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显示: 1 - 3 的3 搜索结果

雾之海(2022年3月15日)

1.

居住在吉雷的孩子总会听到他们的父母一次次的提起这样那样的禁忌。

吉雷就像是极寒大陆向海中伸出的触须,来自无垠海洋中的寒流再此受阻,那些干冷的,咸腥的气流无可奈何的被迫转向相对湿润而温暖的南方,因此许多学者相信,正是如此才造就了吉雷多雾的诡异天气。

不过这些科学的解释仿佛从来没有在我们这些原住民的父辈心里留下一丝一毫的影响。尽管吉雷人的生活方式早就不再像是古时那样靠着打渔为生,那些曾经铭刻在人们心中对大海的感激和畏惧牢牢的把握着所有渔民后代内心最深的某片浅礁。

吉雷的每一位母亲都会在她们子女的耳边充满敬畏和惶恐的耳语,告诫他们“不要直视迷雾中的大海”

2.

老师打开了窗子,来自寒流中的干冷气流霎时间冲进了屋子,屋内的火炉当场就表达了它对自然的臣服——它极力收缩着自己,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祈求着宽恕和原谅——但它也没有熄灭。…… 继续阅读 “雾之海(2022年3月15日)”

洞窟

1
忽地,柏莉回过了神。爷爷还在她面前滔滔不绝的讲着。
柏莉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墙上法奇拉进口的机械钟表发出“滴答,滴答,滴答”的声音,这吸引着柏莉转头去看那架钟表的指针。十,九,八,七,六,五……指针一格一格逆时针转动着……逆时针?
“爷爷为什么钟它在……”
爷爷模糊的声音在她的呼唤之前就消失了。或许是太过安静,钟表发出的滴答声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
爷爷消失了。似乎是一部笔记取代了他的身影,躺在书桌的另一边。
柏莉好奇地轻轻掀起笔记本的封面,斑驳的内页绘满了垂直排列的流畅图案、各式画像、地图、建筑示意图……她翻动着笔记本,纸页却从后一页中源源不断的生成……一张张书页被翻过,最终,终于超过了书本能承受的极限,无数的纸张从它的最后一页中喷涌而出,漫天纸片漩涡在几次呼吸间就没过了她的胸口。柏莉的眼神吃力地抓住了那些纸上写着的字符,写的是“沙拉克”,写的是“天幕山脉”,写的是“地下”“失落之战”“迷宫”……她努力向前摸索着,希望能抓到什么东西,把她从这个纸张的泥淖中解救出去。随后她就抓到了。一个声音响起,好像是爷爷,又听不真切,他只说:…… 继续阅读 “洞窟”

人物志:厄里斯·厄休拉·扬·穆棱科

愿时间女神永远眷顾你。

——人物志:厄里斯·厄休拉·扬·穆棱科

愿时间女神永远眷顾你身上的每一个零件,愿钟表的发条永远紧绷。

每一个穆棱科倾其一生都在为了自己的家族能够更进一步。作为发条的发明者之一,初代穆棱科搭上了机械工艺的顺风车。在五代人的努力下,穆棱科已经在整个南大陆赚的盆满钵满,“穆棱科制造”已经是精密以及昂贵的代名词。第五代家长,西思蒙二世,也就是我的祖父,靠着为皇室设计大钟楼成功加官进爵,实现了穆棱科家成为人上人的夙愿。

那时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穆棱科家家财庞大,人丁兴旺。那时我的祖父也还很年轻,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天才。他被皇帝赐了婚,娶了一位美丽而又门当户对(封爵以后倒是是门当户对了)的女子。当然这就是我的祖母,她先是为我的祖父生了一个女儿,过了几年又生下了一个男孩。那个男孩就是我的父亲。…… 继续阅读 “人物志:厄里斯·厄休拉·扬·穆棱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