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显示: 131 - 134 的134 搜索结果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3)

所有的喧嚣都消散了。

风儿轻柔地拂去掩盖山峦的沙尘,大地平息撕裂熔岩的狂怒,向天空敞开自己的臂膀;冰冷遥远的夜幕也俯下身来,静谧地、温柔地,倾听那不朽星光笼罩的湖面。

所有的魂灵都在等候她的苏醒。

所有的魂灵都在注视她的睡容。

在那温暖的梦中,亚夜看到水脉倒映在天穹,而那颗降临于世的陨星又将它穿过,在天幕上留下狭窄的缺口。无尽的水流从那缺口中涌出,在平原上支起细瘦的水柱。

那些水没有丝毫水脉里的光辉,可万物却都在为它们的到来而欢欣。微风起舞轻吟,水流似乎也是欣喜的,就一同舞蹈着、歌唱着,藏进土地的怀抱里,再也不愿离开。

潮湿的土地如肌肤般柔软,潮湿的风儿则拥入了夜空的怀抱。水气在那里凝成晶莹的液滴,积蓄着化作雾和流云。流云在天上降下绵延的雨,亚夜就在那喧闹的雨水声中苏醒了。…… 继续阅读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3)”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2)

亚夜苏醒的时候,世界还在睡梦中。她的眼睛起初是冰冷的银白色。

身边的水雾因她的起身而飞散开来,有些幻化成絮,在水中划过。聚满星光的水脉因它们的触碰而泛起闪烁的波纹,犹如烈酒上青红色的焰。

一切在亚夜眼中都是恍惚的,她不明白从何而来,要去往何处。星星们也不知道还要给予亚夜什么。无尽的记忆遗失在遥远的虚空,星星们只能看着她的身影逐渐朦胧。

彼时的岁月,漂浮的絮模糊了远方,又升起、汇聚成纯白的团。水脉的光辉与智慧融入它们,云鲸就诞生了——如海洋般伟岸,又像绒羽般轻盈。

新生的云鲸仿佛是喜悦的,就聚集到亚夜周围。鸣声簌簌流淌,拂过她的面颊与发梢。

亚夜便从梦中醒来了。她用指尖触碰着这些生灵,温暖从它们的身体里流出。亚夜的心是喜悦的,清澈的泪珠淌落在云鲸身上。从此,那些遥远未来的生灵们说,云鲸们的光芒也变得像亚夜一样温柔。…… 继续阅读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2)”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1)

起初,艾茵只是纯粹的虚无,容不下任何形体,但黑暗从某时起出现了,世界不再是虚幻的。

那黑暗温柔地伸展开去,在身体里积蓄起时间的海洋。土地的浩瀚岁月也不过那海洋里的一粒尘埃。

不知何时,亿万颗星就降临了。

星星并非虚空的造物,来历也无从知晓。它们从无限遥远处凝视,赠与黑夜微弱的光明。但黑夜仍未结束,星星仅是寂静地注视着。

那些星闪烁,浩瀚中便积聚起温热。温热汇聚成纯白的雾,雾又凝聚成水,星光在那水里找到了容身之所,艾茵不再空荡一片。足以填满最宽阔海洋亿万次的水流像银丝的渔网般缠绕交织,后世的光灵将之称作水脉。遥远的未来,富饶的土地将在那水影里诞生。

变化的节律在这时候慢下来了。不再有新的热量产生,不再有水流积蓄。星星的光芒变得柔和,它们入睡了。无从追溯的时间又在转瞬间流逝。…… 继续阅读 “亚夜花园的故事·初生纪(1)”

人物志:厄里斯·厄休拉·扬·穆棱科

愿时间女神永远眷顾你。

——人物志:厄里斯·厄休拉·扬·穆棱科

愿时间女神永远眷顾你身上的每一个零件,愿钟表的发条永远紧绷。

每一个穆棱科倾其一生都在为了自己的家族能够更进一步。作为发条的发明者之一,初代穆棱科搭上了机械工艺的顺风车。在五代人的努力下,穆棱科已经在整个南大陆赚的盆满钵满,“穆棱科制造”已经是精密以及昂贵的代名词。第五代家长,西思蒙二世,也就是我的祖父,靠着为皇室设计大钟楼成功加官进爵,实现了穆棱科家成为人上人的夙愿。

那时的生活是多么的美好。穆棱科家家财庞大,人丁兴旺。那时我的祖父也还很年轻,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天才。他被皇帝赐了婚,娶了一位美丽而又门当户对(封爵以后倒是是门当户对了)的女子。当然这就是我的祖母,她先是为我的祖父生了一个女儿,过了几年又生下了一个男孩。那个男孩就是我的父亲。…… 继续阅读 “人物志:厄里斯·厄休拉·扬·穆棱科”