫黑色长龙,那些雨伞变成了波点的图案。渐渐地下起了雨了:雨点是红色的,像血液一般,拉的雨丝要比普通的雨点更长,打在我的身上不一会儿就把我全身都染红了。我试图把手伸出去,在空中做了一个捏住的手势,竟然捏到了所谓的雨丝——那真的是一根根晶莹透亮的丝线,在太阳——不,是天空中边缘发光的巨大的黑洞——的照耀下,仿佛透明一般。它们大约有二十厘米长,我忽然意料到了什么:那不是雨丝,是Maki的头发!!…… 继续阅读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二十八”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二十七

我把我的疑问给Maki说了。
我说:“我最近发现我好像自带判定miss了……” 问完了我都后悔了。估计Maki会认为这很无聊,竟然是这样“无关紧要”的问题。
“啊?什么鬼,不会是绒芯波雅整天带你去玩游戏然后导致你魔怔了吧?”你看,果然。
但我终究有疑问。面对爱人,我得说出来。“不是,是真的——你看,前几天我飞车跳楼,我的技术你知道的,结果没事儿。我和黑衣人对战,他的什么高温体绕过了我,没事儿。那一天走廊对战,我不顾高温体飞溅迎头冲上去,还是没事儿。我有点害怕,这是什么预兆吗?”
“啊……”Maki突然笑了,但又收敛了;她用手抚摸着她垂下的发梢,把它们卷在纤细的手指上又松开来,“我是不太信什么运气啊这些东西的。不过你真这么说,我倒没什么办法去解释,这世界上难以解释的东西太多了。”…… 继续阅读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二十七”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二十六

城市突然增加了塔吊与施工的机器人,看起来让整个空间变得更热闹了一般。但我们谁都知道现在的城市不再是之前那个绝对安全的堡垒了。穿梭黑衣人的到来打破了一切平静,送走了一个老朋友,以及让Luis和我们所有人焦头烂额。

巨大的广告牌——我还记得Maki拎着我飞上去浪过——被解体拆除,暂时存放在地下的储存间里面。施工的机械正在所有上部生活区的暴露环境加装能够防御极端温度的灰溜溜的壳体,那些材料和底下实验室和走廊等的高等级材料是完全一样的。听说这些材料都由底部一个环形的生产间进行生产,原料几乎可以是任何的正常物质。公园和跑道的地面被这种物质覆盖起来,建筑的窗户也全部封死,原来外挂的楼梯也用这种东西包了起来,留出隧洞似的楼梯道。…… 继续阅读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二十六”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二十五

“什么情况?”我们问。

“等一下……”宿叶束波还在电脑屏幕前忙碌,我从他的身下和桌子边缘的空隙中大约看到了他在使用一些翻译软件,或许遇到了什么没见过的语言。“嗯,的确有资料表明,除了极度冰冷以外,极热也可以造成生物的彻底消失。”

“啊?”我立即想到了泛系基地一战,“真的吗?多少度?”

“五千摄氏度。比太阳表面低一点;大约相当于在上次最终战役中,Toe的热浪的温度。”

我去,他果然拿了这个当例子吗?所以说,是算我们运气好?

“Q… bhuçayî paieukishû se ni,”梅莎插进话来,“Âthoc pao zheqh si hmiqic eik su vai sezhic su á eu.”

现场一愣,但随后Maki反应过来:“Ia,…… 继续阅读 “无限层夜 3 天光照耀 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