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丽新波

Mōhtitē Ljaezālu

蓝地渐歌时代中期著名书法家、作家、旅者、魔法瓶收藏家。

或许在后世的人们看来,冰丽新波以及她的结友星游霞写下的一部部游记和故事,加上她们自身的经历,足以提供一个当时全盛的蓝地文明的比较全面的视角。她在与星游霞合著的《南方旅行日记》中写道:

“这是在弗拜纳扎的第二站。这里是一片面向海滨的渔庄,简陋但是不破旧。我们停下来,问了一位女主人可否借宿,她欣然的答应了。我们于是就把行李放在他们家岸上部分的小屋子里,在里面和主人一起清点了一下下午的捕鱼收获。很显然今天又是丰收的日子,就像去年秋天在岛屿中部的麦子(的丰收)一样。傍晚他们的孩子从西边村市回来,手里提着香料和酒,以及他们自己和村市另一头的孩子交换的小木蜻蜓。我问他们家女主人,孩子之后有什么打算吗?她笑了笑,说送到首都的学院。”

…… 继续阅读 “冰丽新波”

亚夜花园的故事·流云记·埃

人是从哪里来的,埃并不能明白。

无论她的养母诺尔如何解释,埃还是无法明白珊州城的那位负有盛名的贤者大人是从哪里将她带到这个世界的。她只能一遍遍回忆那个养母告诉她的故事:在瓦因季长日结束的夜晚,贤者阿卡夏只身一人踏进升月平原的裂谷,直到金色的星群环绕地平线的时候才回到珊州城里见众人。

“这孩子是被遗忘星星的碎片。”阿卡夏抱着白色头发银色眼睛的婴儿对族人们说。

但珊州城的天象学家们并没有在观星镜里遗失任何一颗星星,否则他们一定比现在更加错愕:如果星星不是众生之神约奈为他们设下的永恒明灯,不是他们终将汇入其中的无限光明,哪里才是那些离开尘世的、流离失所的灵魂的归宿呢。

那些亚夜人都觉得贤者大人的话另有深意。…… 继续阅读 “亚夜花园的故事·流云记·埃”

浅析《初生纪的民俗故事》背后的流云语

(语篇来源 边境森林的西古萨 语法整理,文段撰写 冰狼)

此文以《亚夜花园的故事·风土记·化为星光的风》为文本,分析其翻译,旨在为流云语进阶学习者提供一个好的学习范本。

流云语文本中如果被黑体加粗,那么表示这是一个有生性的黏着后缀,当然,也有可能是一个前缀被标黑了,此时表示的是一些特殊的构词前缀,比如自反和互动等;如果被标红,那么代表动词词干的语态后缀发生了屈折变化。

文段的表格分析中,每组的第一行是流云语原文,第二行是对应的中文对译(含语法范畴变化),第三行是其在句子中充当的成分,第四行是可能的一些补充和注释。

Ěgǔcuoinasephaia
感音-弱疑问弱悲伤落泪-焦点自述智性孩子直接回指代词
感音宾语(受事从句)
…… 继续阅读 “浅析《初生纪的民俗故事》背后的流云语”

亚夜花园的故事·风土记·化为星光的风

一位亚夜人的先祖踏访黑夜的寂静平原,一阵令人怀念的微风吹过了,在她耳边说着陌生的语言。亚夜人觉得那像是一个失去了母亲的孩子在啜泣。

亚夜人自言自语地朝着微风的方向问道:“可亚夜不是世间一切的母亲吗?”她的眼睛仿佛被星星染上了同亚夜一样美丽的颜色。

这时候风儿划过她的发梢,到天上徘徊去了,最后也化作了盈盈的星光。

亚夜人才想起亚夜说过的话:在他们出生之前,世界还是另一副样子。在那个被遗失的古老世界里,后世化作风儿、土地和海洋的不知名灵魂,是为何诞生下来又为何离去的,大概谁也不知道。大概连它们自己也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所以才总是悲伤地呼唤天上的云鲸,亚夜最古老的孩子。

可云鲸听不懂它们的语言,它们也听不懂云鲸的语言。那些灵魂孤零零地度过了亿万个星轮年,最后都在土地上沉寂了。…… 继续阅读 “亚夜花园的故事·风土记·化为星光的风”

亚提斯语问候及其设定

「幽蓝海沟」是亚夜世界中人鱼族「亚提斯族」生活的地方,准确的说是一个海湾地区,紧靠「亚纹山脉」。亚纹山脉位于亚衍河上游南侧。每天早晨第一束光照向亚纹山时,横纹间因蚀刻上文字而暴露出来的「矿物质棱晶」便会反射光线,散发出琥珀色的光晕。而当时间推移 ,光线射入水面的角度不断倾斜,反射出的光晕亦有不同。光晕的变化赋予了人鱼们最初的时间概念,即「推移时」,用经过横纹的数量来刻画,即「刻」。推移时的影响是深远的。原始的宗教活动便从这神迹中诞生。到今天,这样的宗教崇拜仍能够在亚提斯语中看到,比如「早上好」,写作「ghe hmejez.」,直译是「祂(神)的琥珀刻」。

