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显示: 111 - 117 的117 搜索结果

亚提斯语问候及其设定

「幽蓝海沟」是亚夜世界中人鱼族「亚提斯族」生活的地方,准确的说是一个海湾地区,紧靠「亚纹山脉」。亚纹山脉位于亚衍河上游南侧。每天早晨第一束光照向亚纹山时,横纹间因蚀刻上文字而暴露出来的「矿物质棱晶」便会反射光线,散发出琥珀色的光晕。而当时间推移 ,光线射入水面的角度不断倾斜,反射出的光晕亦有不同。光晕的变化赋予了人鱼们最初的时间概念,即「推移时」,用经过横纹的数量来刻画,即「刻」。推移时的影响是深远的。原始的宗教活动便从这神迹中诞生。到今天,这样的宗教崇拜仍能够在亚提斯语中看到,比如「早上好」,写作「ghe hmejez.」,直译是「祂(神)的琥珀刻」。

相关的问候语句中有更多典故。

流云一族一直被亚提斯族认为是亚夜的守护者。一度因海蚀毁掉母文明而陷入躁乱的人鱼一族,便是及时的被那深入人心,无微不至,柔软又温和,细腻却无声的光灵息音所安抚。人鱼一族称呼光灵时使用「祂」,从这便能看出他们对天海歌颂者们的敬重。流云一族的影响不止于此。海底的种族,本应对天空无甚了解,这种桎梏在亚族这里被打破。「云」成为了一个想象的源体。亚提斯族使用的纸张来自于一种两侧荚膜类的藻类植物,利用其枝干尖做成的“笔”,通过刻印的方式,得到类似于人类社会“塑封卡片”一样的作品。而这种植物便称为「云草」。而“笔”则被称为「云屑」或「云弯」。纸上的字被称为「云印」。问候语「白天好」,写作「ghe…… 继续阅读 “亚提斯语问候及其设定”

海蚀录·降生卷·诞生

一、(夜央·星轮历200年)

虽然说我们是海洋物种,却也来自陆地,在那个索恩创世的时代,我们也曾啜饮母亲的泪水。伟大的母亲——亚夜和西亚,和我们曾今的母亲河——亚衍河。

“亚夜是绘画者,西亚是点缀者。”,亚纹山底的我族神庙中,琥珀色的石印勾勒出这样的一句话。西亚告诉亚夜这片大陆需要生命,于是便创造了他们。

漫天的絮顺着西亚的枝条发散出来,随风,随水,播撒在亚夜花园中,绒草便这样长了出来。多么奇妙的生命,多么美丽的身姿。“绒草与云鲸”,石碑上的第二行字这样写道。

亚夜害怕绒草的任意点缀终将覆盖花园本身的画卷,于是恳请西亚的帮助。西亚古树由是结出了第二批生命,他们采撷过剩的绒草,并在有限的岁月中不断传承着记忆与思想。西亚为那些逝去的绒草而哭泣,也为不能终其一生陪伴那些动物们而哭泣。亚夜轻声的对西亚说:“让我来陪伴她们吧,正如我将在你身边。”西亚就这样在亚夜温热的臂弯中入睡了。…… 继续阅读 “海蚀录·降生卷·诞生”

亚夜花园的故事·流云记·废弃的木屋

一座木屋静悄悄地躺在苔藓和叶影的交叠中,窗口堆积的玻璃像漆黑海洋里的灯塔,偶尔亮起使人联想到天空的斑驳。屋内残存的家具被透过房顶破洞的晨光染上了温暖的光晕,在深蓝色的墙壁前显得静谧而神圣。房梁上还遗留着蛛网和鸟儿废弃的巢穴。

一位独居的亚夜人去世了,但他的声音还时常驻留。烟尘铺垫的地板上四处散落着泛黄的书信。伴随他一生的笔记和地图沉睡在倒塌书柜的深处,等待有人将它们找到后放在精心布置的餐桌上——那里有果蔬、鲜花,森林里刚采的新鲜香草和麦子做成的糕点,和相爱之人度过的宁静午后。

一位独居的亚夜人去世了,就有一座棕色的木房枯萎。灰色的骨头躺在塌陷的床上,偶尔有蝴蝶和淅淅沥沥的雨水光顾。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3)