相关的问候语句中有更多典故。

流云一族一直被亚提斯族认为是亚夜的守护者。一度因海蚀毁掉母文明而陷入躁乱的人鱼一族,便是及时的被那深入人心,无微不至,柔软又温和,细腻却无声的光灵息音所安抚。人鱼一族称呼光灵时使用「祂」,从这便能看出他们对天海歌颂者们的敬重。流云一族的影响不止于此。海底的种族,本应对天空无甚了解,这种桎梏在亚族这里被打破。「云」成为了一个想象的源体。亚提斯族使用的纸张来自于一种两侧荚膜类的藻类植物,利用其枝干尖做成的“笔”,通过刻印的方式,得到类似于人类社会“塑封卡片”一样的作品。而这种植物便称为「云草」。而“笔”则被称为「云屑」或「云弯」。纸上的字被称为「云印」。问候语「白天好」,写作「ghe…… 继续阅读 “亚提斯语问候及其设定”

海蚀录·降生卷·诞生

一、(夜央·星轮历200年)

虽然说我们是海洋物种,却也来自陆地,在那个索恩创世的时代,我们也曾啜饮母亲的泪水。伟大的母亲——亚夜和西亚,和我们曾今的母亲河——亚衍河。

“亚夜是绘画者,西亚是点缀者。”,亚纹山底的我族神庙中,琥珀色的石印勾勒出这样的一句话。西亚告诉亚夜这片大陆需要生命,于是便创造了他们。

漫天的絮顺着西亚的枝条发散出来,随风,随水,播撒在亚夜花园中,绒草便这样长了出来。多么奇妙的生命,多么美丽的身姿。“绒草与云鲸”,石碑上的第二行字这样写道。

亚夜害怕绒草的任意点缀终将覆盖花园本身的画卷,于是恳请西亚的帮助。西亚古树由是结出了第二批生命,他们采撷过剩的绒草,并在有限的岁月中不断传承着记忆与思想。西亚为那些逝去的绒草而哭泣,也为不能终其一生陪伴那些动物们而哭泣。亚夜轻声的对西亚说:“让我来陪伴她们吧,正如我将在你身边。”西亚就这样在亚夜温热的臂弯中入睡了。…… 继续阅读 “海蚀录·降生卷·诞生”

亚夜花园的故事·流云记·废弃的木屋

一座木屋静悄悄地躺在苔藓和叶影的交叠中,窗口堆积的玻璃像漆黑海洋里的灯塔,偶尔亮起使人联想到天空的斑驳。屋内残存的家具被透过房顶破洞的晨光染上了温暖的光晕,在深蓝色的墙壁前显得静谧而神圣。房梁上还遗留着蛛网和鸟儿废弃的巢穴。

一位独居的亚夜人去世了,但他的声音还时常驻留。烟尘铺垫的地板上四处散落着泛黄的书信。伴随他一生的笔记和地图沉睡在倒塌书柜的深处,等待有人将它们找到后放在精心布置的餐桌上——那里有果蔬、鲜花,森林里刚采的新鲜香草和麦子做成的糕点,和相爱之人度过的宁静午后。

一位独居的亚夜人去世了,就有一座棕色的木房枯萎。灰色的骨头躺在塌陷的床上,偶尔有蝴蝶和淅淅沥沥的雨水光顾。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3)

所有的喧嚣都消散了。

风儿轻柔地拂去掩盖山峦的沙尘,大地平息撕裂熔岩的狂怒,向天空敞开自己的臂膀;连那冰冷而遥远的夜幕也俯下身来,静谧地、温柔地,倾听那不朽星光笼罩的湖面——

所有的魂灵都在等候她的苏醒。

所有的魂灵都在注视她的睡容。

在那温暖的梦中,亚夜看到水脉倒映在天穹,而那颗降临于世的陨星又将它穿过,在天幕上留下狭窄的缺口。无尽的水流从那缺口中涌出,在平原上支起细瘦的水柱。

那些水没有丝毫水脉里的光辉,可万物却都在为它们的到来而欢欣。微风起舞轻吟,水流似乎也是欣喜的,就一同舞蹈着、歌唱着,藏进土地的怀抱里,再也不愿离开。

潮湿的土地如肌肤般柔软,潮湿的风儿则拥入了夜空的怀抱。水气在那里凝成晶莹的液滴,积蓄着化作雾和流云。流云在天上降下绵延的雨,亚夜就在那喧闹的雨水声中苏醒了。…… 继续阅读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