所有的喧嚣都消散了。

风儿轻柔地拂去掩盖山峦的沙尘,大地平息撕裂熔岩的狂怒,向天空敞开自己的臂膀;连那冰冷而遥远的夜幕也俯下身来,静谧地、温柔地,倾听那不朽星光笼罩的湖面——

所有的魂灵都在等候她的苏醒。

所有的魂灵都在注视她的睡容。

在那温暖的梦中,亚夜看到水脉倒映在天穹,而那颗降临于世的陨星又将它穿过,在天幕上留下狭窄的缺口。无尽的水流从那缺口中涌出,在平原上支起细瘦的水柱。

那些水没有丝毫水脉里的光辉,可万物却都在为它们的到来而欢欣。微风起舞轻吟,水流似乎也是欣喜的,就一同舞蹈着、歌唱着,藏进土地的怀抱里,再也不愿离开。

潮湿的土地如肌肤般柔软,潮湿的风儿则拥入了夜空的怀抱。水气在那里凝成晶莹的液滴,积蓄着化作雾和流云。流云在天上降下绵延的雨,亚夜就在那喧闹的雨水声中苏醒了。…… 继续阅读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3)”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2)

亚夜苏醒的时候,世界还在睡梦中。她的眼睛起初是冰冷的银白色。

身边的水雾因她的起身而飞散开来,有些幻化成絮,在水中划过。聚满星光的水脉因它们的触碰而泛起闪烁的波纹,犹如烈酒上青红色的焰。

一切在亚夜眼中都是恍惚的,她不明白从何而来,要去往何处。星星们也不知道还要给予亚夜什么。无尽的记忆遗失在遥远的虚空,星星们只能看着她的身影逐渐朦胧。

彼时的岁月,漂浮的絮模糊了远方,又升起、汇聚成纯白的团。水脉的光辉与智慧融入它们,云鲸就诞生了——如海洋般伟岸,又像绒羽般轻盈。

新生的云鲸仿佛是喜悦的,就聚集到亚夜周围。鸣声簌簌流淌,拂过她的面颊与发梢。

亚夜便从梦中醒来了。她用指尖触碰着这些生灵,温暖从它们的身体里流出。亚夜的心是喜悦的,清澈的泪珠淌落在云鲸身上。从此,那些遥远未来的生灵们说,云鲸们的光芒也变得像亚夜一样温柔。…… 继续阅读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2)”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1)

起初,艾茵只是纯粹的虚无,容不下任何形体,但黑暗从某时起出现了,世界不再是虚幻的。

那黑暗温柔地伸展开去,在身体里积蓄起时间的海洋。土地的浩瀚岁月也不过那海洋里的一粒尘埃。

不知何时,亿万颗星就降临了。

星星并非虚空的造物,来历也无从知晓。它们从无限遥远处凝视,赠与黑夜微弱的光明。但黑夜仍未结束,星星仅是寂静地注视着。

那些星闪烁,浩瀚中便积聚起温热。温热汇聚成纯白的雾,雾又凝聚成水,星光在那水里找到了容身之所,艾茵不再空荡一片。足以填满最宽阔海洋亿万次的水流像银丝的渔网般缠绕交织,后世的光灵将之称作水脉。遥远的未来,富饶的土地将在那水影里诞生。

变化的节律在这时候慢下来了。不再有新的热量产生,不再有水流积蓄。星星的光芒变得柔和,它们入睡了。无从追溯的时间又在转瞬间流逝。…… 继续阅读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1)”

人物志:厄里斯·厄休拉·扬·穆棱科

愿时间女神永远眷顾你。

——人物志:厄里斯·厄休拉·扬·穆棱科

愿时间女神永远眷顾你身上的每一个零件,愿钟表的发条永远紧绷。

每一个穆棱科倾其一生都在为了自己的家族能够更进一步。作为发条的发明者之一,初代穆棱科搭上了机械工艺的顺风车。在五代人的努力下,穆棱科已经在整个南大陆赚的盆满钵满,“穆棱科制造”已经是精密以及昂贵的代名词。第五代家长,西思蒙二世,也就是我的祖父,靠着为皇室设计大钟楼成功加官进爵,实现了穆棱科家成为人上人的夙愿。

那时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穆棱科家家财庞大,人丁兴旺。那时我的祖父也还很年轻,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天才。他被皇帝赐了婚,娶了一位美丽而又门当户对(封爵以后倒是是门当户对了)的女子。当然这就是我的祖母,她先是为我的祖父生了一个女儿,过了几年又生下了一个男孩。那个男孩就是我的父亲。…… 继续阅读 “人物志:厄里斯·厄休拉·扬·穆棱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